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何博思番外(注:本文为翻转无责任番外,和正文剧情.人设无关)

    有一个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

    不管是以利亚·何博思,还是成为教皇的圣·何博思,都没打算把这个秘密告诉过别人——他,从未信过神。

    打一开始,就没信过。

    出身于祖上有裂教者的家族里,何博思从小的日子就不好过,他早早的理解了,虽然神说裂教者的罪无关后代,但信徒仍然会等同罪过,从他们心里蔓延出来的蔑视厌恶,根本不能被神所管辖。

    神连人心都无法控制,说信他的信徒连神的旨意都无法完全执行,这样的神,信来有何用呢?

    他原本只打算当一个不说出口的无信者,糊弄糊弄那些总会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他的信徒罢了,但是他的想法,却从他的母亲去世后改变了。

    何博思的母亲是病故,原本教堂里的神父是可以医治的,可那个神父却说,母亲的病是从祖辈得来的罪的延伸,是在赎罪,熬的过说明神原谅他们了,熬不过说明这罪还得继续赎。于是母亲死了,何博思也真切明白了,信仰这种东西,到底是能让人多动心。

    只因为大家都认同的某种观念,就可以凭着一张嘴掌握着人的生死和尊严,还有什么权力欲能比在信仰这个舞台上更得到更大满足?

    没有,当然没有,王不可以,王做事尚有法律可以依照,违反也会得到弹劾,而单神区的王只是教廷的一条狗,没有一点自主权。而信仰呢?只要嘴会说,说的好,就可以依着这张嘴得到极大的威望,而教廷,正是依存于这种威望。

    往上爬,要爬的有个样子,何博思白天拼命钻研,晚上刻苦阅读各种典籍,勾结恶魔来做戏也是家常便饭,当然,他都有处理好后事。到爬到红衣大主教的位置上,他仍然没有停歇,这远远不够,他还有更大的野望。

    然后他就遇见了塞缪尔。他一见塞缪尔,就敏锐的察觉到了塞缪尔和他的微妙相同之处,他虽然是圣子,可绝对不是一个虔诚的圣子,但这对于他是好的,整日里对其他人显露自己多么的敬神爱神,又在心里嘲讽着自己,如今也算找到是一个同类,他想把塞缪尔拉到他这里,甚至提出了什么恢复往日荣光的理想。

    一个虚假的理想,成功的让塞缪尔支持他,而他也如愿的站到了最高的位置上。他可以凭借着嘴中的语言和他的地位,掌握万千信徒的心和命运。但是这并不是他如此努力的原因,权力欲是有的,但是他想要更好的东西。

    不想让别人家的母亲,因为当权者的一念之想而在生死间打转不定,也不想让别人家的儿子,救母亲前却要先把自己的内心剥开给人看。

    他对塞缪尔所说的那个理想,其实也是真的,至少在最初的时候,救治病人不像现在这样有着弯弯道道,诚不诚心,由着神父说着算。

    但是他后来又赶走了塞缪尔。一开始想直接杀死,但是没有成功,索性直接放走,反正塞缪尔不会再回来。

    那时候他已经在塞缪尔身上发现了另他不安的倾向,那种倾向会使整个教廷倒塌。如果信仰真的自由了,教廷也不是必须了,那么教皇还是必须的吗?

    总是不能样样都好的,所以何博思做出了最有利的选择。

    以及,到现在,他仍然不后悔。

    罗伊番外

    在没有遇见塞缪尔之前,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只是麻木的做着没有意义没有结果的事情,守在这片海峡,吞噬任何一个想要通过的人类。

    他爱他的小姐姐,也爱着海下的世界,可小姐姐也爱他,却更爱海上的世界。后来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小姐姐死了,化为泡沫,即使重归大海了,那也是死了。

    可其他亲人却释然了,说小姐姐的灵魂回来了,却只字不提复仇的事情,可罗伊要的是活的小姐姐,也恨害死他的王子,恨那些因为畏惧陆地所以自我安慰的亲人。

    他被赶了出来,剥夺了回家的机会,人鱼的世界不再对他开放,于是他仅有的执念便变成了报复人类,即使他也知道,在海洋里谈报复人类有多可笑,所以塞缪尔给他一个理想的时候,他才接受的那么容易。

    成为海上霸主的时候,罗伊对人类的感官也有了变化。他对自己统治领域的海族下了命令,叫他们管好自己,若是好奇陆地上的生活,那就去,别再回来,不然就好好呆在海洋里。好奇心是难以遏制的,要去做,就自己担负责任吧。

    然后他就跟着塞缪尔去探向更远的海洋。塞缪尔是他唯一抱有好感的人类,更何况他还佩戴着自己的千线鳞,这象征爱情的鳞片,因为他们对彼此的好感和爱情无关,反而使他们更类似亲人。

    现在罗伊很满足自己的生活,而他唯一不满的是,明明和塞缪尔这样亲了,埃德文那个家伙却更容易腻在塞缪尔身边,谁叫那个家伙总是不变的少年妖娆模样,而他不能用一副成熟男人的面貌腻在塞缪尔怀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