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蜜爱:总统夫人请高调 114 大结局(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夜,安宁过去。

    清晨的时候,宋音序感到有人在床前走来走去,接着是一阵浅淡的声音,“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退了,没事了。”

    问话的男人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走到她跟前,微微俯下身子,伸手,轻抚她的额头。

    宋音序睡得昏昏沉沉的,闻到那股熟悉的清香,知道是他,心下的紧绷散去,变得一派安宁。

    男人撩开她额前的碎发,印上一个吻。

    宋音序真正清醒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她微微睁开眼眸,看见了一张美丽的笑脸,稍稍眯眼,咧嘴,“羽桐,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生病了,过来看看你。”盛羽桐伸手把她拉起来,手心是暖的,“苏慕安死了,这事你知道吧?”

    宋音序点头,“知道,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事情今早上新闻了。”

    “我要是告诉你,我昨晚就是被他抓走的,你信不信?”

    盛羽桐一怔,“你被他抓走了?”

    “嗯。”她轻轻莞尔,“还亲眼见识到他是怎么死的,被炸弹炸的,粉身碎骨。”

    “下场这么悲惨?”

    “嗯,一开始他是打算和我们同归于尽的,我被抓去的时候,他身上就绑了炸弹。”

    盛羽桐愕然,“那最后怎么他自己死的?”

    “不知道,一开始绑着炸弹去扑司习政,可不知道中途怎么的,就来抱我,但是没抱到又把我推开了,自己跳下了窗户,被炸弹炸得粉身碎骨。”

    “……”听完的盛羽桐,心里只剩下一片无语,好半响,才开口道:“他忽然想开放过你,不会是因为,喜欢上你了吧?”

    宋音序抿了下唇,“不知道,他心里那么变态,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盛羽桐点头,“也是,他对你做过的坏事本来就很多,害死你爸爸,又找人***你,最后,还想让你名誉扫地,要不是你命大运气好,现在早就……”盛羽桐不忍在说下去,唏嘘地摇了摇头,“他死了,也是死有应得。”

    “嗯。”

    “你刚起来,还没吃饭吧?饿了不?我们先去楼下吃饭。”

    “好。”宋音序从床上爬起来,身子还有点虚,但不妨碍她走动,她穿着睡衣进了浴室,“羽桐,你在这里等我下,我刷个牙,很快。”

    “好。”盛羽桐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坐在窗前金色的阳光里,安静地阅读着。

    两人坐在饭厅里吃饭,宋音序手边的手机乍然响起,她拿起,看了眼来电名单,接通,贴在耳上,“喂。”

    “睡醒了?”浅浅的嗓音自彼端传来,“人觉得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她浅笑,“羽桐过来看我,我们在吃早餐呢。”

    “她去找你了?”

    “嗯。”

    司习政沉吟,“有跟你说了什么没?”

    “没有。”宋音序抬眸看了眼正在看书的盛羽桐一眼,“她要跟我说什么?”

    司习政摇摇头,音色低沉,“没,既然她来了,你们聊得开心点,晚上我尽量早点回来。”

    “你要去忙了?”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的她,对他有种莫名的依赖,大概是一起经历过多次生死吧,一条人命,说没就忽然没了,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自省的唏嘘感,也有一种想珍惜生命的郑重感,她想,她以后不想动不动就对他生气发脾气了,不想动不动就任性,在活着的有限的时光里,多珍惜身边的人一点点。

    “嗯,得忙了,苏家的案子,已经开查了,最近几天都会很忙。”

    宋音序明白的,苏家一倒,涉及到的事情就会很多,一开查,肯定很多人要跟着遭殃……

    想到这里,宋音序又看了盛羽桐一眼,她安静地翻着书页,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羽桐来找自己,不会是……

    “羽桐。”宋音序挂断电话,出声唤她。

    “嗯?”盛羽桐扭过头来,素净的脸庞上一派宁和。

    宋音序斟酌了一下,“羽桐,苏家的案子开查,你爸爸,是不是也牵连在其中?”

    盛羽桐轻轻颔首,“嗯,爸爸他,早上七点多就被调查局的人给带走了。”

    宋音序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苏家的案子司习政是肯定要查的,可是查了,有牵连的人就肯定要一起连坐的,如果盛羽桐的爸爸牵涉在其中,落马就是必然的,只是这样一来,羽桐会不会恨司习政?

    “你不用担心,我过来找你,不是想请求你帮忙的。”盛羽桐抬头,瞳孔的颜色淡淡的,看得出来,她一点都不伤心,反之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爸爸跟苏家来往密切,这次苏家落马,爸爸基本不可能会幸免。我来找你,只是不想在家里听小妈叨念,想躲个清净。”

    宋音序的唇动了动,“羽桐,如果你爸爸要坐牢,你会不会……怪司习政?”

    盛羽桐摇摇头,“不会,从我妈死那天他没有来开始,他无论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在觉得难过担心。”

    没想到外表光鲜的第一名媛盛羽桐,背后的故事竟然是这样的。

    宋音序忽然想抱抱她,于是就倾过身子,抱住了她,“嗯,以后你还有我。”

    “嗯。”盛羽桐与她相拥,闭上了眼睛,“音序,你知道吗?早上我听说我爸被抓走了,我心里竟然还有一丝丝的开心和雀跃,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不会。”

    “你信不信,我现在心里很感激司习政?”

    “感激?”宋音序微愕,“为什么感激他?”

    “我到盛家来,听话的做他们的傀儡,不过是想对他们报仇,只是我年纪尚小,没有那个能力扳倒他,这次要不是苏家落马,牵连到他,我还不知道要用多少年,才可以完成心愿。”

    “我靠!”宋音序把盛羽桐拉开,眼里都是笑,“我一开始还觉得你可怜,没想到你都是装的啊?”

    “嗯,他倒台了,我就自由了,不用在在萧亦娄面色低眉顺眼,也不需要在讨好他了。”

    “是我把你想得太单纯了,你个羽桐黑。”

    盛羽桐莞尔,“现在不都全告诉你了吗?身负重仇,其实也是很累的好吗?”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我就不用在看到你被萧亦娄凶完又忍着他的样子了,老实说,我真的很想看见你在他面前展露你真正的智商和才华,让他露出一副目瞪狗呆的样子。”

    盛羽桐愉悦大笑,“一定有机会的。”

    *

    晚上十一点多,司习政才得以从一堆事务中抽身出来。

    他回到了司公馆,家里安安静静的,宋音序估计已经睡下了,本来答应她会早点回来的,但苏家的案件实在牵扯太多了,一查起来就是一堆破事,不想被绊住都难。

    他沉步上楼,经过她房间的时候,只在门口站了一会,没进去,而是去自己房间洗了澡。

    沐浴后,他穿着身舒适的家居服,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卧室里出来,走过她房间,他想了想,推门看看,里头的灯还亮着,她还没睡觉呢。

    莫不是在等他?

    司习政唇瓣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宋音序在床上看电视剧。

    司习政走过去,浅灰色的棉质裤管在她跟前微微停下,“音序。”

    宋音序没有回答,看电视看得太入迷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叫她。

    司习政的眉头拧紧了一些,复述,“音序?”

    “宋音序!”

    “啊?”宋音序忽然回过反应来,抬头,眼前是司习政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她咧嘴,笑了笑,“你叫我?怎么了?我刚才在看电视没有听见。”

    “在看什么呢?”说着,身子往她身边一坐,背靠在床头,手臂伸来,霸道一揽,将她抱了个满怀。

    熟悉的清香扑来,宋音序心里甜甜的,一点挣扎都没有,被他抱进怀里,顺势贴上了他心口,只觉得无比的贪恋和安心。

    听着他胸膛里有力的心跳,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眼睛亮亮的,笑得像朵花儿一样,“干嘛?”

    “你昨晚说的话,都是真的么?”

    “什么话?”

    “就是做我女朋友那话?”

    她抬头看了他严肃的脸一眼,仍在笑,“那你希望是假的?”

    “当然不是。”

    “那就是真的咯。”

    司习政忽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宋音序不适应这股安静,看向他,“怎么?被我霸气的回答吓傻了?”

    “才没有。”他紧紧揽住她,那力道,大得差点要勒死她。

    宋音序枕在他胸口上笑,“喂,你抱我抱得轻一点,是要勒死我吗?”

    “告诉你。”他答非所问。

    “嗯?”

    司习政深目看着她,良久,嗓音哑哑的,“既然你答应跟我在一起了,以后就要乖乖的,别再跟别的男人有什么牵涉了,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宋音序一脸愕然,“结婚?我今年才十八岁啊。”

    “嗯。”他看了她一眼,眸光闪烁,“现在是太小了一点,等大学毕业吧。”

    “……”宋音序再一次无语,拧眉,“那时候也很小啊。”

    “那我不管,我反正是最多等到那个时候。”

    宋音序心里甜甜的,忍俊不禁,“那我以后就是司太太了?”

    “当然了。”

    “叫一句来听听。”

    “老婆。”

    “……才不是要你叫这个!”

    “那叫什么?妻子?娘子?还是宝宝?”

    “噗!”宋音序噗嗤一笑,抬头看着他,睫毛长长的,“你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明明那么聪明,老是装傻,我打死你。”

    “喂!”他抓住她伸来的手,目光灼灼,“知不知道,老这样在男人身上摸来摸去,是在撩拨人?”

    “……”宋音序的心咚咚乱跳,与他对视,见他目光中裹着火,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下一秒,颀长的身影翻过来,等宋音序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他抵在床头,他在上,而她,在下。

    暧昧的气息,瞬间弥漫而来。

    对视的微妙中,他伸手关掉了顶灯,黑暗中,他把她压在床头上,吻瞬息覆盖而来。

    “这回,总算没有大姨妈了吧?”

    “……”

    “我不用在挑战冰桶了。”

    “……”

    耳边是他的笑声,紧接着,是他火热的大掌,迫不及待地落在她睡袍的口子上,想去解开。

    宋音序紧张得呼吸都变慢了,双手攥了起来,却没有抗拒,微微抬着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他的头发,与他亲吻。

    两人的呼吸紧紧纠缠在一起,她依着本能,把手伸进他衬衣里,紧紧抱着他的腰身,呼吸紧绷。

    这个动作,惹乱了司习政的呼吸。

    他的眼眸微微变暗,捧住她的头,滚烫的唇瓣,从她的眉心一路燃到锁骨上,动作急切却不粗暴,甚至是温柔的,却又充满了侵略的爆发力。

    感受到他的温柔,宋音序略略放松自己的身子,双手攀在他脖子上,让两人的接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契合,就像被吻到了灵魂那般,血液都是滚烫沸腾的……

    宋音序轻轻喘息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眼眸,勉强抓住一丝理智,止住他,“有……有那个吗?”

    “什么?”

    她微微脸红,“***。”

    “第一次,没有准备。”夜色里,他的声音是极致的沙哑性。感。

    “可是我还是个学生,还在上学,万一……”

    听到这里,他闭了闭眼,面上有紧绷的隐忍,“我现在去买。”

    早知道,就应该吩咐冷平生备用起来的,只怪这些年都没有用过。

    他重重的呼吸烫在耳边,惹得宋音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他便坐了起来,身上衬衣还没褪,伸手将扣子一个个扣回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嗓音低沉,“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

    “现在去?”宋音序坐了起来,眼神中的迷离还没完全褪去。

    “马上就回来。”说着,开始穿鞋。

    这儿可是郊区啊,根本没有超市或便利店的,若为了买那个,跑到市里,一来一回得用掉多少时间啊?

    为了苏家的事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宋音序不舍得他这么劳累。

    伸手拉了拉他的休息,脸颊绯红,“别去了,就这样吧,明天我买盒紧急的毓婷吃好了。”

    她以为这是体贴。

    却让他瞬间阴沉了脸色,看着她,眼神像刀锋一样犀利,“谁准许你吃这玩意了?难道你不知道,这玩意很伤身的么?”

    她不知道他会这么生气,弱弱地说:“知道啊,可是司公馆离市区太远了……”

    “不准你吃那个东西,永远都不,听明白了吗?”

    “偶尔吃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那也不准。”他严肃地看着她,“如若不小心有了,就生下来。”

    “可是我还是个学生。”

    “那也没有关系,你成年了,法律上,你是可以生孩子的。”

    “……”宋音序表面上看着有些无语,但心里是甜的,司习政,真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的,而既然这样,那就不需要什么措施了,万一要是真的怀了,就生呗,反正他们又不是养不起。

    这么想着,便眯起眼眸去看他,一副要勾搭他的样子,烟视媚行地笑了笑,眨眨眼睛,“那就来吧。”

    他还没反应过来,她便顺势钻进他怀里,将他的头颅的拉低,踮起脚尖去吻他。

    纤白的小手,更是放肆地伸到了他衣襟前,把他刚刚扣好的扣子再一次解开,露出了他精壮性。感的胸膛。

    这个宋小妮子,竟然是在主动的勾引他……

    司习政享受般眯着狭长的眼睛,可在她解开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她同样烫热的小手,声音已有些发颤,“别闹,我去去就回了了,很快。”

    “别去了,要是怀了,就生下来好了。”她娇娇的软语传来,瞬间换回了他的吸气声。

    她红着脸,把他衬衣上最后一个扣子解开,大胆地把他推在床褥上,倾身上去……

    司习政绷着呼吸,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翻转,把她压在身下……

    空气中都是他身上冷淡的清香。

    他吻着她的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锁骨,心口,小心翼翼,虔诚无比。

    宋音序抬头与他对视:“司习政,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你说,叫什么名字好?”

    “暂时不知道。”

    “你比较想要男孩呢?还是比较想要女孩?”

    略一沉吟,“都可以。”

    “那我可以去当医生吗?”

    “这是你的新目标?”

    “嗯。”她轻轻抚过他背上每一道伤痕,“才发现,你身上有这么多伤口,这该多疼啊?既然你注定要活得凶险,那么我,想做那个为你治愈伤口的人,你说,好不好?”

    “好……”他艰难地应着,额头上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顿,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我也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视乎微微亮了,宋音序虚弱地问:“你刚才说,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都会支持我,我想说,现在,马上,立刻,就结束……行吗?”

    “不行。”

    “可是我支撑不住了。”

    “不可以。”

    “你怎么能这样?你刚才明明说,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你都会支持我的。”

    他低低一笑,漂亮的额间都是汗,嗓音暗哑,“但这个不行。”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他掷地有声地开口,“这是你惹的,你要负责,每天,都负责。”

    ……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