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狄亚躺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一早便醒了。也不吃东西,不问其他,呆愣愣地坐着,一坐就是一上午,各人都来看过他,但他还是没怎么说话。

    路漾来看他的时候,狄亚倒是有些特别的反应,他用手碰了碰路漾的脸,眼神复杂。

    “你想得起来我么?”他问。

    路漾一脸疑惑,问道:“狄亚,你怎么了?”

    狄亚一听这称呼,眼神里闪过失落,最后还是摆了摆手,道:“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好吧。”

    中午之后阿波罗带了点吃的东西进来,轻声问他:“还好么?”

    狄亚缓慢地点了点头,答道:“好多了。”

    他接过水来喝了一口,又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呢?你应该早就看出路漾是谁了吧?”

    “我这么急着说做什么?平白让你费心,等你恢复了,一眼看过去就清清楚楚,哪里需要我费劲唇舌啊?”阿波罗坐在他旁边,“觉得接受不了么?”

    “不是,”狄亚摇了摇头,“反而解了我一个疑惑,为什么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熟悉,觉得一见如故,可以相信,现在总算是有解释了。”

    西勒诺斯是酒神的随从,亦师亦友,但他毕竟不是主神,虽然也有超越普通人的力量,和酒神一样可以使用自然之力,但他比酒神要脆弱很多。

    他在诸神黄昏的一开始就失踪了,在那种时候,失踪与死亡也没有两样。

    “阿漾就是西勒诺斯,”狄亚叹了一口气,“但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即使凑巧拿回了自己的神力结晶,但路漾对此的应用仍然有限,他本人对此也是茫然的,觉得奇怪且难以控制,这个不管是阿波罗还是狄亚都没办法帮他,这种事情只能自己掌握。

    路漾可能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他到底是什么人,即使狄亚和他解释他也是听不懂的,奥林匹斯众神时代是与联邦时代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时光流转物是人非,能再见到已经是万幸了。

    “这对他来说或许是好事,”阿波罗道,“至少不像我们,想起来了还要为过去的事情心情沉重。”

    狄亚点了点头,关于诸神黄昏的一切回忆涌进脑海里实在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他转头看向阿波罗,问道:“那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对么?”

    阿波罗伸手把他抱进怀里,说道:“奥林匹斯的遗留在联邦来说也不是没有,例如唐榛南绿,他们能感受到天泛石的气息,例如小黑,他们前世——姑且称之为前世——或许也和众神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目前来看,能恢复记忆的,确实只有我们两个。”

    狄亚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如同互相取暖一样抱了许久,然后狄亚才开口道:“算了……都过去了,现在军部那边怎么样?”

    “你先别管那边,”阿波罗的手轻轻揉了揉他后脑的头发,“有件事还真过不去,你既然想起来了,就应该给我一个答复。”

    狄亚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一僵。

    “想起来就觉得后悔,”阿波罗把他抱得紧了一些,叹了一口气,“若我当时自私一点,再坚持一点,现在哪还需要这么纠结?”

    狄亚:“……”

    他想起来了所有事情,自然不会忘了这个。

    为什么自己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留存的记忆和神力,而阿波罗却一切都失去了,为什么阿波罗之前说看他的右手上有光。因为阿波罗在他临死之时,用仅存的神力保护了自己,以至于自身难保,而狄亚却因此得益,保留了一点依仗。

    这种类似于以命换命狄亚说不感动是假的。但阿波罗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作为神大爱无疆无私奉献,能做到这个程度,是因为狄亚对他来说是特殊的。

    若是诸神黄昏晚来一些,或许他们的关系早就不一样了。但是没有如果,阿波罗最终还是走了。

    他说等我回来,狄亚等了,但没等到。

    “我……”

    狄亚刚要说,就有人敲门。

    “狄亚?”是唐榛的声音,“你好一点了么?有很重要的事情。”

    “我……好了!”

    唐榛来得正好,狄亚松开手就想往外面走,阿波罗却没放手,反倒把他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狄亚吓了一跳,却无路可逃,已恢复完全的他对上阿波罗还是不够看的,一下被按住,动都动不了。下一秒,唇上就传来温热的触感,两个人呼吸交错,狄亚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唐榛在外面只听见狄亚一声短促的答复,但之后就再没有声音,他觉得奇怪,就又敲了几下门。

    “狄亚,狄亚,你怎么了?”

    又等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狄亚通红着脸出来,阿波罗倒是坐在床那边没动,笑着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唐榛看着狄亚的脸,担忧地问一句:“你没事吧?”

    “没事,”狄亚走了出去,又强调一遍,“我没事,你之前想和我说什么来着?”

    “噢,”唐榛听他问起又兴奋起来,“南绿发在星域网上的东西有作用了!”

    “什么?”

    民众对靳顷的愤怒因为残酷的人体试验的事情而爆发了,这种极端情绪甚至影响到了军部。

    “草菅人命!令人发指!”

    “不敢相信联邦竟有这样心思歹毒的高官!”

    “军部不是号称民众的保护神么?那么这是什么?”

    更有刚刚知道真相的死亡士兵的亲人发表的长篇斥责,大骂军部隐瞒事实黑暗无比,更加激化了矛盾。

    南绿把星域网上的评论看了个大概,说道:“这回我就不信他们能压下来。”

    军部这时候也确实是焦虑的,一来,昨晚上丢了天泛石,没法和权贵家族们解释。

    对,这石头虽说是属于军部的,但军部人脉盘根错节,巨大的开销需要多种源头来支撑,要说完全无视那些人的意见也不是不能行,但人也要得罪光了。

    各大家族掌权者大多年事已高,现如今把这天泛石看做救命稻草一般,天泛石的事情还未解决,这下子外界又出问题了。

    军部今天通讯已经被打爆了,总理府、议会甚至最高法院,都来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靳顷在这个时候作为风暴中心,却是最淡定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难辞其咎,”他道,“所以自请降职,调离首都星。”

    但狄亚听到这一判决的时候,却仍旧无法满意。

    “军部还是要保他,这个时候把他调离,是让他远离舆论中心,民众的愤怒来得快去得也快,等过了一段时间,让他回来便是,二来也算给了气势汹汹的月穹窿众权贵一个交代,他们虽渴望天泛石,但仍然尊重军部,军部自退一步,再不领情就显得小气了,”狄亚道,“对靳顷自己来说,他这时候肯定已经咬定这一切是我干的,但是他根本对我的实力摸不清楚,贸然反击反而不是良策,所以自避锋芒,他后手多的是,旗下的军队多得是,只要权力在手,不怕再蛰伏几年。虽然说是降职,但是他手底下真正重要的那些东西,却基本上都没有动过。”

    “但我不能再给他机会,”狄亚接着说道,“我要他身败名裂,如今已经基本做到了,只要打开星域网,每个人都在骂他,现在他也该是死的时候了,若这回让他走掉,联邦之大,他去哪都可以,他人又狡猾,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留着始终是个祸患。”

    “但……在首都星动手,实在有些风险,”艾伦提醒他,“你也知道,军部现在还在保他。”

    “凡事都有风险。”

    靳顷不日就要离开,听说要调去边境,但联邦边境宽广,他到底往哪去还真不好说,所以还是在这时候先下手再说。

    军部前面的大道上在之前还有还有很多愤怒的民众聚众示威,现在判决很快下来了,民众也散了不少,军部还是有些安抚的本事的。

    “他是准备今天走的,”阿波罗道,“这速度也算难得。”

    “走不了了,”狄亚道,“还是留在这儿吧。”

    靳顷似乎也是怕出意外,身边有一群说是看守则看护的人,但在已恢复神力的狄亚和阿波罗面前,还是不够看。

    他们要取人性命,如今也不需到人面前去。

    军部是有自己的停机坪的,这里空旷,而且封闭着不许其余人进来,按道理讲,应该是绝对安全的。

    靳顷被人包围在中间,在临上飞艇之前,他有些心神不宁。今天是阴天,看着像是要下雨一样,压得人心里也不太好受。

    “可以走了。”

    靳顷点了点头,随后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爬行过来。

    他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停机坪上空旷,一览无遗。

    但他内心紧张的情绪是挥之不去的,又往脚下看,停机坪使用多年,多多少少有些裂缝,一些小指高的野草就在小缝里顽强地生长着,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回不仅是他,旁边的人也听见了。

    “什么东西?!”

    然而他们的警觉还是来得有些迟了,即使他们把靳顷团团围住,却还是顾不住脚下。

    靳顷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套住了自己的脚腕然后用力一扯,剧痛之下他一下子跌倒了,他身边的那些人反应也倒看,马上转过头来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却发现那是一根细细的藤蔓。

    看着很像葡萄藤,从野草从里钻了出来,仿佛有生命一样,从脚往上把人团团捆住,这东西用什么武器都不好对付,因为他捆着靳顷,若是用点杀伤力强的东西,靳顷也要没命了。

    不一会儿已经见血了,眼看那藤蔓就要从腿这里缠到脖子,众人却依然一点半分都没有,看到异常而快速赶过来的人也是一样的诧异,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要保护的人包的和粽子一样。

    藤蔓来得快去地也快,把人缠成一个粽子之后又很快散去,追也追不上,那么多人费尽力气,只砍下来一小节,小心翼翼拿过来一看,就是一截普通的葡萄藤。

    此时,遭受这莫名其妙的攻击的靳顷,已经失去了气息。

    军部把这消息压了几天,实在压不下去了才向公众报了出来,给的死亡理由是飞艇意外事故。

    因为他死了,星域网上还不少叫好声,大约也是觉得罪有应得,不过这个时候造成一切的狄亚已经离开了首都星,去看望受伤的陆云深了。

    他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坐在病床上还在处理霍尔曼家的事情。

    “最重要的几个产业都在我们手里了,”他拖着伤还一脸兴奋,“你看看!”

    狄亚看这那一沓的文件表示自己也看不懂,给了后面的唐榛和南绿。他们也很关心霍尔曼家,看到这样的结果,自然也是无比开心的。

    “不打算留下来么?”狄亚对他们说,“我们刚接手,霍尔曼家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

    “不用了,”唐榛摇了摇头,“我的南绿都不懂商业运作,再说了,我们早就说好了,等事情都完了,我们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好好旅行了。”

    狄亚劝了几次劝不过,最终还是无奈送别。

    同一天离开的还有艾伦洛格还有路漾,他们也到时间回首阳了,临别前三个人都抱了抱狄亚,说了一句谢谢。

    “若不是你,我们可能也没有这么快报仇。”

    其中路漾最依依不舍,他看着狄亚,又看了一眼阿波罗,低声问狄亚:“你不和我们一起回首阳么?”

    “嗯,我以后会回去的,有时间的话,看看你们,还有夏诺。”

    路漾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留在这里,是因为阿波罗么?”

    “啊……”狄亚呐呐不得语,随后又解释道,“其实……这里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我知道了。”路漾最后抱了抱他,“他以后若是欺负你的话,我一定从首阳开架军舰过来弄死他。”

    狄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最终路漾他们还是走了,狄亚从送客大厅里面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阿波罗的悬浮车。

    他上前去敲了敲车窗,下一秒就被人一把抱了进去。

    狄亚这些天都已经有条件反射了,头微微一偏,阿波罗只亲到他的脸颊。

    “走了?”

    “嗯,”狄亚看着他,“他们走了,你好像很高兴。”

    “自然,”阿波罗也很坦诚,“这样不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么?”

    狄亚瞪了他一眼。

    “走吧,”阿波罗抱着他,又趁其不备亲了一口,顺便一只手把自动行驶打开,“我们回家吧。”

    “回哪?”

    “你不是不怎么喜欢林歇家么?我在外面买了个新的宅子,按照你的喜好弄好了,”阿波罗说道这里又笑,“这回你要是还不愿意,我一样可以像上次一样抱着你进去。”

    “滚蛋!”狄亚用手掐他腰间的肉,“我说怎么老爷子三天两头往我这里跑,就是你之前误导的!”

    “我没误导,”阿波罗道,“老爷子的优点之一,就是看人眼光不错,一来就认准你了。”

    “……”

    狄亚又气得用手拧他,但阿波罗也没拦着,狄亚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还是很好看出来的。他无论再怎么折腾,但实际上从上车开始就一直被阿波罗抱在怀里,未曾想要离开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