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宸少,别过来 第五百二十一章:老鼠爱上猫(7)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周之后,王书头上缠着绷带坐在酒吧,俊脸绷得紧紧的。

    二毛等人不敢多问,可是看见王书的伤势一天比一天重,现在都伤到头上了,还是不由地胆战心惊。

    王书猛地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从怀里抽出一叠照片甩在桌上,阴沉着脸说:“把这个男的和他新找的相好给老子撵出江城。”

    二毛战战兢兢地接过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长得挺斯文,戴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像个老师或者医生。

    不知道这倒霉鬼怎么招惹上老大了,反正这小子以后没法在江城混了。

    将照片交给身边小弟,让他们做利落点,二毛又笑着让领班带来新招的公主一人两个坐在身边。

    王书左右坐着两个最好的,虽然都是生手,但却不怯场。

    这里的公主个个都仰慕王书,别说给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当相好,哪怕倒贴陪他睡一觉也乐意。

    所以,根本不用示意,便一个个千娇百媚地贴上来。

    王书跟个木偶般任凭两个公主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直到一个公主忍不住扯开他的领带,不安分地将手伸进去,王书才猛地低吼道:“滚开!”

    众人都被王书的反应吓了一跳,二毛见王书不像开玩笑,战战兢兢道:“老大,是不是这两个妞不合你的……”

    “都滚开,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碰我。”

    说完,王书腾地一下站起身,领带都顾不上系拔腿就走。

    二毛不放心,老大这走火入魔的架势,一看就是又找孟甜甜拼命去了。

    赶紧给市局报信,又交代手下的弟兄跟着王书,二毛这才战战兢兢给慕景宸打电话。

    王书出了酒吧把直奔郊区派出所,他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只有一个念头,他要看见那张一本正经的娃娃脸,就像忘忘说的,要对人家负责任。

    来到郊区派出所,无视看门老头的喊叫,王书直接把车开进院子。

    跳下车,衣冠不整地直接往里冲。

    虽然是晚上,但派出所里还是有不少人。

    最近王书又来得勤,这里的警察基本上都认识他。

    熟络点儿的直接过来跟王书打招呼,非常热情地“王队王队”喊着。

    还有几个大胆的,干脆喊王书“王哥”。

    王书一概不理,衣领跟咸菜似的,脸上还带着口红印,见人就问:“孟甜甜呢?”

    看这架势,王书是来拼命的,所长接到通知赶紧给市局局长打电话请示。

    电话刚拿起来,这边王书已经闯了进来。

    没办法,所长只好挂断电话,干巴巴地笑道:“王队啊,那个……那个孟甜甜最近工作表现不突出,我派她当巡警了,现在她正在街上巡逻呢。您看……”

    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出去巡逻?

    王书的眼皮一跳。

    招呼都来不及打,王书扭头就走。

    这个活阎王总算走了,所长重重松了口气。

    还没坐下,又想起来什么,赶紧吩咐手下:“快通知孟甜甜,就说省局刑警队队长王书又来找茬了,让她躲远点。”

    王书开着车在街上乱转,没有,到处都没有小丫头片子的影子,他有点急了。

    这一带最近被他转得熟透了,闭着眼睛他都不会摸错方向,孟甜甜能跑到哪儿去?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面容憔悴的孟甜甜终于出现在视线里。

    跳下车,王书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

    市局这边,局长紧张地握着电话:“怎么样了?王队找到孟甜甜了吗?”

    “找到了。”

    “那情况怎么样?”

    “动手了。”

    “啊?”局长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就不明白了,王书这么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为什么就偏偏和手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孟甜甜杠上了,还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你们千万不要让王队吃亏,他是上面看中的人,尤其是省局的王组长,非常看好王书。”

    “王队吃不了亏。”

    “那孟甜甜呢?”局长总算想到了自己的兵。

    “孟甜甜也没吃亏,看来也不会吃亏……”说着说着,电话那边的声音就低了下去。

    总算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了,局长愣了半天,才咂着嘴笑着说:“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们就撤吧,改天让王队和王组长都请客。”

    ……

    二毛这边也紧张地握着电话。

    事情闹得太大,连市局都出动警力了,自然也惊动了星辰皓月总裁慕景宸。

    眼见无法收场,宸少气得亲自出马,现在就站在二毛身边逼着他打电话,二毛只能暗求菩萨保佑。

    电话一接通,二毛张嘴便问:“情况怎么样?”

    手下心急火燎地说:“王老大已经找到孟甜甜了,两人动手了。”

    “动手了?”二毛的头发快要炸起来了,怒吼道:“老大吃亏了没?”

    “吃亏了。”手下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孟甜甜下手真狠,每一招都下了死手,专往王老大要命的地方打,王老大也不还手,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二毛急得直跳脚,“那你们还愣着干吗?还不操了家伙上去帮忙?王老大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们都不用活着回来了。”

    “可是,可是警察……”

    “警察?”二毛怒道:“王队和老子都是警察,再屁叨叨,老子连你一起砍。”

    手下终于说:“可是警察都撤了。”

    二毛大吼:“奶奶的,警察都撤了你们还眼睁睁地看着老大挨打,平时白养活你们了,都活腻歪了是吧?”

    手下突然神秘兮兮地说:“王老大不还手,直愣愣地挨打,像是被打傻了一样。”

    “王老大哪次跟那傻妞交手的时候还过手啊?他要是还手,一百个孟甜甜也不够他打的。”

    二毛额上的青筋都在跳,看着身边脸黑得跟包公似的慕景宸,对着电话狂吼:“你们赶紧先上去保护王老大,我们随后……”

    手下突然笑着打断二毛的话:“不用来了,我们也可以撤了。”

    二毛一呆。

    手下继续说:“王老大正抱着孟甜甜亲嘴呢,俩人哭得跟泪人似的。”

    二毛傻笑地站在原地,半响才道:“果然玩死猫的老鼠才叫好老鼠!”

    ……

    除夕将至,郊区的大街上没有几个人,但街头还是有个小巧玲珑的女警察对着冻僵的手不断哈气,正在认真巡逻。

    在她身后有个小跟班,低眉下气地哀求道:“你要怎样才愿意把它吃了?甜甜,我熬了整整一下午,这是我最近才跟夏夏新学的,真的很好吃。”

    “不吃!”孟甜甜冷着脸:“你赶紧走开,不要妨碍我工作。”

    小跟班眼珠一转,嘿嘿笑着走上前把冻僵的孟甜甜搂进怀里,解开大衣扣子将她紧紧裹住。

    孟甜甜想要张嘴怒骂,小跟班却笑道:“老婆,别闹了,你就让我亲一下嘛!”

    说着话,小跟班已经俯首吻住那两片诱人的红唇。

    孟甜甜挣扎了几下就不动弹了,直到小跟班松开她,她才仰起头板着脸说:“我说王书,你严肃点儿行不行?谁是你老婆?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以后上班时间不要来烦我。”

    话虽如此,孟甜甜眼眸中却满是喜悦。

    王书赶紧举起双手:“好好,谁要来烦我老婆,王书哥哥一准弄死他。”

    “那你到底去不去我师父那里报到?我师父天天在省局等你呢!”

    “去去,当然去!不过有个条件,让王组长把你调回去,咱们两口子得天天在一起才行。否则,八抬大轿来抬我,老子也不当警察。”

    “你!王书……唔!”

    不由分说堵住孟甜甜的嘴,王书抱起她就往车里塞。

    孟甜甜含含糊糊地问道:“王书,你要带我去哪里?”

    王书坏笑:“我知道上班时间不能翘岗,但你又不让我泡妞,哥哥都憋坏了。快过年了,甜甜,先给王书哥哥点压岁钱讨个喜头好不好?要不然,你王书哥哥都要废了。”

    很快,汽车升起了自动伸缩窗帘,连挡风玻璃都被蒙得严严实实。

    车里先是不断传来怒骂声,最后在车灯“唔啦唔啦”的响声,和车身的不停抖动中,怒骂声变成了美妙的吟唱……

    听完二毛的汇报,慕景宸一头黑线。

    林可馨从身后环住他的腰,笑得都快抽了:“真是一物降一物,没想到,王书也有今天?”

    “你还笑!”没好气地把林可馨拎过来,低下头吻住她,慕景宸轻叹:“我手下好端端的一副总裁,就因为一个小丫头,直接跑去当警察,是不是脑子犯抽?”

    “什么叫脑子犯抽?”扭着头抵挡慕景宸的骚扰,林可馨笑道:“人家王书这叫妇唱夫随,你懂不懂?”

    “那我怎么办?你就忍心看着我天天苦巴苦熬地上班?”

    “那怎么办?谁让你是总裁的?”

    “嗤……”坏笑一声,慕景宸一把将林可馨打横抱起:“可可,我忘了告诉你,我把总裁的位置让给文轩了。以后,我跟清远一样,只是董事,躲在幕后分分红,享清福就行了。我也妇唱夫随。”

    “嗯……啊?”林可馨惊呆:“我师兄那个人不适合经商。”

    “谁适合经商啊?有何伯伯和少廷、琳达他们辅佐,文轩一个大活人还能被逼死?再说,王书又不是不回来了,那小子答应每个月一半的时间还是来公司上班,有他保护文轩,你担心什么?你应该担心担心你老公我,再忙下去,我都不行了。”

    “喂喂,阿宸,你干什么去?”

    “造人啊!”

    “造什么人?”

    “夏夏都怀孕快两个月了,咱们是不是也得赶快?难道我们还要比他们慢?”

    “可是,我们都已经有两个奶包了。”

    “两个算什么?二十个我慕景宸也养得起!”

    ……

    看着办公桌上山一样的文件,文轩一阵苦笑。

    他当时真的是脑子抽风,才会被慕景宸忽悠,同意当这个苦逼的总裁。

    也是,慕景宸太了解他了,把他的软肋捏得死死的。就那么一句,“可可以前得过重度抑郁症,你要是觉得她整天操劳过度,又没有我在身边陪着特别放心,那随便你”,文轩就心甘情愿地妥协了。

    可馨啊!

    那就是他文轩的命,是他这一生的劫。

    他有什么办法拒绝呢?

    就算累死他文轩又怎么样?

    好歹可馨现在有一个安定的家,有爱她的丈夫,有可爱的孩子,他们一家四口,随时都能团聚。

    想到这里,文轩又笑了。

    然而,笑容还没有完全在脸上绽放,总裁内线就响了。

    “喂?”

    文轩刚接起来,琳达的声音就大呼小叫传来:“文总,快快,那个妖精又来了。”

    文轩愣了一下,腾地站起来。

    然后,像被火烧了屁股,他大步冲向门口,准备锁门。

    然而,手指还没抓住门把手,房门就“砰”地一下被人推开了。

    文轩猛地往后一闪。

    “咚!”怀里直直撞进来一个人。

    下一秒,俩人嘴对嘴,眼对眼,同时被这一突发情况搞得目瞪口呆。

    文轩的俊脸腾地一下红了。

    想都不想,他伸出手就要把怀里的女人推开。

    然而,女人却突然反应过来,像黏在他身上似的,紧紧抱住他,吻住他嘴唇的小嘴,还拼命往前冲,试图启开他的牙关继续攻城略地。

    唉!原来慕景宸曾经的生活,这么五彩缤纷,这么激……烈。

    文轩,你是不是上辈子欠了慕景宸的?

    才想到这里,女人突然邪魅一笑,凑到文轩耳边道:“文轩,我看上的男人,永远别想跑。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是来找慕景宸的,我要找的人是你文轩。所以,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文轩眼前一黑,呆若木鸡……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