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爷 74.番外·昊天黎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自作孽不可活。

    昊天有些狼狈的坐在台下, 撑着头想。

    体育馆内一片聒噪,赛台上装着三块巨大的显像屏幕,屏幕上实时播放着比赛具体情况。昊天看了一会儿, 就被不断切换的视角弄得头晕, 而不得不放弃。

    台上的解说员在嘈杂声中激情四溢,昊天侧头听了一耳,也只听进了一句“LEO狙掉了敌方天使开团了!”

    LEO是黎芒,这件事他在来之前好歹做了点功课,还是清楚的。

    昊天抬起头, 上方的屏幕恰好切进了黎芒角色的视角,端着把狙的冷艳女枪手在玩家的操控下几乎是一枪一个, 在与队友的配合下, 几乎是一把打崩了对面这一波团。

    然而昊天能看懂的也只限于此了。

    耳边观众的欢呼, 台上的五光十色,还有黎芒隐在玻璃后和显示屏后, 几乎要看不见的冷静面容。昊天捏着手机,开始想自己是怎么沦落到站在一群小鬼中间看电竞比赛。

    ——想起来了, 是这小鬼堵上了南天门, 他进不了,退不了,只能收下她递来了门票。

    “我只是送一送, 你不来也没关系的。”这小鬼慢条斯理说, “也就是一场友谊赛而已, 是不是我国际赛场首秀一点也不重要。”

    昊天:“……”

    昊天捏着门票, 从对方漫不经心甚至可以用毫不在意来形容的语气里察觉到了浓浓的沮丧和失望。

    哪怕昊天再心里提醒了自己一万遍不要被骗,但只要一想到他或许会再次见到这家伙眼睛发红的样子——昊天自觉作为长辈,哪怕只是作为她父亲的同僚,也不能做事如此绝情。

    所以昊天按着门票上的时间,按时来了场馆。

    场馆里满是痴迷于这项电子竞技的网瘾少年,一身正装出席的昊天反而成为了最奇怪的那个。

    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已经看了他不下三次,在第四次后,终于鼓起勇气和他搭了话。

    女孩问:“你不是来看比赛的吧?”

    昊天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门票,挑眉:“为什么不是?”

    女孩要不是看在他长得好的份上,大概已经翻白眼了,她说:“一个神经正常的人类,是不可能穿着正装来看比赛的。会这么穿的人……”

    昊天等她说下去。

    女孩面无表情:“来泡妹的吧。”

    昊天:“……”

    昊天觉得这种可怕的猜测要纠正:“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来看晚辈的比赛。”

    女孩:“哦,现在流行的那种,岁数不差几岁,但是辈分差上一两辈的,仔细算了算可能要追溯道曾祖母那辈才能算是三服以内亲属的,这种恋爱关系吗?”

    昊天:“……”

    昊天:“不是,我和他父亲这一辈虽然用兄第相称,但说到底应该只能算是同僚。”事实上,同为盘古造物,昊天甚至要怀疑他们之间到底存不存在哪怕一丝的血缘关系。昊天觉得是不存在的,他总不会和南帝那块石头血脉相连。

    女孩看了他一眼,说:“所以你还真是来泡妹的。”

    昊天:“……”

    昊天第一次感受道了什么叫做“词穷”和“解释不清”。

    昊天:“……随你理解吧。”

    此时正是第一盘结束的休息时间,女孩顺口就问:“你来泡谁的?看你的样子,是泡我女神他们队的教练吗?一代电竞花木兰,她现在的法鸡也是职业水平。”

    昊天根本就不知道女孩说的人是谁,满台上的选手,他除了黎芒根本谁也不认识。

    他选择了沉默以对。

    女孩便将这话当做了承认,好奇道:“你是怎么认识的Lin姐?她虽然退役了,但根本没有空下时间。你看起来也不是圈里人,怎么会认识lin呀?”

    昊天想了想他和黎芒的相识,也许是天道消亡后他身上总是压着的包袱也消失了,如今无责一身轻的昊天竟然也愿意听下身旁少女的问题,认真思考后回答。

    他和黎芒,原本应该是一辈子也遇不上的设定。

    一位是居于天庭的天帝,一位是幽冥鬼帝的独女。

    如果不出意外,以着天庭与幽冥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他们应该一辈子也见不到。

    可这世上偏偏出了意外。在漫长的岁月里,幽冥之主罗浮沉眠后,将北帝兼鬼帝的职责交接给了自己的弟弟。与五帝不同,鬼帝东岳诞生自幽冥,他承接着幽冥的意志,可以算是北帝罗浮的双生子,但与陈寒他们却是没有太大的干系了。

    鬼帝东岳只得了一个女儿,按理说这位幽冥唯一的帝姬该是被娇养着,可她偏偏跑来了人间。

    而按照道理,昊天应该守着日晷直到最后一日来临——可偏偏他去了东海收集先天的东华之气,又因为好奇原本的同僚如今长成了什么样,而颠颠的跑下了界。

    再碰巧的。他来的那一天,黎芒偏偏也来了。

    用几亿分之一来形容都不为过的概率,偏偏撞上了。撞上了也就罢了,陈寒在这几亿分之一的可能里,又挑了最不可能的那种——她把昊天推了出去,去帮鬼帝的女儿解决基地里闹腾的小鬼。

    这种杀鸡用牛刀的行为,昊天原本也只想顺手解决了就跑。可偏偏少羽又追了过来,昊天为了不被押回去对着紫微府枯燥无味的一群老神仙,便只能义正言辞地对自己辅佐官说:“是关天庭与幽冥的外交关系,我得帮这位小帝姬解决了麻烦才行。”

    少羽信了。

    少羽信了,昊天为了拖日子,生生把一指能解决的事情拖上了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里,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都说自作孽不可活。

    在那一个月里,哪怕昊天守规矩点,恪守点所谓“长辈的操守”,也不至于会发生后面那么多的事情。

    缠在了黎芒基地里的鬼是只枉死鬼。掀不起大浪,但却是烦人的很。在他这么和黎芒说后,他原本以为黎芒会气得要直接宰了这只鬼,所以完全没想到,这女孩只是拿下了嘴里含着的棒棒糖,冷静说:“我就说卖家签合同的时候那么痛快呢,这个地段,别墅只卖三万一平,都提醒Lin姐长个心眼了,便宜贪不得。”

    “看,买到凶宅了吧。”

    大概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词句,让昊天觉得有趣。东岳的女儿和东岳的个性一点也不像。

    她既不冷漠,也不傲慢。

    她看似理智其实藏满了女孩子可爱的坏心眼,和自己队友相处的时候,似乎能将人间所有的欢愉的气息都给包圆了。

    昊天便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而黎芒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这么抱着双臂,由着他闹。这样的态度无疑让昊天很放心,越放心之后,便有些肆无忌惮,乃至于热衷于在这小姑娘的底线上试探。

    黎芒的队友老是见到他,忍不住问:“芒啊,那是你叔吗?”

    昊天闻言忍不住眉头就是一皱,他看起来已经能当一个十八岁女孩的叔叔了!?

    好在黎芒说:“不是。”

    昊天等着她说点别的,黎芒说:“我大伯。”

    黎芒的队友哈哈大笑,觉得她在开玩笑,但只有昊天和黎芒清楚,她没开玩笑。

    眼见着比赛的日子一日一□□近,基地的那只枉死鬼还在晃来晃去,大家的电脑和网路仍然隔三差五的出毛病。黎芒实在忍不了,问昊天:“什么时候能解决,再不行我就回幽冥叫人了!”

    昊天一边吃着她的零食,拿着她的账号掉分,一边道:“再等等,枉死鬼的怨气比较难散。”

    黎芒:“……”

    黎芒冷静而理智的拔了他的网线,而后对基地里其他的队友道:“晚上吃小龙虾吗?我请客。”

    大家欢呼的同时,她对昊天道:“没你的份,你给我在这儿把事情解决了。”

    昊天愣了一瞬,说真的,他作为至尊天帝,连陈寒当年还是西王母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和他说过话。虽然东王公对他也不是很客气,但明面上该给的尊重都是给的。乍然被这么对待,昊天竟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枉死鬼给清了。

    当黎芒回来之后,她也没有当真如她所说什么也没有带给昊天。

    她提了一袋麻辣小龙虾配蒜香排骨的外卖,搁在了昊天面前说:“我将葱姜都挑掉了,你放心吃。”

    说完她往上看了一眼,发现枉死鬼不在了,顿时十分高兴,又去冰箱里给他取了可乐,而后方才高高兴兴地和队友们开黑去了。

    昊天坐在基地的厨房里,看着自己面前的夜宵,微微眨了眼。

    他慢慢地看向了黎芒,意识到了那点儿不好。

    事情似乎有点脱轨。

    他还没有踩到这孩子的底线,这孩子已经先在他的底线上来回走了无数遭——而他毫无所觉。

    昊天吃着小龙虾喝着可乐对自己说:昊天,你这样可不行。那是小你十几万岁的小姑娘。

    做人、尤其是做神仙,一定要有礼义廉耻——这还是你制定下去的规矩!

    昊天觉得要保持距离了,可现在离他和少羽说的日子还有些距离。他也不想回天庭去,陈寒那儿有东华镇着,他也去不了——作为一个宅神仙,昊天懒得挪窝,心里想着要保持距离,可还是以着黎芒家属的身份在他们基地住了下来。

    黎芒独自一人生活惯了,没有训练的时候,她会下厨给大家做一顿。忙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空,那就由昊天负责。

    ——负责替他们每天叫夜宵。

    有一日这群小孩子去打线下赛说是不回来吃宵夜了,昊天颇为无聊的给自己一人叫了外卖,一边吃一边追新番。等他听见了动静,这群孩子回来的时候——气氛很不对。

    所有人看起来都很低落,除了黎芒。

    黎芒冷静而理智的鼓舞着每一个人,告诉他们今日比赛中的失误还有亮点。她就像这个队伍最坚不可摧的核心,在所有忍不住产生动摇后,像根定海神针,稳住了所有人的心。

    她说:“我们第一次遇到欧美的打法,不适应也很正常。输就输了,比赛总是有输有赢。尽力了,打爽了就行。如果没打爽,就下一次打回来。”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有种奇异的魔力。

    那群孩子就是在她的声音下渐渐洗去了被失败而笼上的阴影,又变回了昊天熟悉的那副模样,吵着说要回去复盘,等世界杯的时候报仇。

    昊天就这么看着,那群孩子吵完闹完也就去休息了。他在客厅等着。

    果然,在所有人都睡下后。

    黎芒一个人走了下来,她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将自己整个人的脑袋都要埋进冰冻里。

    昊天看见了,有些无奈地将固执地、就是要将头埋进冷冻的黎芒扯离冰箱。

    昊天温声道:“你冻不死自己的。你父亲在零下几百度的世界里都能活。”

    黎芒说:“我知道,我冷静一下。”

    昊天:“……你冷静的方式就是找冰箱。”

    黎芒冷静地说:“不,通常我是找冰柜。”

    昊天察觉到不对,他开了灯。

    黎芒冷静地盘腿坐在离冰箱不远处的地方,抿唇抿的极紧,但眼眶发着红……看起来,好像就要哭了。

    昊天:“……”

    昊天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默默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可乐给黎芒敷脸。

    黎芒冰着自己的眼睛,不让自己哭,而后说:“妈得一群猪队友。”

    昊天:“……?”你刚才不是在夸他们吗?

    黎芒:“日,我打的是又是什么垃圾,你的手在键盘上XJB按也不会出现我今天的人体描边。”

    昊天:“???”

    昊天说:“……你父亲,应该没教过你说脏话吧?”

    黎芒悠悠的看向昊天,说:“我还能骂更难听的,我已经顾忌着你了。”

    昊天:“……”

    昊天扑哧笑了声,伸手直接揽过了黎芒的肩,拍着她僵直的背说:“骂人我就不听了,我还是很喜欢看小姑娘哭的。”

    黎芒说:“我父亲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变态。他和我说你当年喜欢女娲的真的假的?”

    昊天:“……”

    黎芒:“看来是真的,女娲和伏羲结的还是天地间第一场婚,当天地间第一个小三你要不要脸啊!”

    昊天:“不是,这种造谣你也信吗!?我还说你爸和西王母有一腿你信吗!”

    “不信。”黎芒趴在昊天的背上开始抽抽搭搭的哭,“西王母死的时候我爸刚出生没多久,时间上对不了。”

    昊天:“……”

    昊天简直要给黎芒跪下,这小姑娘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

    可现在黎芒在哭,抓着他的袖子,呜呜咽咽的哭。昊天说他喜欢看小姑娘哭,可他还没有看见黎芒哭,光是听着,便已经心里难受的不行。

    昊天是个喜欢让自己舒服的神仙,所以他说:“我回去把时间转一转,让你重新和今天的队伍打怎么样啊?”

    黎芒冷漠道:“除了你们这些老神仙不受日晷影响,普通人的记忆都会一起被剥回去,打一万遍也是输。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

    昊天:“……”

    昊天:“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黎芒揪着他,闭着眼抿着嘴角小小的撒娇:“给我抱一下。”

    昊天被她抱着,期初不以为意,但当黎芒止住了眼泪,放开了他,瞧了他一眼后——昊天看着对方的眼神,意识到事情真的糟了。

    他好像一不留神,真的将界限踩得太过,造成了些糟糕的后果的。

    黎芒看着他,说:“昊天,这是你的称号,你的名字是什么呀。你看,我叫黎芒,而你没有名字,我要叫你救命的时候很难办啊。”

    她瞧着她,眼角还带着哭后的娇嫩与委屈,可眼睛里闪着的,确实猎人对心仪的猎物才会放出的光。

    昊天瞧着黎芒,喉结滚动了一瞬,他想,事情真的糟糕了。

    他说:“枉死鬼解决了,你也不用叫我救命。真到了要救命的时候,记得叫你父亲,这样比较快。”

    黎芒不以为意,她说:“哦。”可眼睛还是盯着他的。

    昊天开始不自在,他把黎芒哄去睡觉后,破天荒的主动去找了少羽。

    他说:“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回来坐镇天庭,也替你减轻些负担。”

    少羽听得差点感动的当场落泪,他满心以为是昊天终于良心发现了,却不知道,昊天就是因为昧了良心,所以他跑了。

    赛场的少女久久得不到回应,忍不住说:“该不是你单相思吧?看了比赛喜欢上的?”

    昊天立刻说:“没有!是她先——”

    昊天觉得自己这句她先说不出口,毕竟到底谁先真的很难说。不过……

    昊天道:“我不认识Lin,我是为了LEO来的。”

    女孩闻言,单场翻脸:“谁,你说为谁?你为我女神?”

    “我和你讲我女神有对象的,看你人模狗样的不要当第三者行不行!”

    昊天:“……她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我不知道?”

    女孩指着黎鸿的对手:“看见那金发小哥哥了吗?圈内大家公认的好吗,场上对手场下朋友,再发展发展就是情侣了。你这个年纪就不要掺和人家的事情了,做些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比如泡杯枸杞茶养养生什么的。”

    昊天瞠目结舌:“什么,我这个年纪怎么了?还有什么叫做再发展发展就是情侣?”

    女孩原本还要说什么,第二场比赛开始了。她也就继续聚精会神的看向屏幕,懒得理会昊天。

    昊天自己心里清楚,要论先后,是他先,他先了后以为黎芒冷心冷情的样子不会为自己所动,所以才肆无忌惮。可当他不小心做过了,得到了回应,他又怕得立刻溜了。

    他现在这样,算是活该吧?

    接下来的比赛,昊天一会儿看看黎芒,一会儿又忍不住去看女孩说的金发少年。他看了几遍,都看不出自己哪里不如那个乳臭未干的小鬼。

    昊天这么想着,却仍然觉得有些坐立难安。

    好不容易,熬到了比赛结束,昊天按照黎芒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后台。

    后台里,黎芒正和那位金发少年交流着比赛心得,见昊天来了,方才顿了一瞬,又和对方说了什么,才来见了昊天。

    黎芒说:“谢谢你来看我的比赛。”

    昊天“唔”了声。

    黎芒说完了,转头就要走。

    昊天神色有些纠结,他问:“你就没有别的想说吗?”

    黎芒想了想,说:“没有啦。”

    昊天:“……”

    昊天义正言辞道:“我听赵明说了,这次对付虺,你也出了一份力,天庭是个论功行赏的地方,所以……你就算想要一张南天门乃至汤谷的通行证也是可以的。”

    黎芒:“哦。不想要。”

    昊天:“……”

    昊天见黎芒要走,抓住了她。

    黎芒回过头,瞧着昊天似笑非笑。过了会儿,这个披着鹿皮的小狼藏着自己的牙齿,眼睛闪着光问他:“昊天,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昊天:“?”

    黎芒说:“先撩者贱。”

    昊天:“……”

    金发的少年见昊天抓着黎芒,脸色有点不好看,他叫了黎芒一声,似乎想来帮忙。黎芒回了他,而后问昊天道:“如果你一定要给我奖励,我也不是没有想要的。”

    昊天:“要什么?”

    黎芒露出了虎牙,她笑弯了眼:“抱抱给不给呀?”

    昊天:“……”

    昊天的脸上浮出了红晕。

    黎芒颇为无趣:“不给就算。”

    她说着便要回队伍去,昊天看着她,一咬牙一跺脚。

    底线都来来回回踩这么多回了,有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规矩是他定的,还不兴他改吗!

    昊天抓住了黎芒,在小姑娘有点惊讶的表情下,将她抱进了怀里。

    小姑娘身上还带着点薄荷糖的香气,她先是惊讶了片刻,而后笑弯了眼,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评价道:“和我想象中差不多。至尊天帝的腰还是很不错的嘛。”

    昊天:“……”你爸究竟都教了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想了想,昊天还是笑了一声。

    天道都没了,他早晚有一天也会消失的。但在消失之前,他想他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多到让眼前的小姑娘厌烦的时间,去陪着她。

    只是不能去幽冥。

    昊天先前发现两人间的关系开始变化,先想要逃跑的原因除了辈分与他过不了心中的坎外——最重要的,还是在幽冥。如果让罗浮或者东岳知道他对着他们这群人里唯一的子辈下了手,不要说天庭和幽冥的外交了。

    ……大概要打第二次天地大战了吧。

    昊天苦中作乐的想。

    就在这时,黎芒攀着他的肩膀,“呀”了一声。

    她说:“爸妈,你们来啦。”

    昊天的肩膀一僵。

    他没有回头。

    鬼帝东岳的声音几乎可以淬成冰,他就站在昊天的背后,对他一字一顿道:“昊天,你在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