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屠心 146|番外·米郎不豪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晋江防盗提醒:订阅率需满40%才能看到正文。

    李昭看了一眼被染上鲜血的利剑,皱紧眉, “哐”的一声将宝剑扔到地上。

    “你是什么人?”李珉发问。

    崔灏拍了拍他的后背。

    王子尚一边拧着衣摆的水, 一边眯起了眼睛, 突然道:“他身上还穿着叶府小厮的衣服。”

    “身形似乎跟我们看到的那个鬼也很像。”郑如琢补充道。

    李行仪抢上前, 欲把那人从崔灏怀中揪出来, 崔灏却揽着那人退后了几步, 与所有人对峙。

    对峙了不过片刻,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笑出声。

    ”崔澹“啪啪啪拍了三下掌,脸上笑着,眼睛却在冒火,道:“好啊,崔灏,你可真是让我看了一出好戏啊。”

    崔灏有些焦虑道:“阿澹。”

    “闭嘴!”

    “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吧?”崔澹指着崔灏怀里的那人, “他的身份可不一般啊。”

    “怎么了?你现在知道羞耻了?害怕了?那你还背着家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崔澹冷笑一声, “崔泫, 你难道不敢站出来吗?”

    听到这个名字, 眼前的众人才恍然大悟。

    清河崔氏的家主崔桐,即便他出身高贵, 他的妹妹是当今皇后, 他的夫人出身太原王氏, 他那个好色的毛病从他活着到他死了都为人诟病。清河崔氏的祖训是教导子弟勿奢淫,讲究人淡如菊,所以崔家人多穿素色布衣, 不着绫罗,不染多色。可崔桐的存在就像是在活生生打他们祖宗的脸,他穿着素衣,满府的奴婢、歌伎、舞伎但凡是女的,就没有没被他奸污过的。

    他有三子。一个妾为他生了大儿子崔灏,其后他又强占了别人府上的一个舞伎,那人见他喜欢自然将自家的舞伎双手奉上,但是,舞伎只能是舞伎,甚至连妾都不如。不久,舞伎生下一子,其子名为崔泫,这便是崔家的小儿子,虽然是小儿子但因为出身卑贱,又没有崔灏的才华和能耐,久而久之,便被崔桐不喜,王氏女虽然没有故意折磨,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府中诸人自然也当崔泫是个可有可无的摆件儿。

    可眼下,这个可有可无的摆件儿不知道如何从崔府跑了出来,居然藏身进了叶府中,而且,崔府至今都没有发现这回事。

    李珉拧着眉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子尚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弄不好会牵连到叶府和叶青微,便立刻道:“问这么多做什么,把他赶出去就好了,阿行,你说是不是?”

    李行仪接了王子尚的眼色,立刻道:“没错,费这些力气做什么。”

    李行仪行动更快,已然伸手朝崔泫抓去。

    崔灏立刻伸手阻拦,就在这时与他胸口差不多高的小郎君轻声道:“兄长,算了,这都是我的错。”

    崔泫推开崔灏的怀抱,转过身子,因为他刚刚在水里呆了好久脸上涂得药汁伪装早已经化掉,露出一张柔和的面容,他明眸长睫,面色苍白,身形消瘦,体态风流,一副男生女相楚楚可怜的模样,从他的面容便可以推出他的母亲——那位舞伎是多么让人怜惜。

    崔澹咬着牙吼道:“你装什么柔媚模样,真令人作呕。”

    崔泫垂眸,低声道:“是我想要来听课,才央求兄长带我进来的,我求了好久才磨的兄长同意,都是我的过错。”

    王子尚立刻道:“的确都是你一个人的过错,什么也不必多说,你快滚吧。”

    “滚?”崔澹冷笑,“那可真便宜了他,他的好兄长可也有一份呢,我早就说了,妓妾之子能会是什么好东西!偷鸡摸狗,败坏门风!”

    崔灏和崔泫的脸色同时苍白,李珉的神色也更加晦涩,他望着自己的手,狠狠地捏住。

    “这是你们崔家的事,非要在这里说吗?”李行仪不满道。

    崔灏上前一步,低声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我会……”

    “你可别装什么老好人了!”崔澹双手抱肩,傲慢道:“你不过是想要利用他来对付我而已。”

    崔灏苦笑。

    “我告诉你们,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如我一根小指头,我是什么身份!你们两个又是什么身份!”崔澹上前两步正欲动手。

    只听一声冰冷的“够了”,一粒珍珠突射而来,径直砸在了崔澹的脚下,若是他多迈了一步,很有可能就被打到了,然而,那粒珍珠撞到地面后一个反弹,又气势冲冲地冲向崔澹的面门。

    崔澹一愣,一时来不及反应,只觉手腕被狠狠地攥住,一股力道顺势拉来,崔澹感觉到一阵风从他脸侧刮过,而他刚好避开了珍珠反弹的攻击。

    崔澹扭头去看救了他的人,干巴巴道:“我、我又没让你救,算、算我欠你一次,以后有什么需要的找我便是了。”

    叶青微温柔一笑,依旧握着他的手腕,轻轻摇了摇,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崔澹的视线滑过众人,恍然大悟,整个人也从激动愤怒的情绪中消退出来。

    “好险啊,刚刚那颗珍珠差点让崔郎你破相。”叶青微手指探出,刚要触及他的脸颊,却又迅速收了回来。

    崔澹好不失望。

    李昭遥遥望向崔澹,神情依旧冷淡,白衣胜雪,仿佛与众人隔离开。

    “你们也快去换衣服,别着凉了,”叶青微通过几个动作抢夺到了话语权,“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大概老师也快要到了吧。”

    一听叶明鉴威名,李行仪和王子尚的腿肚子就条件反射抽起筋儿。

    王子尚一看崔澹对叶青微的亲近态度,虽然有些酸溜溜的,但也知道崔澹大概不会将麻烦扯到叶青微的身上。

    王子尚拧着自己湿乎乎的衣角道:“溜了溜了,还等在这里干嘛,难道还想抄书不成?”

    “不,我想……喂,你松手!”李行仪挣扎着,却被王子尚拖着往外走。

    李行仪的武力要高于王子尚,他刚想要认真些,王子尚突然贴着他耳朵道:“你想要阿软生气吗?”

    李行仪立刻放弃抵抗,被他拖走了。

    见有人离开,行事有分寸的郑如琢自然也不会多呆。

    李珉的目光依次滑过几人,歉意道:“今晚真是打扰阿软姐了。”

    崔灏低声道:“抱歉。”

    崔澹扬了扬下巴,不满道:“你是该道歉,都是你野心太大惹出来的麻烦。”

    叶青微摇了摇头,神情柔软。

    该说今晚的局面是她一手造成的才是,哪里需要他们向她道歉呢?

    崔泫只是在脸上抹了一些东西,她如何会认不出他?未来,他可是她宠爱的小奸臣啊,无论何时都乖巧地跟在她身后,城墙上那时,自然他也在。

    “皇叔?一同走?”李珉询问。

    李昭一脚踩上自己丢在地上的剑,转身离开。

    叶青微拾起了宝剑,递给一旁的阿菱,吩咐她清理干净,又让她拿来布巾。

    叶青微捏着布巾罩上了崔泫的脑袋,轻轻揉搓,崔泫懵懵地抬起头,像是一只刚被生下来的小鹿,腿脚还在发软,踉踉跄跄着抬头看她。

    “嘘——先别说话。”叶青微上下扫视了一圈他的身材,笑道:“正好我有一件新衣适合你,你去换一下。”

    崔泫瑟缩了一下,叶青微却一脸坦然地隔着布巾捧住了他的脸,笑盈盈道:“我怎么能让小郎君你在我面前受苦呢?”

    “要打要罚也要先穿好衣服是不是?”她两眼一弯,笑容甜腻。

    崔泫刚张开嘴,叶青微便以不容他反驳的魄力将他推到自己的屋里,吩咐阿菱将她新做的男装找出来。

    剩下崔灏与崔澹两人各站在回廊一侧对视着,两人之间像是隔着一道天堑。

    “师兄,要不然你也换一身衣服?”

    崔灏摇头道:“我在这里等着老师。”

    崔澹嗤笑一声,嘲道:“装模作样。”

    叶青微无奈,崔家这三位郎君的矛盾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化解了,他们三人就像是狗、猫、鼠,只有待在一处便是鸡飞狗跳。

    再说了,为何要化解他们三人的矛盾?出身不同、经历不同造成了迥异的性格,她没有功夫去和他们玩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过家家的游戏,他们能让她关注只是因为有人适合成为她争权路上的棋子。崔澹越是傲慢,崔灏和崔泫两人便越是受气,三人便越是有矛盾,她正好可以从中渔翁得利。

    叶青微侧身,将自己的神情藏在阴影中,笑容软媚温柔,却像是淬了毒的剑锋。

    上辈子她急于更改法律,是因为她想要奖励自己依仗的大臣,这些人不是出身寒门,就是世家大户的庶子,她只有靠着他们。而那些真正身份尊贵的世家子弟根本不愿坐下来与她磋商,更别提要奉她为主了。不能为她所用,不如推倒重来。她亲手撕下了她与世家间这层虚假的温和,世家才会拥立那个小皇帝,疯狂地反扑。

    上辈子的确是她太急了,那这辈子就陪你们慢慢玩,诸位郎君……或者该说未来的世家家主?

    叶青微扶着朱柱,无声地笑了起来。

    月下绮夜,妖帝横行。

    李珪低垂着头,低声道:“我们只是玩笑而已,稍稍有些过分了。”

    李爽点头道:“你的身份到底不同,不应该与他们一处胡闹。”

    “儿臣晓得了。”

    李爽携着太子朝学堂内走去,一群人跪在地上,唯有他们两人并肩而行,这便是权势的威严与特权。

    叶青微微微抬眼,心中艳羡。

    直到陛下带着李珪路过众人,替太子立下威严,才冷淡道:“你们都起来吧。”

    “适才没有见到雍王,但是地上却留有雍王的衣袍,看样子朕这位皇弟又是犯了病?”

    李珪怕自己话语有失,牵扯到叶青微,便没有开口,好在他在李爽面前一向少言,李爽也并未觉察到什么。

    “你的老师呢?”

    “老师让我们休息片刻,便离开了。”

    “让你们休息,你们便在这里打架?”李爽轻笑一声,“你身份尊贵,又是朕唯一的爱子,若是出了差错,这让朕如何跟你母后交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