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任务 180.现实世界(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几乎在关门声一响起,白芷就直接睁开了通红的眼,睁开的一瞬,一直凝结在纤长睫毛上的泪珠便随着她睁眼的这个举动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无声地砸进柔软的被褥当中。

    被子下的身体是细腻而赤/裸着的,人走茶凉的凄清使得之前的那一场欢好就跟一场笑话一样。

    白芷木然地抬手擦去坠在下巴上的泪珠,突然表情一狠,“东西已经到了我手中,就别想再夺回去,我的好姐姐!容启也好,白氏也好,该是我的就是我的!”

    她缓缓说完,随即直接就从床上跃了下来,穿好衣裳,化了个精致的妆便直奔白氏而去。

    就算容启不在她也不要让白薇逍遥自在地过日子,呵。

    白芷同样站在白氏大楼的楼底,快意地想道。

    透过百叶窗的间隙,白薇低头看了一眼那自信满满的白芷,轻笑了一声,小老鼠出洞了呢。

    这么想完,松开了下压百叶窗的手指,又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一瞬间,便立刻投入进了工作当中。

    直到电话响起,人事部经理的声音在那头为难地响起。

    “白经理想要回来就随她吧,只不过之前的财务部我想她是进不了,正好后勤部还缺个经理,她要真这么雄心壮志就让她去那里吧!跟她说,去不去由她,没的商量!”

    说完,白薇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

    再之后,她勾起嘴角,一手拿笔,一手在电脑上敲击着,没一会一份完整的计划书便在她的手中显现了出来。

    另一头的白芷是如何的气急了还保持风度地红了眼眶,又是如何的打电话向容启哭诉告状她被白薇欺负了,这都是她管不着的事情,她现在很忙,忙到甚至都没有时间理会白芷的事情。

    所以对于她的一些小动作也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没有什么时候煽风点火也能将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从位置上拱下来过。

    白薇的名声很差,她从来都知道,她从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更没想过想要一瞬间扭转她在众人眼中的形象,所以白芷很大一种程度上都算是做了无用功。

    公司会议的时候,白芷坐在会议桌最角落的位置,看着白薇站在众人眼神的交汇处,落落大方而又有条有理地介绍着新产品的企划,和将来要跟其他公司的种种合作方向等等。

    白芷虽然面上还带着笑容,但心里却早已经恨得发疼,她和白薇之间好像永远都相隔着这样一段距离,越不过也缩短不了,一如小时她被父母如珠如宝地抱在怀中,宠着爱着的时候,她正在街道这一头的小巷子里被一群大孩子们围着打,两人交错的一对眼,叫白芷瞬间就记住了这个如雪一般的小公主,嫉妒、怨恨从那个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容启在国外调查的怎么样,留在国内的三人都不知道,倒是白芷对白薇的嫉恨一日胜过一日。

    一日她去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转头就看到了白薇的限量款就停在自己车的隔壁,心潮涌动之下,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就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钥匙串围着白薇的车,假装不在意地走了一圈。

    然后看着那划下的深深的一道刻痕,她竟然觉得自己的心中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快意来,白薇的什么东西她都想要,都想抢,真的抢不过来,那就干脆毁了,这便是白芷的想法。

    这辆国内仅有一辆的限量版,依照现在她和白薇势同水火的性子,抢是抢不过来了,叫对方送就更不可能了,那么便毁了吧,看这样白薇还怎么开出去,白芷克制不住地扬了扬嘴角。

    却没想三日之后,竟然有警/察找到了公司来了,说有些事情需要她协助调查一下。

    白芷杀人了!

    这是远在国外的容启收到的信息,而距离他收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白芷的故意杀人罪差不多已经定性了,并且闹得非常大,死的那位是白薇没多久才招进来的一名女助理,自小就在山坳坳里长大,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考试名牌大学,这才刚毕业来到了白薇的公司里头,竟然就出事了,车子的刹车竟然在关键时刻失灵了,连人带车直接冲进了山下,死相极为凄惨。

    现在那女助理的父母,乡亲基本都在白氏大楼的楼下穿着孝服哭诉,不管怎么劝说,不管怎么劝阻都不愿意离开,一定要杀人偿命。

    而这需要偿命的不是别人,正是白芷。

    只因为白薇的车子根本就是她动的手脚,不管从监控还是车内所搜查到的很多证据都直接指向白芷,不仅如此,此时白芷是原先白父私生女的隐秘事,还有白家两姐妹和容启不可不说的故事都在这一瞬间被人挖了出来,整个网络上闹得是沸沸扬扬。

    基本上长了脑子的人都能猜到这白芷从一开始想要害的便是她的姐姐,而不是什么女助理。所谓的女助理也不过是给白薇挡了一场无妄之灾罢了。

    但就是这样,那女人也是有意图有准备地杀人,这是在犯罪!长得那么漂亮,平日行事那样温柔的女人竟然这么一个恶毒心肠,一暴露出来,不仅网上闹了起来,就连白氏的人都完全不敢相信,甚至有些人还隐隐有些后怕,连杀人都能干,还有什么是那女人不敢干的。

    在加上他们一碰头,一分析,才发现这白芷不止一次地在所有人面前都有意无意地传播这白薇的□□,甚至隐隐透露出对方对她的打压与欺负,来赢得别人的同情。

    而且说话技巧之高超,他们要不是联系起这回的事来,一时半会还想不通,怎么会有心计这么深沉的女人,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那些聊天记录被人发到了网上,网友们一分析,哎,是这么个意思,我去,这狠毒的女人,骂,肯定要骂,此时不骂更待何时!

    一时之间就连白芷这个名字都散发着一股臭不可闻的气息,反倒是白薇被她衬托得坚强勇敢,独立自主起来,也是有意思的很。

    等容启从过来回来的时候,白薇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什么都晚了,一环环计划严密地他甚至都插不进去手。

    “你早就算计好了是不是?”几乎在回来的当天,容启就找到了正在工作中的白薇,寒声问道。

    “从让江莫引起我的注意,将我调开,再一步步引得白芷嫉妒痛苦以至于方寸大乱,最后重重一击,甚至连各路后手,网上的水军,带节奏的人,闻风而来的记者,你都通通安排好了是吗?”

    容启看着白薇低垂着的头,一字一顿地问道。

    等他问完了,白薇才缓缓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的眼睛。

    一瞬间,容启竟有种心头突然起了把燎原之火的感觉,只要对方看着自己,就有越烧越旺的架势,灼痛而热烈,但他却怎么都不愿对方挪开视线。

    可惜白薇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心声,怕是听见了也不会多在意,轻笑了一声,“呵,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是吗?不管多早之前犯下的过错,总要偿还,总要付出些东西的不是吗?再说,你不是也找到你要的东西了吗?怎么?我和江莫骗你了?”

    白薇的脸上竟露出一个极为纯真的表情来,一如初见。

    这样熟悉的表情竟叫容启整个人直接神思恍惚了下,一句话便脱口而出。

    “我们还有可能吗?”

    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出口,但问出来之后却觉得心中蓦地一松,就像是搬走了一块压在心口的巨石,舒坦极了。

    他收敛起自己的恍惚,低头紧紧看着白薇的双眼。

    却见她竟然直接就愣了下,随后弯起嘴角竟然就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越笑越夸张,笑到后来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她抽了一章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眼角的眼泪,那一阵狂笑才终于渐渐平缓下来。

    然后就见她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直接就走到了容启的面前,站定。

    稍微凑近了些,以一种极为诱惑的语气问道,“容启,你喜欢我吗?”

    那模样就跟引诱人往最深处的深渊里堕落的恶魔没有两样,容启看着她的双眼,动了动嘴唇,甚至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对方立刻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恶心可怖的东西往后退了一大步,捂住了嘴唇。

    “别回答,看了你两眼,我怕突然觉得胃里翻涌的有些厉害,恶心啊,恶心死我了!”

    她眼中冰寒而冷漠,可眼角却是微微扬起就像是在笑一样。

    容启的脸色一下就白了下来,看着她缓缓放下了手。

    “这只是个开始,别以为你说那些恶心话我就会放过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保安!”她直接就伸手按下了电话键。

    “不用了……”

    容启往后退了一步,转身正准备推开门,“我自己走……”

    却不想刚推开,江莫就已经站在了外头,见到容启还对他笑了笑,对方却只是狼狈地一偏头,“关于父亲的事情我去调查过了,也知道了,我很……抱歉……”

    抱歉两个字声音极低,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让他快要窒息的地方。

    直到快要到楼梯口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一转头,竟然直接就看见白薇笑着抱住了江莫的腰,正伏在他的胸前,笑嘻嘻地好像在和他说些什么似的。

    已经,不是我的了……

    容启上了电梯这样静静地想到。

    另一头的白芷却一直在警局里大吼大叫着是白薇害他,要坐牢甚至要死的时候了,她也顾不得什么见鬼的风度与温柔了,辱骂白薇的言语之粗俗简直是那些看守的人们生平之罕见,而且她骂的还多是那些市井里的粗话俗话,辱及人祖宗十八代的那种。

    叫原先还有些相信他的人们之间路转黑,天天在微博上抱怨这女人的难伺候。

    可再多的辱骂也都是没有用的,群情激奋,证据确凿之下,法院的判决书很快就下来了,无期徒刑。

    几乎判决一下来,网络上一片欢腾,大快人心啊这是!

    而白薇这直接将剩下的钱给人家打了过去,真的害死人这种事情她还真做不出来,这回她找得算是国内最顶尖的骗子集团,帮她做了场戏,只为让白芷去服她早几年就该服的刑罚去。

    但死人是假,尸体却是真的,身份证明更是真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以假乱真的证明了,这白薇管不着,她就只要付钱就好。

    这一日,明白事情差不多已经尘埃落定的白薇正站在他们公司的大楼下,等待着江莫取车归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见容启正站在街道对面,一看见她就朝她缓缓走来,好像想要和她说些什么似的。

    白薇冷眼看着他的步伐,突然他眼神一变,朝她猛地一挥手,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白薇却发现已经晚了,那辆疯狂朝自己撞来的那辆车,外加车上那女人满是恨意的双眼,直接叫她心中一个咯噔。

    然后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白薇!”

    这是江莫的声音。

    白薇迷迷糊糊之间一下就听出来了。

    头好疼啊……疼得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然后她就看着江莫赶忙从车上跳了下来,惊魂未定地将倒在了地上的白薇报进怀中,白薇这才赶紧自己稍微舒服了点。

    随后两人一同望向了那一地的鲜血和倒在那血迹中央的……容启……

    看着他正朝着他们两人伸着手,整个人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可还没等两人快速走到他的身边,他的手便已然垂了下来。

    “容启!”

    “弟弟!弟弟……”

    所以,到死白薇都始终不知道容启过马路时到底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车上的女人也浑身是血地摇摇晃晃地走了下来,就是倒在了白薇的脚边还挣扎着伸手打了她一下。

    “我的小芷……”

    这么喊了一声,竟然也跟着没有声响。

    这女人不正是从始至终都沉默如金的白芷的母亲还能是谁?

    “妈,我不管,你找人做了白薇,你找人给我杀了她啊!不杀了她下次你就别来见我了!我没有你这样窝囊的妈妈!小时候我受欺负你不管,说要我知足,长大后我被白薇骑到了头上你也不管我,说人各有命!现在我都坐牢了,你说你会等我,呵呵呵,你到底有什么用啊!啊?我有你这样的母亲,到底有什么用!滚,你给我滚哪!”

    想起自己和母亲说过的最后一段话,得知了她的死讯的白芷在监牢里发出了此生最为绝望哀恸的哭声。

    “妈!啊!啊!”

    十五年后。

    “出去了好好改造知道吗?”

    “嗯。”

    “你家人今天没有来接你的吗?”

    “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哦,真可怜,行了行了,走吧,以后别进来了知道吗?”

    “嗯。”

    花白着头发的女人走在路上,看着外头物是人非一幕幕景色,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略微有些酸涩。

    她缓缓地走着,大口大口地呼吸名为自由的呼吸,本来姣好的面容却被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疤痕给毁了。

    至于这疤痕的来源她已不愿再想起。

    走着走着她竟然走到了自己小时住的那条街来,小时候的一切建筑此时都已经不见了,反而建成了一条两行种满了梧桐树的步行街。

    她坐在梧桐树下的长椅上,突然就听见了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

    “嘉嘉和彤彤又没来过这里?带他过来玩玩怎么了?好了,好了,老婆别小气了好吗?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下次我不自作主张了可以吗?一定和你商量好了,他们是我们两个的孩子我知道了,而且还都是你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生下来的,我都知道,下次一定和你商量好吗?”

    “这还差不多!”

    说着女人就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印上了一吻。

    两人相识一笑,在他们的正前方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已经撒开了欢了,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小短腿的小姑娘正边跑边哭兮兮地喊着。

    “哥哥等等我,等等我……呜呜呜……”

    “你来追我啊,快来追我啊,追到就等你,哈哈哈……”

    花白头发的女人看见这一幕,直接就用头巾将自己的脸裹好,然后低下了头,做出一副熟睡的架势来。

    等白薇挽着江莫的胳膊从她的身边走过没多远之后,突然又转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

    “哦,没什么,可能是我认错了吧……”

    这一回眸,恰如小时。

    穿着破旧衣裳的一男一女牵着手站在巷子口的一户人家外头偷看电视,被逮到了,就牵着手偷笑着往外逃去。

    抱着洋娃娃的精致少女坐在车内,托着下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似是有些不懂他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与此同时,乡下的黑小子龇着雪白的两排牙,正用力地扬起自己的鱼竿,上头正挂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青鱼,一听村里的小伙伴说又有孩子来村里了。

    他赶忙将青鱼从鱼钩上抓下来,放进一旁的铁桶里,将湿漉漉的双手在裤子上一抹,就跟着一起跑了过去,一下就看见了那洋娃娃的小姑娘,一转头就对着他笑了起来。

    呀,新来的小妹妹真好看!

    我……我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