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灵 81.番外《点点愁,恰似仙水向东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60%即可观看, 防盗时间为36小时。  前提是这位姑娘别开口。

    谭云山一声轻叹,怅然若失。世间大美皆如此,转瞬即逝,可遇不可求。

    既灵轻盈落入船中, 搞不懂谭云山满眼失望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自己没溺水倒让他失望了?

    不过眼下顾不得这些,随身携带的浮屠香已因落水尽湿,一时片刻是不可能再用了, 她只得凭借之前的香缕, 隐约判断出妖气越过了旁边的墙头。

    现在二人所在的是谭宅花园围墙外的一条窄巷, 所谓窄巷,自然两边都是围墙, 东边这道墙是既灵刚刚翻出来的,内里谭府花园,可西面这道墙呢, 内里又是哪家的府宅?

    “这是陈家,”看出既灵目光探寻的方向,不等对方问,谭云山便奉上说明,“也是槐城大户。”

    “你们两家离得真近。”窄巷目测也就六七尺宽,既灵微微皱眉, 不知为何, 心下总是不安, 但具体因为什么,又说不出。

    谭云山不明白既灵怎么冷不丁来了这样一句感慨,思来想去于捉妖也无甚用处,便不再想,直接问:“接下来往哪边划?”

    既灵没有马上应答,而是沿着陈家的围墙往前看,终于在不远处,看见一道小门,显然和谭家一样,也是供下人进出的侧门。

    但这道门,现在开着。

    谭云山顺着她的目光也看见了开着的门扇,顿时觉得不妙:“你不会是要……”

    “进去。”既灵还真一点没让他失望。

    谭云山叹口气,试图劝阻:“这里是别人家,不与主人打招呼,擅自潜入,成何体统?”

    既灵扶额:“你觉得妖怪会和你讲体统吗?”

    谭云山慢条斯理道:“但是陈家不会看见妖怪,只会看见我们两个不速之客。”

    君子动口不动手,既灵不是君子,所以直接伸手夺了谭云山的船桨。

    谭云山甚至没看清既灵如何动作的,船桨便易主,正呆愣,就听不远处的小门内传来陈家下人撕心裂肺的呼喊——

    “死人了啊啊啊!!!”

    这一声喊愣了既灵,却叫醒了谭云山,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船桨重新夺过来,迅速插入水中奋力向前划!

    回过神的既灵等不及了,索性起身再次蹿上墙头,沿着不到五寸的墙顶嗖嗖往前飞。

    真的是飞。

    谭云山只来得及捕捉到一阵风。

    通常来讲,谭家二少爷不是个争强好胜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与世无争,但遇上既灵,不知怎的就总觉得不能被一个小姑娘看扁——当然也可能是这位姑娘看他的眼神实在是太“扁”了——故而眼见着既灵飞速而去,他也拼劲全力往陈府里划,那一柄小小船桨简直划出了惊涛骇浪中穿行的气势。

    既灵和谭云山竟是除了发现尸体的陈家下人外,第二个抵达现场的,而后就近的下人们才闻讯而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陈家老爷和少爷们则是最后赶来的。

    死的是陈家一个小厮。

    尸体就趴在后花园的井口,一半身子搭在井内,一半身子落在井外,看起来就像探头往井里看时,猝然而死。

    陈家的水越向花园里面去越浅,不知是本身地势就高,还是也像谭家一样做了什么处理,总之到了井边,竟几乎没什么水了,只剩被雨浇软了的泥土,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得人有些恼。但也正因如此,众人才能一眼就看清尸体是搭在井口。

    槐城近半月接连有人失踪,发现尸体,却是头一遭。

    下人议论纷纷,陈老爷和三个儿子也面露惊惧,以至于过了好半晌,才瞧见两个不属于自己家的人。

    “伯父,三位兄长,云山唐突了。”不等陈老爷开口,谭云山先出声道歉。

    陈谭两家离得很近,又都是世代居于槐城的大户,所以平日里多有走动,堪称槐城好街坊。

    “贤侄为何深夜至此?”陈老爷说得委婉,实际意思是你这时候出现在我家后花园,怎么看都太可疑了。

    谭云山不疾不徐,条理清晰地解释:“今夜有法师至谭府,言曰妖星入宅,家父怕法师对府宅不熟,便派我随行左右,引路帮衬,没想到我们追着妖星,竟一路至此。”

    陈老爷脸色微变:“贤侄的意思是妖星进了陈家?”

    谭云山不说话,只沉重点头,效果更甚言语。

    陈老爷慌了神,陈家大少爷却比其父冷静许多,一边听着这边谈话,一边还分神盯着下人,此时见谈话暂歇,便对着井口那边道:“任何人都不要动尸首,陈安,赶紧去府衙报官。”

    名叫陈安的下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人长得很机灵,一看就是会说话会办事的,闻言立刻转身离开,报官去也。

    大少爷见下人离去,稍稍安心些,毕竟在自家出了人命,稍有不慎,便会牵连陈府,当然尽早报官,作个坦荡姿态,而且尸首不能移动半寸……

    “你是何人?!”

    陈大少爷刚安下来一点的心就被瞄见的不速之客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下人们都不敢靠近的井口,竟不知何时趴上一个女人,且姿势和尸首一模一样,只一左一右,相向而趴,跟一副对联似的。

    话音未落,陈家大少爷已来到跟前,刚想伸手把不速之客抓下来,后者却先一步起身,灵巧闪到一旁,动作之快,时机之准,跟后背长了眼睛似的。

    “这位就是我刚刚说的法师,来自灵山,师承青道子,会法术,有神通,专门降妖捉怪,造福四方。”谭云山不知何时竟也已来到这边,三言两语就树立了既灵高大伟岸的形象。

    既灵没想到自己只讲过一遍的师傅名字,竟然也让他记住了。

    一听是降妖捉怪的“法师”,尽管陈大少爷心中存疑,语气却还是恭敬几分:“原来是法师,在下多有冒犯,望见谅。”

    既灵当然不会计较这个,立刻道:“是我莽撞了,应该先自报家门的。”

    陈大少爷未知可否,显然也不大愿意浪费时间同所谓的“法师”寒暄,只委婉道:“家丁已去报官,若是在官家来之前动了尸首,恐怕……”

    “陈公子请放心,”既灵不是第一次进别人家捉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出人命的情况,不说轻车熟路,也攒下不少经验,“我只看,不碰,保证出事时什么样,官家来的时候就什么样。”

    陈大少见她对答如流,心下定了一些,先不论有没有本领,起码是个懂事的,那就少了许多麻烦:“有劳法师了。”

    说话间,陈老爷也在下人搀扶下蹒跚而来,相比儿子,他对既灵的恭敬就是发自肺腑的了:“法师,可有发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