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穿书] 218.明夏反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晋江喵崽要吃草《凤凰男》

    坐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哆嗦了半个多小时, 言裕下车的时候发现言四海居然已经等在了岔路口那搭的棚子小卖部那儿。

    显然是已经等了不短时间了,言裕还没下车的时候言四海就看见他了,忙从棚子里走出来,将言裕手上的书跟行李接了过去, 还递了支冰棍给言裕。

    两毛钱那种,外面是朴实的白纸红字包装,还印着熊猫。

    两毛钱买这么个东西, 对言四海来说可以算得上奢侈。

    “不买东西也不好意思在那小卖部坐太久, 你赶紧拿着吃, 解解暑。”

    言四海带了背篓来, 正好将言裕的书以及书包都给装背篓里,言裕没让, 好说歹说让言四海把书包留给了他自己背,凉席枕头被单水桶这些却被言四海板着脸提在了手里。

    言裕本来是想去给言四海也买一根冰棍的, 可用着对方给的钱去买, 言四海得心疼死, 到底还是算了。

    在家待考这两天,方菜花简直恨不得把鸡鸭猪的嘴巴都给堵上不让它们叫唤一声, 就怕吵到言裕学习, 言裕出房间走动一下都要被方菜花紧张兮兮的问这问那的。

    “裕娃子, 看书看累?”

    “裕娃子, 是肚子饿了还是口渴了?”

    “裕娃子, 复习得怎么样啊?”

    “裕娃子......”

    得了, 言裕直接转身回房继续看书。

    方菜花跟言四海也不懂那些什么会不会问错了话给言裕带来压力, 好在言裕也不是真的十几岁少年,心理承受能力好歹也是久经考场锻炼出来的,对待高考也能保持个平静的心态。

    可惜原主没个什么别的书可以看看,言裕翻来翻去,只能拿教科书资料书作为消磨时间的读物。

    高考前提前一天去学校,发准考证适应考场之类的。

    等于说原本放假三天其实只能在家呆两天,因为高考是在江泽市里面去,所以全部参加高考的同学都要提前一天去学校教室集合,然后由班主任带着坐上客车去江泽市里找宾馆住下。

    其实这样的高考对于乡镇高考生是很不利的,一个是宾馆环境一般比较嘈杂,当然也有不嘈杂的宾馆,可那种学生就一般担负不起。

    陌生的环境也会造成十几岁的小年轻们太过紧张,晚上休息不好。

    另一个就是学校,跟宾馆差不多的道理,都是陌生环境,有的人适应能力不够的,到了全新的环境整个人都是懵的,等到考试了也全程飘乎乎的不知道答了些什么。

    早上方菜花又紧张兮兮的一大早就起来给言裕又是煮鸡蛋又是煎面饼的,还将昨晚特意留的一碗排骨滑肉给热了泡饭让言裕吃。

    一大早就起来待会儿要去山上拔草理红薯藤的言容真心实意的帮言裕整理行李,换洗的衣服带两套,昨晚就帮言裕刷洗干净的白胶鞋得检查一下有没有沾上脏东西,毕竟这是要进城呢。

    还有要用的笔,拿出来划拉几下看看墨水出来得顺不顺畅。

    言容就像自己要高考了一样,紧张的来回帮着检查了好几遍。

    言华倒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饭桌前,瞪着眼一直盯着言裕。

    言华发现自己这个大哥最近心比较软,只要她露出这样眼巴巴的模样,对方就会分点吃的给她。

    言裕被这样的视线盯着自然吃不下东西,抬眼示意言华去拿一只碗,然后分了一大半滑肉泡饭给对方。

    鸡蛋也分了一个,饼子不用言裕说,言华就偷偷藏了两个在衣服兜里,也不说拿个什么东西裹一裹,饼子弄脏了衣服,衣服又弄脏了饼。

    言裕看得抽了抽嘴角,垂眼假装没看见。

    “大哥,再给我两个鸡蛋呗,反正你肯定都吃腻了。”

    言华说话酸溜溜的带着刺。

    方菜花给言裕煮了五个鸡蛋,言裕只吃了一个,剩下三个放在言裕手边的瓷碗里。

    饼子言华还敢趁着方菜花不注意偷拿,可鸡蛋言华不敢。

    言华年纪小,可在这方面精得很,鸡蛋有蛋壳,待会儿方菜花喂完家畜回来收碗,若是发现言裕身前堆蛋壳的地方蛋壳数量不对劲,言华肯定就要被收拾。

    毕竟这个家里,只有言华会搞这些小动作。

    言裕这次没动,垂眸吃着碗里的饭。

    言华恶狠狠的瞪着言裕,心里骂骂咧咧,大哥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就会吃独食,简直就是资本主义走狗,专门剥削他们这些劳动人民。

    言华心里不爽,一点汤饭吃得呼呼的响,不过已经过来两个来月,言裕已经可以做到忽视的状态,只自己慢条斯理的安静进食。

    言华吃完饭,眼见着捞不着东西,只能气闷的背着书包就跑了。

    现在时间还早,去了学校说不定教室也还没开门,不过再早言华也不乐意呆在家里,不然随时有被方菜花抓去干活的危险。

    言华还在上小学三年级,八岁才开始上的一年级,七岁半的时候上过半年幼儿园。没办法,现在的小学,不上幼儿园的学校不让你进。

    言华到了小学直接往学校后面小房子里住的贾老师那儿跑,贾老师四十多岁还光棍一条,人却很好,不仅给大家讲故事,还时常给大家好吃的。

    不过贾老师好像总是偏爱俞梅,好几次都被她发现单独从贾老师房间里出来,之后书包里就总会多出很多好吃的零食。

    言华愤愤的捏了捏拳头,暗恨都是爸妈的错,老是把好吃的给大哥,新衣服也不给她买一件,害得她不能打扮得跟俞梅一样漂亮。

    想着想着,感觉鼻子痒,言华抬手使劲的抹了一把鼻涕。

    “裕娃子,到了城里好好考,别分心。”

    方菜花喂了猪,把手上沾着的潲水在身前的围腰上一抹,而后进房间摸索着抠了三十块钱出来。

    这是方菜花两口子早就准备上的,虽然还在努力的凑孩子大学学费,可方菜花也不愿意在这时候惦记省钱。

    对这个儿子,方菜花可是大方得很,对别人甚至自己跟言四海,方菜花就恨不得一分钱抠成两分钱的花。

    住旅馆每个人已经提前交了五块钱,来回车费四块钱,这三十块钱够言裕在城里放开了胃的吃喝。

    言裕抿唇接过,没说什么用不了这么多之类的话,如果他不带上,方菜花跟言四海在家里能日夜不停的担心个好几天。

    放假前班主任约好的是上午十一点在学校门口集合,农村人在农忙的时节起得早,一般五点多六点就起来了。

    现在言裕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也才六点,不过言裕还是起身带上东西准备走了,因为方菜花跟言四海显然比较紧张,一会儿担心路上出什么状况耽误了时间,一会儿又担心同学老师提前到齐了就不等人了。

    方菜花忙里忙外的念叨,言四海虽然不说话,可夹着叶子烟蹲坐在门槛上使劲的吧嗒也显然有些焦躁。

    有时候你很难理解一些人心里那份莫名的焦躁担忧,觉得那就是荒谬好笑的杞人忧天,可若是做出某些行为可以缓解他们的焦躁担忧,而这些行为对你来说又可有可无没什么损害,不如抱着体谅的心情去做一下就好。

    对你来说只是有点麻烦,对别人来说却可能是狠狠松了口气,不用被焦躁忧虑所困扰。

    方菜花换了衣服用凉水将头发抹得光溜溜的,这才脸上带着紧张的跟着言裕一块儿往镇上赶。

    言裕本来是不想让方菜花送的,毕竟这也是大白天了,随身带的东西除了两套换洗衣服也就几本书一个作业本外加一个文具盒,轻得很。

    若是方菜花送,哪怕只是送到岔路口,来回走一遭山路就要花四个多小时接近五个小时。

    可还是那句话,方菜花跟言四海都不放心,就怕山路上没个什么人家,言裕一个人出个什么意外错过了高考。

    言裕也就只要随她去了,这刚出门就这么紧张担心了,言裕觉得自己高考结束回来,说不定方菜花跟言四海都会瘦一圈也说不定。

    方菜花一路上如何叮嘱言裕暂且不提,王大山一大早因为知道附近这片有要去参加高考的学生娃子,特意开着拖拉机跑了好几趟,言裕上车的时候已经是王大山跑的第三趟了。

    “大家伙也别太紧张,平常心,好好发挥就行了。”

    “去了城里也别贪新鲜热闹,稳住了考完了试再去逛也不迟......”

    王大山一路笑哈哈的给车上的几个载着的学生娃做心理安抚,到镇上大家下车的时候还坚决不要大家的车费钱。

    “王叔我跟你们父母那辈儿也是没遇上你们这样的好时候,要不然也不至于在这里开拖拉机,以后你们考上大学有出息了,记得回来修个马路建个桥啥的回报相亲父老就成!”

    王大山说完,调转车头又回去了,他还要再去跑一趟,看看还有没有要来镇上的学生娃,若是遇上了他就直接把人往车上拉,说好了不收车费,免得有那家庭困难的学生娃心里虚,不敢上车。

    拆开信,言裕先拿出来的是一张五十元整的绿头票,方菜花顿时就瞪着眼惊喜的将这张钱摸了又摸,她高兴的不是这个钱本身,而是高兴她儿子第一笔挣到的钱居然有这么多。

    这一百斤才下的新稻谷晒得干干没石头没空壳的也才卖五十五块钱呢,她儿子现在可是考笔杆子也能挣钱的文化人了!

    言裕脸上也止不住的笑,能看见家人开心,他心里也高兴,展开信一看,里面的回信是手写的,估计复印统一回复信件也是几年后才开始流行的。

    看完信,言裕知道自己投过去的两篇稿子对方选中了两千多字的那篇,价格给的是二十元每千字。

    言裕起身回房间准备回信,附带上这段时间闲暇时候写下的另外两篇稿子。

    言裕主写的乡村风情散文,刚好很符合天空月刊最近开的一个版块,每本月刊都会登载两到三篇这样的文。

    言裕两篇文,月刊挑中了一篇,宁愿许有为许编辑还在信里鼓励了一下他,希望他能坚持下去,并且承诺言裕如果再投稿被录用三到四篇,并且保证质量文笔的话,他会作为言裕的编辑向他约稿。

    言裕关注的重点不是这里,而是对方所说的专属主题板块。

    拘束在一个小圈子里,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关注这个小圈子的人一进来就会看见你并且眼熟你,慢慢的可以积攒起一点人气,可坏处就是走出这个圈子,你就什么也不是,甚至别人对你的定位也将锁死。

    不过言语并不觉得靠散文能够吃饭养家,言语曾经选中这两个月刊投稿,是因为这两本月刊所属部门,还有其他故事性的月刊。

    说到底,靠文字挣钱,除了出版就是网络小说,言裕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还是暂时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一次言裕还附带了一首现代小诗,言裕不是悲春伤秋的人,可擅长咬文爵字,赋予文字美感。

    曾经的言裕好歹也被不少不认识他本人性子的人背地里偷偷喊过才子。

    咳,虽然这些人在见识过他本人以后就纷纷失望不已。

    板着脸一本正经不会傻笑不会调笑更不会浪笑的言裕一点也不符合他们想象中多情风流又浪漫的才子形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