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我不是什么意思,就是想说我会大胆去调节好这件事的。”米月又补充了一句,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王老大装着没看见,埋头喝着酸菜汤。

    “对对对,我们都要调节好,共同对付调查组一行。”王东赶紧和稀泥,就怕米月同志下不来台。

    而且这两货心里也有些不良想法,估计早认为米月这位市委大院的一枝花早就成了王老大的床上花了。

    因为,米月能坐上市委秘书长位置显然是王老大一手推上去的。王老大为什么肯推一位女同志上去。而且是位还没结婚的三十岁姑娘,长得又特别的漂亮。这其中不难让人想象到男女之间的那种暧昧而龌龊的交易上头去了。

    “哼,两位同志想些什么?”王老大搁下了汤匙,哼了一声,是警告两货别胡思乱想了。

    “呵呵,没想什么?”王东赶紧说道。

    “对对对,没什么想法。”包毅又补充了一句,这货一补充,那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米月那脸更红了一点,不晓得是给酒弄红的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反正是又恶狠狠的瞪了两位不良同志一眼。

    突然,这妹子下定了决心似的,冲两位同志说道:“我晓得你们心里有不良想法,实话跟你讲,我跟王书记清清白白。我米月倒想傍上叶书记,不过王书记没看上我。现在明白了吗?”两货差点瞠目结舌了,良久才有些口齿不灵的王东同志说道:“对……对……那会乱想……”

    “明白了……明白了……其实,我们本没什么想法的……”包毅挠了挠脑壳,有些尴尬的讲道。

    “哈哈哈……”王老大突然爽朗的笑了,伸指头点了点两位同志,笑道,“领教到了咱们米秘书长的厉害了吧?

    同志们哪,咱们的有些同志们哪,总喜欢用有色眼睛看人。认为女干部,特别是漂亮的女干部得到提拔做出成绩来,总觉得跟什么男女情爱会扯在一起。

    其实,那样的现象有,只是极少数罢了。咱们啊,看问题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也不能,你俩个给老子记住了。”

    不过,王老大讲这话时心里其实有些发虚的。头脑中自然就浮现出了那天晚上在鱼子县的红水池中米月那在月色下那透明半裸的诱人身子来。

    虽说当时王老大没有任何动作,不过,这厮心里还是闪现过一丝龌龊想法的。

    这个,当然是男人的自然心理,并不是讲王老大有多龌龊了。那天晚上极端的暧昧,王老大至今想起来都有些心动。

    同一时刻,风云楼一个包间内,市长高成同志正一脸笑容的坐在主坐上。

    组织部长陶居礼跟宣传部长凤水玲分坐在两旁,下边还有副市长吴用以及安楼区区委书记赵一诚等同志。

    桌上满满一大桌菜,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山上爬地里钻的全都上桌了。当然,风云楼因为招牌大,平时根本就没有公安动物保护机构的同志上门来自找麻烦。

    所以,在外边明令禁止的野生动物在这里时而也能看见它们的身影,比如穿山甲、野生娃娃鱼等。至于像野鸡山兔野猪这些不受保护的动物就更常见了。

    “高市长,尝尝,这娃娃鱼绝对正宗的野生货而不是家养的。”赵一诚略显谄媚的站起来动手为高成舀上了一小碗。因为,晚上是赵一诚作东。

    “呵呵呵,大家都尝尝。”高成一边喝着汤一边笑道,这货,今天心情不错。

    “对对对,大家都尝尝。”吴用副市长笑道,先给陶居礼跟凤水玲各盛了一碗。

    “对了老吴,财政厅拔给新龙街那笔款子下来没有?”高市长问道。

    “下来了,我就纳闷了,开始的时候他们很坚决。怎么才几天就变卦了。本来还想把这笔款子以其它名头挪过来再弄下来,不晓得米月这娘们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走通了万有良的关系。”吴用是分管交通建设一块的副市长,他相当的疑惑不解这件事。

    “不会是万富才联系上了米月,最后跟姓叶的搞在一块。这事,双方一合拍,自然就解决了。”这时,凤水玲冷哼了一声道。这女人自已长得普通,就是看米月这市委一枝花不顺眼。

    “不会!”陶居礼果断的摇了摇头,看了大家一眼道,“说他们搞在一起怎么可能,这个,谁不晓得万富才跟孔端毕云理是一伙的,万富才想借机也不敢走这钢丝倒向王志一边。更何况,凭万有理这个省里的财神爷哥哥,王志能拿小万同志有什么办法?

    我倒是想,是不是万有理跟王志打了招呼。最后王志考虑到市里的财政问题,肯定不能得罪万有理这个财神爷了。

    最后松口了,既然王志松了口,自然那笔钱就下来了。”陶居然一讲完,发现大家陷入了琢磨当中。认为大家估计都被自己提点点醒了,这货相当的得意,觉得呗儿有面子,不由得摸了一下下巴。

    这是老陶同志的臭毛病了,遇上倒霉事时摸额角,得意时摸下巴。市里上级别的领导们都晓得这货的怪异动作。

    “嗯……”高成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还是老陶同志深谙官场艺术。万富才没有做墙头草的理由。退一万步讲,叶凡给他的帮助也未必就能达到孔端的力度。孔端此人不简单,省委四号人物宋子良副书记是他的关系。这个大家都晓得是不是?”

    “嗯,我也听说过。前次宋书记下来检查工作。不是直夸孔端会作事,对干部意识形态的思想工作方面抓得很紧。

    而且还说要在咱们同岭搞个试点,专门针对的就是干部思想一块教育的事。

    前几天孔端已经跟我讲过了,要求我们组织部门要遵照宋书记指示,领会宋书记精神。

    并且,专门为此责成地委党校办一个处级干部提高班。提高什么,专门提高的就是思想素质。

    其实嘛,就是见哪个顺眼就捋进来让大家提前感受一下同志的温暖嘛!”陶居然说道。

    “作秀罢了。”凤水玲冷哼了一声道;“我就不明白了,孔端有哪点好。为什么宋书记会如此的捧着他?”

    “双方都得实惠罢了,宋书记出嘴巴,孔端去干事实。最后试验出结果了,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嘛。”陶居礼淡淡的笑了笑。

    “呵呵,你们都错了!”想不到高成突然神秘的一笑。

    “错了?”大家都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不过,没人问出来,全着盯着高成这个圈子领导了。

    “呵呵,风云楼的主子叫什么?”高成神秘一笑。

    “莫非孔端跟风云楼的主子——自号卧龙,晋岭五王之一孔东风有关系?好像从没听说过吧,孔端虽说也姓孔,但咱们同岭市姓孔的可不在少数,哪能都扯上关系?”凤水玲差点是叫出声来的,这女人那嗓门可不低。

    “呵呵,你们都错了。这事,估计在咱们同岭市还是个秘密。即便是孔端的搭档小毕同志也未必会晓得孔端还有这层关系。”高成居然吊大家胃口,一直在谈关系,就是不揭秘。

    见大家都露出了渴求的眼神,这货才搁下汤匙,说道,“告诉大家也无妨,孔端的父亲孔小羊同志跟孔正旭部长是拜了把子的兄弟。虽说孔小差比孔正旭大得多,听说当年孔正旭小时候家里也是穷得叮噹的响。

    而孔小羊比孔正旭大十几岁,孔小羊时常会帮助孔正旭的家里一些。

    比如,扛袋米啥的给你下锅,交不起学费时给交学费。当然,那个时候孔小羊的家经济状况也不好。这些借济都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

    所以,才让孔正旭的日子熬了过来。后来,孔正旭就认了孔小羊这个大哥。患难见真情嘛!

    不过,他们的关系从没公开。只是,我也是在一个偶尔机会下听一个叔叔讲的。”

    “难怪了,孔端他娘的有着这么硬的干叔叔,宋书记也难怪要挺他了。

    而且,听说孔部长最近掌舵建设部的呼声很高了。一旦孔部长坐上建设部一把手位置,那孔端这家伙真是发达了。到时,恐怕就是罗书记都得卖他面子了。”赵一诚有些愤怒的说道,这货自然是患了红眼病了。

    呼声是很高,不过,真要掌舵建设部还是有相当难度的。中央各大部委的掌舵人都非同小可。没有坚实的家族支撑,没有副国级领导在后头帮衬,想上去门儿都没有。你就是跳死呼声再高也没用。”高成冷哼了一声。

    “也是,寡妇睡觉,上头没人可不行。不要讲部长这么高的职位,就是要混一个局长县长的,哪个背后没关系帮衬着。不然,无关系又无钱你想上去,那还真是白日做梦。

    现在啊,有钱没关系不行,有关系没钱也不行。有钱你送去因为没关系人家不敢收。

    有关系没钱人家心里不痛快着,自然只是在推你这事了,最后自然是一拖再拖,拖得你眼都望穿了还没着落。二者,缺一不可。

    只是,就凭孔正旭现在这个位置也令人侧目的了。建设部权力大着,搞什么不跟他沾点边。到时,许可证不发,你搞什么搞?”吴用叹了口气道。

    就在这时候,赵一诚突然站了起来。一脸谄媚的双手捧着酒杯冲着高成笑道:“高书记,一诚先敬你三杯。您一杯,我三杯。”

    “我说老赵,你这什么意思,不是埋汰我吗?”高成貌似在埋怨赵一诚,实则这货心里爽劲到了极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