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骗婚:萌妻十八岁 第四百五十一章 惧内,称呼问题(完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洛夜定定地望着郗墨如深渊般的眸子,心里竟莫名觉得安心,点了点头,乖乖地让医生给自己的做检查。

    待到医生离开病房,洛夜才长舒了口气,“呼,他们终于离开了,简直要吓死宝宝了。”

    “不是跟你说不要怕了?”郗墨重新在床头坐下来,抬手摸了摸洛夜光洁的额头,继续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伴在你身边,保护你。”

    洛夜这次虽然只是磕破了头,可是在郗大少爷的心里已经造成了严重的阴影。

    “嗯。”洛夜迷迷糊糊的点头,失忆之后的她,对任何陌生事物都产生了好奇而又恐惧的心里,唯独身边这个男人除外。

    一夜好梦,第二天郗爸爸和仲伯拎着大罐小罐过来看望洛夜的时候,都被病房里面的场景给吓了一大跳。

    仲伯一只手抱着保温瓶里的热汤,另一只手捂紧了心脏,“慕天,你没事吧?”

    毕竟,心脏不好的是郗爸爸!

    “哼,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郗爸爸故作高深地哼唧医生,抱着手里的补汤推门进了病房,留仲伯一个人抱着鱼汤在门口当雕塑。

    “小夜,你醒过来了?”郗爸爸拎着手里的罐子进了病床,一脸慈爱的盯着病床上帮自己儿子“理发”的洛夜。

    洛夜眼前恍惚了一下,似乎觉得郗爸爸的这个笑容很熟悉,很亲切,让她很想靠近对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洛夜虽然失去了记忆,可是逻辑思维却很清晰,指了指自己的小鼻子,又继续问道,“你是来看我的吧?”

    这间病房里面一共就洛夜和郗墨两个人,如果眼前这个慈爱的爸爸不是来看自己的,那就是来看郗墨的了。

    咦,洛夜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愈发觉得眼前这个慈爱的爸爸很熟悉了。

    他... ...应该是自己的爸爸吧?

    “对不起,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洛夜害怕面前的爸爸生气,又赶紧出声解释了一句。

    “没关系,小夜就算不记得爸爸了,爸爸也会一样疼你,宠你,爱你。”郗爸爸的心忽然好疼,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最心疼的宝贝上沾染了灰尘。

    郗爸爸双眸泛红,将手里的罐子放到床头柜上,抬手粗鲁地捅了捅郗墨的手臂,“混小子,还不好好照顾小夜,找抽不是?”

    郗爸爸发威,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郗大少爷的警惕性向来都是最棒的,一直没起来,就是想给洛夜和郗爸爸多一点相处的机会。

    “爸,钟爸,早上好。”郗墨优雅地起身,跟自己老爸和仲伯问好。

    “只要你跟小夜好好的,我和你爸这两把老骨头就好了。”仲伯笑着挥了挥手掌,缓步走向洛夜床边,“小夜,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好一点?”洛夜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小脑袋瓜儿,那里还真有点疼。

    然而,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面前这个慈爱的爸爸,又是谁呢?

    估计是郗墨的老爸吧!

    洛夜身体只是收到了一点儿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所有亲人都看过一遍之后,就跟着郗墨一起搬回郗家了。

    重新回到郗家老宅,洛夜莫名生出一股久别重逢的感觉,“爸爸,郗墨,这就是我们以前的家吗?”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家。”郗爸爸笑得很开心,如今自己老来有了伴侣,儿女又让他十分顺便。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寺庙里面上柱香,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佛主的感激之情。

    洛夜失忆之后,对很多事情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别人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

    这天,郗大少爷还没下班回来,洛夜围着郗爸爸身边询问,“爸爸,为什么你叫郗墨墨儿,而我就要喊他老公呢?”

    可能是担心自己表达的不清楚,洛夜又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压低声音询问郗爸爸,“还有厨房那些人,为什么要喊郗墨少爷,喊我少奶奶呢?”

    在洛夜的眼里,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为什么称呼不一样呢?

    郗爸爸和仲伯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跟洛夜解释才好,最后还是仲伯硬着头皮开口的,“小夜,认得称呼其实有很多种,有些人是按照职业分配的,像是医生,厨师这种,少爷和少***称呼跟他们一样。”

    郗爸爸含笑点头,还是自己老婆有学问,解释的确实到位。

    “至于我和你爸爸为什么喊墨儿和小夜,因为这是一种昵称,是以人的感情来划分的,代表着我们对你们的疼爱。”仲伯摸着自己好看的下巴,一本正经的跟洛夜解释。

    “老婆和老公这种称呼是专属名词,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喊的,这种称呼代表一种占有。”仲伯一遍给洛夜解释,一遍在心里佩服自己,像他这么有学问的极品男士,可是不多了呢!

    洛夜似懂非懂,轻声“哦”了一声,乖乖看电视了。

    因为仲伯和郗爸爸都是商场上的老前辈了,一贯喜欢看些经济方面的报道,洛夜也看得津津有味儿。

    “爸爸。”洛夜一双水眸紧紧盯着电视屏幕,想问郗爸爸郗墨什么时候能回来,电视屏幕忽然切换,里面瞬间闪出一道熟悉的身影,高大挺拔的身姿,硬朗好看的五官,比泡沫剧里面的男主角都要好看。

    洛夜的小脸蛋儿红彤彤的,心里有些小小的骄傲,因为电视里面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

    自从郗墨从电视上出现的那一刻,洛夜的思绪就在不断乱飞,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老公都在节目上说了些什么。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栏目已经接近尾声了,一群记者蜂拥围在郗墨面前,不止哪个记者颤抖着声音开口,“郗大少爷,请问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您,有什么事情是值得畏惧的吗?”

    商场上的人最怕暴露软肋,成为别人威胁自己的把柄,然而,郗大少爷就从来不会在乎这些。

    面对媒体记者,面对电视机前的洛夜,他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惧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