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白泽离开了瑶姬的宫殿就直接去天帝的明天宫,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那里看见烛阴。

    “白泽上神来的正巧,快坐,朕正在和烛阴上神讨论重姜上仙成亲的事情,有些事还得过问过问上神。”烛阴坐在天帝的下方,知道白泽来了并未抬头,拿起茶杯轻嘬了一口茶水,这才慢悠悠的抬起了头来。

    “重姜上仙据说是白泽上神收养的孩子,这么多年,似乎只是转眼之间,这重姜上仙就要成亲了,这时间真是转瞬即逝呐。也不知道朕的瑶姬要多久才能有心属之人……”或许真的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天帝不自觉的就感叹起了往事,目光也变得悠远起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白泽的模样。

    原本白泽还对捉走瑶姬的人是否是烛阴有些动摇,毕竟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实在不敢想象烛阴会对重姜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来。但是现在,除了烛阴他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人。烛阴早不来晚不来找天帝,为何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找天帝?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害怕他和重姜的婚事耽搁……而他们成婚背后所掩藏的阴谋,究竟又是什么?!白泽看向烛阴的目光陡然犀利的起来,原本还打算婚期延后,现在看来,就算是重姜恨他,他也不会拿重姜的生命去冒险!

    “白泽上神,你还记得重姜上仙的生父母是何许人吗?”

    天帝的一句话让白泽陡然回过神来,只见他闻言微怔片刻,随即似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天帝怎么忽然问起这个?这么多年,连我都已经忘记了。”

    “这样……”天帝闻言似乎有些遗憾,捋了捋胡须,对着一旁的烛阴说道:“烛阴上神也听见了,重姜上仙来天界数万年,白泽上神也记不得了。上神既然都快和重姜上仙成亲了,那些也不重要……”

    “姜儿不能和他成亲。”白泽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此话一出,天帝和烛阴齐齐看向他。

    “白泽上神你方才说什么?!”天帝显然不相信白泽忽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震惊到了极点。而烛阴,也眯着眼看向白泽,眼里变幻莫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泽今日前来,便是希望天帝能撤除烛阴上神和重姜的婚事。”白泽定定的看着天帝,无比认真的说道。

    “这……这这是为何?”天帝面上带着一丝尴尬看了一眼烛阴,毕竟昨日才赐婚,一日还未到,白泽就忽然来这里要求撤除婚约。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

    “天帝听我一言,瑶姬昨夜失踪怕是和烛阴上神脱不了干系,而且他与姜儿成亲绝对不是因为和姜儿情投意合,而是另有目的!”之前,白泽去钟山找烛阴的时候就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过他,重姜于他而言有多重要。并且,还不止提过一次。既然现在烛阴仍旧不知道悔改,那也怪不得他无情了!

    白泽将事情原原本本,加上自己的怀疑推算等等全部都告诉了天帝。而这期间,烛阴始终未发一言,反而看上去仍旧淡定如常。

    “烛阴上神,白泽上神说的话可否属实?!”天帝到底为帝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遇见过不少,他也不可能听了白泽的一面之词就完全相信他。

    然而烛阴的反应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只见他忽然笑了笑,而后不疾不徐的开口说道:“天帝应该知道,我和灼照上神接触的并不多,我又有什么理由这么费心费力去做这些?再者,重姜上仙身上又有哪一点,可以帮助灼照上神重现于世的地方?”

    烛阴的话句句在理,天帝或许会相信,然而白泽却不相信。他没有忘记在长风城的时候舜尧对他说的那些话,还有明明可以活捉舜尧,当时烛阴却非要置他于死地……

    “这件事朕也不能光听两位上神的一面之词,这婚事先暂且延后,等到查出真相,再做决定也不迟。”天帝凝眉思索半响,最后沉声开口说道。于他而言,重姜的婚事是小。如果白泽所言是真,那么这背后所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灼照上神乃为天地间最为强大的上神,其实于公于私来说能够让灼照上神重现于世都是一件好事。然而如果让灼照上神重现于世需要数人的命来做代价的话,他做不到。一仙一人的生命都弥足珍贵,他不可能放弃。

    白泽闻言沉默了片刻,他现在满腔怒火,然而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虽然他心中已经坚信烛阴就是如他所说的那般,但是他的手中没有确凿的证据。不仅不能让天帝完全信服,更不能让重姜相信……

    白泽和烛阴答应下来之后,天帝就派人专门调查此事。正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这件事天帝他们隐秘进行,然而还是传了出去。不过重姜自从有了婚约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一改往日的性子,变得安静不少。这件事,最后还是瑶姬来到昌庆宫告诉她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