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来暗恋我 94.番外之三 暗恋 step 5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这位小天使, 跳着看会遗漏萌萌的内容哦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有五分饱了,而且也足够一个十几岁少年的热量了。他得克制一下食量, 收缩一下胃袋。

    “小北,包子和豆汁你怎么都没吃啊?你没事吧?不会是生病了吧?”

    梁茹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冲出来。

    曲昀顿了顿。

    完了完了……梁茹女士的母爱很正常,就是每当儿子食量保持正常的时候, 她会超级不正常。

    “哦……我想早读完了吃包子。早上吃太饱了,早读会想睡觉。”曲昀脑门儿一亮,想了个非常科学合理的借口。

    “原来是这样啊!小北, 我跟你说, 你以前每次都还能吃下三个包子的!不然你到午饭前就会饿的!你看看你, 最近都瘦了!”

    说完,梁茹就用饭盒把三个包子装进去,塞进了曲昀的书包里。

    我的娘, 你一定是我亲娘!儿子就算胖到塞满宇宙, 你都觉得太瘦了!

    曲昀背着书包, 以及蛮有分量的三个包子,吭哧吭哧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唉哟……想当初他扛着二十公斤的补给为了任务跟着队友在边境的雨林里奔袭大半天都健步如飞, 可现在他连自己的重量都撑不住啊!

    他必须要和那个负责“思维深潜”计划的江博士好好聊聊, 至少能让他选择一个靠谱的身体吧?

    当曲昀进入教室,轰隆一声坐下, 早都铃刚响。

    今天是英语, 就看见英语课代表楚凝一脸骄傲的走上讲台, 带着大家读单词。

    曲韵随便望了望, 发现好几个男同学们都特别认真,他想起来了,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似乎很容易喜欢上学习成绩好的女生。更不用说楚凝长得还蛮好看的。

    而楚凝读两三个单词就会抬起头来,那几个男生就会格外认真。但是楚凝的视线每次扫视一圈,最后总会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啊哈……那个人就是凌默。

    只可惜凌默永远都是看着手中的英语课本,从不曾抬头看她一眼。

    唉,姑娘,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像是凌默这种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男孩子他不懂得撩你,不会讨你欢心,不会照顾你,你把你的全世界都交给他,他都不会在乎的。还是像哥哥我这样的男人是最好的,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以你为中心、全力支持你扬着脑袋做只骄傲的小孔雀的最好!

    大概是曲昀的目光太“坦率”,楚凝狠狠瞪了过来。

    “莫小北,第三十二页,第三个单词怎么念?”

    “啊?”

    曲昀赶紧翻课本,刚才才念到二十五页,怎么就到三十二页了?

    同学们的目光都望了过来,楚凝的那几位簇拥者也一副等着他出糗的样子。

    虽然数理化早就无法治疗了,但好歹参加维和那么久,他的英语口语还是很溜的!

    “Violinist.”

    还好从前保护过一个赴海外演奏的乐团,不然这个单词怎么念,他还真的不知道!

    楚凝愣了愣。

    这个单词老师还没有教,她还是听了磁带预习才会的,莫小北明明连音标都没学好,为什么这个单词的发音那么标准,重音也是对的,还带着一点儿洋味儿?

    曲昀下意识看了一眼凌默的方向,他还是那么安静,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却总有一种这个世界不甘心被冷落,追逐着他的错觉。

    “嗯。莫小北,早读的时候看着单词,不是看着我。”

    楚凝的话刚说完,教室里就涌起一阵笑声。

    “我没看你啊……”曲昀说。

    “那你刚才看的哪里?”

    “我在发呆啊。”曲昀回答。

    教室里忽然尴尬地安静了。

    曲昀的视线余光瞥过凌默的方向,那一刻,他的唇角仿佛向上微微地扬起,那样微妙的弧度,就像裂开了一道足以让人潜入的缝隙,曲昀立刻望了过去,却发现凌默恢复了他古井无波的表情,无论曲昀怎么用力,都无法察觉到一丝端倪。

    啊……他果然很讨厌凌默这种小孩,好像一颗铜豌豆,烧不化,炖不烂。

    第一节课正好就是语文课,讲的又是古文,不少男同学都在课上开起了小差。

    而曲昀正非常努力地盯着语文老师,试图将她讲解的东西都记入脑子里,虽然坚持不到五分钟他就昏昏欲睡。

    当语文老师端着课本走到教室的后方,曲昀的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

    他睁开眼睛,低下头来,发现在在自己的脚下有一本书,封面看着很旧,是手绘的江湖人物。曲昀艰难地弯下腰去,捡起来一看,发现这是一本小说,看起来很古旧的版本,名字是什么《江湖迷情录》,作者叫黄龙笑笑生。

    再翻到背面,发现这本书的定价是1.98,当真是一本“老书”了。

    这个年纪的学生,喜欢看武侠小说一点都不稀奇,只是曲昀知道的都是什么金庸、古龙一类的武侠四大家,再不然也是还珠楼主。这个“黄龙笑笑生”他怎么连听都没听过?

    曲昀随手翻开一页,里面印刷的手绘图片让他惊呆了。而那一页的文字描述也让曲昀瞬间面红耳赤,不愧是“迷情”啊,描写之详尽,各种水光淋漓的比喻,让曲昀差点流鼻血。

    这时候后排的男同学用笔戳了戳他:“胖子,书给我!”

    曲昀惊讶地看着对方,那位男同学一脸威胁的样子。

    难道我不还给你,你还能扁我?

    “你毛还没长全,就看这种东西,小心长不高。”曲昀将那本书扔还到对方的桌面上。

    他刚转过身去,语文老师就听见声响,回过头来,走到了曲昀身后的座位边。

    “孟飞,你刚才把什么东西收到抽屉里去了?”

    “没什么……刚才笔记本掉地上了,我就捡起来了。”

    “笔记本拿出来。”语文老师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

    同学们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孟飞不得已从抽屉里还当真拿出了一本英语笔记本,递给了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看了一眼,冷冷地说:“以后上课,不许那么多小动作,不要以为我看不到。”

    说完,她就端着课本继续念古文给大家催眠了。

    而孟飞则狠狠地踢了曲昀的椅子一下,低声说:“等下课了看不收拾你这个死胖子。”

    曲昀摸了摸鼻尖,心想:你来咯!看你够不够力气把我从三楼扔下去咯!

    下了语文课,曲昀正要走出去打点热水喝,谁知道孟飞站了起来,直接挡在了过道上。

    而身后的几个同学,李远航、陈桥他们几个都围了上来,曲昀这下明白了,这几个人应该是这个“黄龙笑笑生”的粉丝团了。

    “死胖子,你说清楚你是不是故意的?”

    教室里的学生们看这气氛不对,这个小团体在他们班也一直比较霸道,而曲昀现在的身份小胖子莫小北在班上也不属于人缘好的类型,大家都纷纷走出去了。

    “喂,你们要叫我胖子没关系,我本来就胖。但是你们叫我死胖子,是不是太恶毒了?我还活着呢!而且我故意不故意的,我能料到你们上课传小黄书扔到我的脚底下?”曲昀回答。

    孟飞身后的陈桥冷哼了一声:“你没看,你能知道那是小黄书?说白了,你就是个心里面想的不要不要的,脸上有又要假正经的猥!琐变态!”

    曲昀愣了愣,诶!真厉害啊!

    这个年代的中学生骂人竟然也能骂得这么一套一套的!

    接着,这个小团体就哄笑了起来。

    “死胖子,其实你很想要吧?所以才会霸着那本书不还给我们!”孟飞满眼的鄙视。

    他们都想要看曲昀面红耳赤被堵到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谁知道曲昀摸了摸下巴,笑了笑说:“你们说我是个猥!琐变态,我也没办法自证清白,但是被人强加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在头上,能让心里不憋屈的方法,那就只能是干脆做了得了!”

    “哈?”

    孟飞还没反应过来,曲昀就忽然猛地从他的抽屉里将那本“武侠小说”拿了出来。

    “你干什么!”

    孟飞伸手就要去抢,曲昀立刻向后撤退。

    “做个猥!琐的胖子呀!”

    曲昀一边倒退,一边得意地笑。

    几个小毛孩子还想跟他斗!

    “抓住他!”

    “他肯定是要带着书去找老师!”

    傻瓜,这么怀旧的本子,我肯定留着自己“学习”啊,怎么会交给老师呢?

    “揍死他!”

    当孟飞的第一拳砸在曲昀的胸口上,他忽然意识到,他现在是小胖子莫小北,不够灵敏啊!

    惹不起,他就跑!

    曲昀立刻转身,还没跨出一步,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明明肉很厚,但那种骨骼一颤的感觉还是让曲昀抬起头来,对上的是一双明澈却深不见底的眼睛。

    还有曲昀鼻间,嗅到的是肥皂的淡香,以及被太阳晒过的味道。

    曲昀万分肯定地说。

    “我没有!我根本没拿你的钱!”李远航又要上前去揍曲昀,被体育老师赶紧拉开。

    “李远航,你口袋里到底有没有莫小北的钱?”

    李远航愣住了,立刻用手去捂自己的口袋。

    当时他和曲昀在那里打架的时候,曲昀摔在地上,正好掉了二十块钱出来。李远航心想这家伙竟敢揍他,就让他找不着钱,于是趁着曲昀侧身爬起来没注意的时候,就把这二十块塞进口袋里了。

    “李远航,你口袋里的是莫小北的钱吗?”体育老师觉得他刚才还一脸委屈,现在忽然变了脸色,起疑了。

    “没……没什么……”李远航的心跳如同打鼓,“我口袋里的……是我自己的钱……”

    曲昀在心里哼了哼,这个李远航啊,不是干坏事儿的料,却总要到处捅是非。

    “我的钱上面有我的名字……丁老师说的,要我们在交的钱上面用铅笔写下自己的名字。”曲昀一脸委屈地说。

    体育老师开口道:“那好办,把钱拿出来看看,有没有莫小北的名字。”

    黄老师看着李远航,李远航却一动不动。

    “李远航,没有人要拿走你的钱,但同样的,你也不能拿别人的钱。还是你要我打电话,叫你爸妈过来?”

    李远航的眼睛立刻红了,他觉得自己又被冤枉了。他再蠢,也明白这就是死胖子计划好的,钱搞不好也是他故意掉出来的,故意引他去捡的!

    “我没有抢他的钱!是它自己掉出来的……”

    李远航将钱拿出来,递给黄老师。

    黄老师打开一看,上面大剌剌写着“莫小北”三个字。

    “如果真的是莫小北掉出来的,你既然捡了,刚才老师问你,你为什么不说呢?”黄老师只觉得头很疼。

    李远航张了张嘴,在老师谴责的目光中百口莫辩。

    这时候,曲昀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黄老师才意识到两个孩子可能没有吃饭。

    “你们两个,都去给我写检讨。检讨要家长签字!还有这二十块钱,莫小北你拿回去吧。”

    “谢谢老师。”

    而曲昀一走出教室门,就看见凌默冷着脸,站在那里。

    “诶?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到食堂帮我买盖饭的吗?”

    凌默本来是买好了盖饭,坐在小食堂里等着曲昀。

    可是等了快二十分钟,曲昀都没来。他本来以为曲昀是不是上大号没带纸,想去洗手间看看,但刚起身就听见同学议论,说他和李远航打架,被拽进年级办公室了。他这时候才明白,上大号什么多半是骗人的。曲昀搞不好早就想好要和李远航来这么一出了。

    “盖你的头。”凌默的目光带着狠劲儿,与他对视的曲昀连哼都哼不出来了。

    经过他身后的李远航却恨的牙痒痒,张了张嘴:“莫小北!你等……”

    曲昀却在他叫嚣之前先吼了出来。

    “李远航,你要我等什么?你欺负同学,觉得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是你的,觉得别人也该像你妈一样捧着你?不好意思,我没这个义务。你要是觉得自己委屈,觉得自己占理儿,那就把你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不然,怎么抹,都是一股屎味儿。我的钱掉了,我有叫你捡吗?我有叫你捡了不还吗?我有把钱塞进你口袋强迫你要吗?我莫小北从来明来明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下一次,我会让你一黑到底!”

    曲昀仰着下巴,那气势拽得不得了。

    李远航打了个寒颤,向后退了半步。

    他害怕的不是眼前的莫小北,而是莫小北身后揣着口袋看着自己的凌默。

    他的目光很冷,带着锐利的刃,刺进李远航的眼睛里。

    凌默一步一步走过来,李远航下意识后退,这里还有同学,还有老师,他不信凌默能……

    凌默蓦地扣住了李远航的手腕,反手拧了过去。

    “啊——”李远航叫嚷了起来。

    “我好像上一次对你说过,再搞事就碾碎你的手指头吧?”凌默的声音压得很低,同学们看过来却没人上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凌默动手。

    “不是……不是我搞事……”

    凌默看着李远航受伤的鼻子和空了的门牙,唇角扯起一抹细若游丝的笑,松开了他。

    “滚吧。”

    李远航立刻捂着胳膊跑了。

    “爽了?”凌默看向曲昀,挑了挑眉梢。

    “没爽,老子悬崖勒马。”曲昀一转头,对上凌默的双眼,刚才高昂的气势瞬间萎靡了。

    “你很行啊,叫我去买盖饭,假装要上洗手间,弄半天是和李远航决战紫禁之巅啊!”

    凌默的手指在曲昀的肚皮上用力一戳,曲昀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这小子给了学校外面的混混钱,叫他们扔小爷的书包,小爷没让他们得逞……”

    “什么?李远航找了混混来对付你?”凌默侧过脸,眯着眼睛看着曲昀。

    “是啊……这不忍无可忍了,我才找他的吗?”

    “那你还悬崖勒马个鬼啊?”

    凌默的手指又伸过来,在曲昀的肚子上更加用力地戳了一下。

    曲昀捂着肚子向后退了一大步。

    “疼啊!”

    “你下次还敢瞒着我去跟别人斗?”凌默冷着声问。

    “你不也总这样吗?凭什么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曲昀抬了抬下巴。

    “你还来劲儿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就是……”曲昀低下头来,想了半天,才开口说,“哪怕你心里边山呼海啸了,你也一脸平静,不让人知道你难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乎你的人,不管你说不说,需要不需要,都会为你担心难过,也想给你出气。”

    凌默伸出胳膊,将他抱住了。

    曲昀傻在那里,半天才说:“我……我出了好多汗呢……”

    “闭嘴。我正山呼海啸呢。”

    凌默的声音那么近,那么清晰,曲昀的眼睛也莫名跟着酸了起来。

    这时候,学校广播站正在放广播。

    平常这时候曲昀想要趴在桌上睡觉,所以总觉得广播站里声情并茂到夸张的播音员很恶心,但今天放的英文歌却很动人。

    很深,很远。

    “这首歌叫什么啊?真好听!”曲昀曾经驻外执行维和任务的时候,也听过。

    “Yesterday once more.”凌默回答。

    他的声音和那女歌手充满磁性而让人莫名跟着怀旧的歌声融合为一体,曲昀竟然觉得异常动人。

    “啥意思?昨天再来一次?”曲昀按照字面来翻译。

    “昨日重现。”

    “哦哦!这歌让人很容易怀旧啊!这不是让我以后一听着这歌就想起你吗?”

    “想起我有什么问题吗?”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好想的?我应该想着那什么班花儿,校花儿之类的!”

    凌默的眉头蹙了起来,一把将曲昀推开:“我看你就是个笑话。”

    下了课,曲昀又照例来到了学校外面的小卖部,等着看《灌篮高手》了。

    “你爸爸这几天都在家吃饭,你还敢在外面闲逛?”凌默凉凉地问。

    “只有我一个人,叫闲晃。有你可就不一样了嘛!”曲昀露出讨好的表情来。

    “买点儿葵花籽。”凌默拉过小马扎,在曲昀身边坐下。

    “好嘞。我给你磕!”

    两人就这么并排坐着,直到动画片结束。

    真正让曲昀烦恼的还是那篇检讨,回到家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曲昀立刻有了小九九。

    当梁茹把饭给他端上来的时候,曲昀却说;“妈——你以后别给我添那么多饭了,你看凌默都没吃那么多。”

    “这是怎么了?不是你说不吃饱晚上睡不着吗?”

    “吃太胖……会被同学嘲笑……”

    梁茹果然接着问:“这是怎么了?谁嘲笑你了?”

    “李远航……他叫我死胖子……我没忍住,就和他打了一架,班主任让写检讨。”

    “这个李远航!也太过分了!”梁茹一听儿子受了委屈,心里难过了。

    莫青却说:“同学给你起不好听的外号,你就打架。你这叫以暴制暴!”

    “我只知道伟大领袖□□说过,枪杆子下面出政权!”说完,曲昀继续低着头趴饭。

    梁茹用胳膊顶了莫青一下:“好了……儿子的心受伤了,你别伤疤上撒盐。”

    莫青叹了口气:“那你不吃饭也不是办法,应该加强锻炼。这样才能瘦得健康。”

    梁茹也跟着点头。

    凌默侧着脸,勾着笑,曲昀那点小心思,他看得很明白。

    “小默啊,顾律师正从帝都赶过来,他说他很有把握帮我们拿下你的监护权。以后就算房子收回来,你一个人也别回去了,我和你梁阿姨看不见你不安心。小北的房间是挤了一点,我打算把我的书房整理出来,你就有自己的房间了……”

    曲昀一听,他难得有了和凌默升华革命友谊的机会,怎么能就这样分开呢。

    “我房间不是挺好的吗?凌默的书和衣服都放下了!”

    “哟,你乐意,还没问人家凌默愿不愿意跟你住!”梁茹瞥了曲昀一眼。

    曲昀眼巴巴地看着凌默。

    曲昀哼了哼,背着书包走出了校门。

    学校外面有一排小商店,有卖小零食的,卖文具的,还有卖书的。

    曲昀来到卖小零食的门口,正门那里放着一台老式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灌篮高手》,正好就是樱木花道灌篮的时候,那瞬间,围在那里看的学生都小小的欢呼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