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随着话音落下,妙星冷的身影踏入了大堂之中。

    一跨进门槛,她的目光就直直射向辛季婉身后的丫鬟,“下回背后说人的时候小心着点,让人家听了去可不好,你口没遮拦,旁人只会说你的主子没把你教好。”

    对面的主仆二人闻言,都有些愣神,似乎没有料到妙星冷一开口就是这般不客气。

    第一次在将军府里见到她的时候,她看上去可是斯文得很,即使被杜家小姐侮蔑,也没见她发脾气。

    今日再见,似乎褪去了柔弱感,就连语气都有些——凌厉。

    不错,就是凌厉。

    “小翠,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出门在外,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分寸。”辛季婉转过头,朝着身后的丫鬟呵斥一声,“立即道歉。”

    说着,又转头看向妙星冷,“姑娘,是我管教无方,这丫头跟在我身边过好日子过久了,被我惯得有些顽劣,真是让你见笑了。”

    辛季婉的话里挑不出什么毛病,妙星冷也就不去针对她。

    辛季婉身后的丫鬟站了出来,低着头道:“姑娘,刚才是我失言,请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

    她没有想到妙星冷这么快就会过来,嘲笑人的话当场被人家抓到,除了道歉也别无他法。

    “是这样的,我的屋子,就在大堂隔壁的隔壁,所以,年年一叫我,我就过来了,来得太快,这才没有错过你说的话。”

    “……”

    “年年,你去沏一壶茶过来吧。”妙星冷转头朝着高年年道,“有客人来,咱们要是什么都不拿出来招待,那就是待客不周了。”

    “好,我这就去。”

    妙星冷走到了椅子边坐下,看向辛季婉,“辛姑娘登门拜访,是有什么事儿吗?”

    “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有事相求。”辛季婉道,“姑娘,我之前听说,谢家的老夫人犯了恶疾,众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后来是您去医好的,如今,我家叔父患上的病,和谢家老夫人症状相似,请了许多大夫,也治不好,我忽然想起来,可以请你帮忙,再加上我们两家的距离也不算远,我立马就过来了。”

    辛季婉的目光之中一派恳切,“姑娘,从这百花园到我家,只要穿过两条街就到了,姑娘可以帮我这个忙吗?我叔父说了,要是他这病能好,一定要重金酬谢,他所有的家当可以抽出三成来答谢恩人,姑娘你能不能跟我走这一趟?”

    妙星冷想了想,道:“跟你去这一趟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你也说了,跟谢家老夫人的症状相似,并不是一模一样,相似的病有不少,但是治疗的方法各有不同,所以,我也不能跟你保证什么。”

    两家离得这么近,她要是推辞,显得她铁石心肠似的,反正过去一趟也花不了多少时间,这辛家小姐不是派人来请,而是亲自过来请,也算是给面子了。

    其实,最吸引她去的,还是那句话——

    所有家当的三成,拿来答谢恩人。

    辛家是权贵世家,这辛姑娘的叔叔,又能穷到哪去?家当一定不少。

    人家心甘情愿拿那么多钱来酬谢恩人,去这一趟,要是年年有办法治好,等同于暴富了。

    “姑娘愿意相助,我十分感谢。”辛季婉展颜一笑,“有姑娘你去,我总觉得希望大了不少,那,我们现在就去可以吗?”

    “你在此等候了片刻,我去准备一些要用的东西,我不能一个人去,我家姐妹的医术比我还高明,我们一起去,遇上难题,也可以议论议论。”

    “那好,我就在这等着。”

    “嗯。”妙星冷起身走出了大堂,前去高年年的房间。

    高年年正在屋子里沏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转头一看。

    “阿星,我这茶就快泡好了,你们再等等就好。”

    “我来,不是要跟你说喝茶的事。”妙星冷跨进了屋内,走到了高年年的面前,“你知道辛家姑娘为什么亲自上门?她叔叔得了怪病,许多大夫都治不好,听说与谢家老夫人的症状是相似的,她想起咱们当初治好了谢老夫人,这才上门来请人。”

    “所以……阿星你决定要去这一趟吗?”

    “辛家丞相,是白名单上的一位官员,我打听过他,并没有为非作歹的事迹,得病的是他弟弟,我认为,去这一趟应该不亏,更何况他是花了重金要聘请名医,年年,你知道他放出什么样的话吗?全部家当的三成,作为给恩人的谢礼。”

    “这么多?既然是丞相的弟弟,应该也挺富裕?”

    “反正,治得好就有得赚,不会治,顶多也就是白跑一趟,从这里到辛家,穿过两条街就到了,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去看看。其实我对你有点信心,毕竟你得了师父的真传,比寻常大夫的医术好太多了。”

    “好啊!那我们收拾一下医药箱,跟她去一趟。”

    “嗯。”

    两人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便回到了大堂。

    “两位姑娘,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辛季婉站起了身,道,“我的马车就在百花园的对面候着。”

    “那就走吧。”

    随着辛季婉出了百花园,上了马车,马车一路朝南行驶。

    正如辛季婉所言,两家离得不远,穿过两条街道,也就不到一刻钟的事。

    马车在丞相府外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车夫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让车上的几人陆续下车。

    “两位姑娘,请跟我来。”

    辛季婉带领着二人,穿过长长的走廊,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推开了房门,“叔父就在里面,二位进去看吧,需要人手帮忙吗?”

    “暂时不需要,等我们有需要了再叫。”

    “好,我对医术一窍不通,就不打搅你们了。”

    辛季婉说完之后,便转身走开了。

    妙星冷与高年年踏进屋子里,就看见床榻上躺着一名熟睡的中年男子。

    “我医术不精,在旁边看着你就好。”妙星冷冲高年年笑道,“你去看。”

    “好。”

    高年年走到了床沿边坐下,把那男子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搭上了他的脉搏。

    踏上的中年男子动了动眼皮子,睁开了眼。

    一看见高年年,有些惊讶。

    “这位老爷不必惊慌,我是辛小姐请来的大夫,来给你看病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榻上的男子轻咳了两声,“有劳了。”

    “接下来我会问您一些关于病症的问题,希望您如实回答。”

    “好。”

    ……

    一刻钟之后,高年年从床沿边上起了身,走到了桌边坐下。

    妙星冷全程坐在桌边观察聆听,眼见着他们聊完了,这才问道:“怎么样?有办法治吗?”

    “有。”高年年莞尔一笑,“类似的症状,师父曾经跟我提起过。这个病人跟谢老夫人,症状是挺相似,但是不一样,没有谢老夫人那么棘手,处理起来会简单一些。”

    “是吗?那挺好。”妙星冷挑眉一笑,“还是我们年年厉害啊,老狐狸说不定会因为有你这个弟子而骄傲。”

    “这个,我就不敢想了,师父他从来不夸人。”高年年摇头笑了笑,从医药箱里取出了针包,走回床沿边坐下,开始给病人针灸。

    长达将近半个时辰的针灸过后,她收了针,又回到了桌边坐下,开始写药方。

    “姑娘,我现在觉得胸口不那么堵了,姑娘年纪轻轻,还真是厉害啊。”床榻上的人说话虽然仍旧有些虚弱,却似乎比刚才精神好了些,“我这病要是能好,三成的家当全给姑娘。”

    “这位老爷,恕我冒昧一问。”妙星冷轻咳了一声,“我就想知道,大概数量是多少?”

    “我是个商人,称不上富得流油,三成的家当,十几万两也还是有的,这人呐,钱再多,也不一定能有一副健全的躯体去享受,因此,我愿意花重金买名医,我不心疼银子。”

    高年年与妙星冷对视一眼。

    十几万两……

    “年年,你要发达了。”妙星冷轻声道,“这次的钱,你用不着分我,自己全拿去了吧。”

    “不行,一人一半。”

    “不要,我也没出什么力。”

    “你养了我这么多年,分你点钱又怎么了?好了,不跟你说了,药方我已经写好了,该抓药了。”

    高年年搁下了笔,拿起了手中的药方,走出了门。

    接下来,便是抓药和煎药了。

    她才踏出了门槛,一抬头就看见前方凉亭内的两道身影,正是辛季婉和她的贴身丫鬟。

    辛季婉一见她出了房门,便连忙起身,小跑了过来。

    “姑娘,怎么样了?”

    “我看过了,至少有八九成的把握。”高年年笑道,“这是药方。”

    “太好了。”辛季婉拿过她手中的药方,转头交给了身后的丫鬟,“你去抓药,让厨房的人去煎药,这种小事不能再劳烦两位姑娘去做了,两位姑娘看病辛苦,请随我去大堂喝茶用点心如何?”

    “那……多谢辛姑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抓回来的药,请一定要给我看看,确保没问题之后才能拿去煎。”

    “好。”

    ……

    “二位,这是上好的碧螺春,还有我们厨子做的珍珠膏,请品尝。”

    “多谢。”

    妙星冷望着下人递上来的茶,端过来抿了一口,只觉得口感清爽,齿颊生香。

    配着辛家厨子做的珍珠糕,别有一番味道。

    忽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辛季婉的贴身丫鬟回来了。

    “小姐,这是按照药方抓的药。”

    “嗯。”辛季婉应了一声,“拿去给两位姑娘过目。”

    “我看看。”高年年接过了药方,仔细检查了一遍,道:“没错,就是这样,直接煎即可。”

    “好,我这就送去给厨房的人煎。”

    妙星冷和高年年闲着,便只能坐在大堂和辛季婉瞎客套寒暄。

    转眼又是半个时辰过去,有下人前来告知,说是药已经煎好,送去给病人喝了。

    “我再去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高年年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妙星冷自然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回到了病人的房屋,高年年看见搁在桌子上滚烫的药,拿汤匙舀了一勺,放在鼻前闻了闻。

    “嗯,就是这个味道,看来他们火候掌握得还不错。”

    高年年注意的是药的味道,妙星冷关注的却是盛药的瓷碗。

    “这个碗的彩绘……做得可真好看啊。”

    她对美丽的瓷器总是会关注,便趴在桌子上,观赏碗身彩绘的图案。

    “这孔雀做得好看,可惜就是尾巴的部分有一点儿瑕疵,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应该是在制作过程中出了一点儿意外。”

    “你的眼睛可真尖啊。”高年年笑道,“行家。”

    比米粒还小的瑕疵,她一眼就给看出来了。

    妙星冷道:“好了,这药的温度也差不多了,给病人喝了吧。”

    高年年端着碗,走到了床沿边,把病人扶起,让他靠在床壁上。

    “姑娘,我自己来就好。”

    那男子接过了碗,端到唇边就喝。

    喝过药之后,他抹了抹唇角,“姑娘,我是不是就快好了?”

    “应该不会有大碍,三日之后,我再过来给你检查一遍,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派人去百花园找我,辛姑娘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

    “好,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等我回家之后整理一下酬金,到时候亲自带人送到你们家中去。”

    “那,我们先回去了,您只要注意这段时间戒油腻辛辣就成,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正常饮食。”

    二人背上了医药箱,离开了屋子,朝着相府门外走去。

    “阿星,这次看病还真的挺顺利。”

    “因为你学得精啊,老狐狸的医术,本来就不是一般大夫能比的。”

    二人正说着,忽然就听见身后响起无数杂乱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竟然是一群仆人拿着棍棒蜂拥而来。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高年年有些没回过神,眼见着那些人冲上前来,把她们二人包围了。

    妙星冷眉头微蹙,“应该是出事了。”

    否则,这些人没理由抄家伙包围他们。

    “你们这两个庸医!”其中一名仆人大骂,“不会治就不会治,趁早滚蛋就是了!有你们这么乱开药的吗?二老爷吃了你们的药,立即就吐血了,浑身抽搐个不停,他要是出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这两个庸医等着偿命吧!”

    “这不可能啊。”高年年有些难以置信,转头看着妙星冷,握紧了她的手,“阿星,你相信我,我没有开错药,我的药方不可能有失误,他怎么会吐血呢……”

    “冷静,应该不是你的失误。”妙星冷眸底浮现一丝阴沉,“年年,我们可能卷进一个圈套里了。”

    “那……这幕后的人是要害那个老爷还是害我们啊?”

    “还不能确定,有可能是针对他,然后找我们背黑锅的。”

    “阿星,我们该怎么办?”

    “别急,我们先去病人的屋子里看看。”

    ……

    齐王府。

    “殿下,不好了,隔壁的百花园被查封了。”

    卓离郁正在王府庭院之内练剑,忽然就听见前方传来秋叶的喊声。

    他立刻收起了剑势,抬眸看向秋叶,“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就在刚才,隔壁的百花园被贴封条了,我们王府的人特意去询问了状况……”

    “被贴封条?”卓离郁的目光豁然一冷,“是不是阿星出事了?”

    “她和高姑娘被辛家姑娘请去给辛家二老爷治病,据说,那二老爷的症状和谢老夫人挺像,因为找了许多大夫治不好,这才找到了她们头上,她们被请过去,却没开对药,病人吃了之后浑身抽搐口吐血,只怕是要归天了,这么一来,辛丞相恐怕不会放过她们。”

    “开错药?笑话。”卓离郁把手里的剑朝着边上的桌子一扔,“备马车,去辛家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