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守舍 最终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沈秋,你愿意嫁给我吗?”张少倾半蹲在地上,举起了戒指。

    他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江面,对岸是张灯结彩的婚礼现场,我的眼泪慢慢凝住,低首看着一脸认真的张少倾时,内心无比的复杂。

    我往前伸了伸手,自己的右手上,那枚陆历怀送给我的钻戒是那么的醒目。

    张少倾看到我手上戴着钻戒的时候,伸手想要替我摘下来。

    我手不由自主的就是一缩。

    他的手便愣在了那里,头也慢慢的低了下去。

    “给我点时间好吗?”我轻声说。

    他听后,抬起头,阳光穿过树荫间的缝隙,洒在他那阳光的笑脸上:“好,我不急,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还有我。”

    ……

    在公园里慢慢的转着,平复着内心。

    走到大门口,张少倾见我脸上有些疲惫,便给我买了个小孩子玩的气球,执意让我再溜达溜达。

    “快回家吧。”我拽了拽气球说:“回家给陆远玩。”

    “你真没事儿?”他问。

    “嗯,没事。很多东西都要结束了,但是,我不能继续这么低落下去,我要鼓足勇气的开始新生活。”

    “铃铃铃”张少倾的手机忽然响了。

    走到一边接了电话之后,笑着走回来说:“看来真的要走了。”

    “谁的电话?”

    “我爸的,他头痛的病又犯了,让我去给他拿药。”

    “在淮南拿药吗?”

    “对,我一个同学在淮南医院脑科,我父亲当年在淮南执政的时候,一直从那里拿药。后来去了京城,他不习惯京城医院里的那种药,同样一个药,硬是说不对,我觉得他肯定是心理因素。”

    “陆爷爷也那样的,药都喜欢定点儿,我陪你去吧。”

    ……

    他路上已经给那个同学打了电话。

    跟他一起去了脑科之后,才发现是个女同学,还挺漂亮。

    “前段时间你去云南了吗?”那个女同学问。

    “对啊!是不是看了我朋友圈的照片?”张少倾笑着说,转头看了看她那空荡荡的桌子问:“张曼真,我药呢?”

    “还没送过来呢,等一会就是了,这么急做什么?”她说着去里面那件办公室拿板凳了。

    “沈秋,你先坐。”张少倾让我坐下后,笑着走到她办公桌前,轻轻的看着她桌子上的东西。

    “嗯?”他冷不丁的支了一声。

    我赶忙回头,发现他手里拿着个文件,眉毛都挤在了一起。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没什么……”他眼睛忽然失神了似的。

    “来,板凳!张少倾,你知道吗?那几天我也在云南呢!”女医生搬着个板凳走进来,放在张少倾旁边后笑着说,看到张少倾拿着自己的东西,便问:“怎么?你认识吗?这人是我在飞机上遇到的病号呢!”

    “不认识……”张少倾凝望着病历说。

    那刻我就好奇了,忍不住的站了起来。

    张少倾见状,直接将文件反过来,按住,“曼真,你催催药。”

    “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张曼真说着就拿起了那文件。

    我看过去,刚看到是病历单的时候,张少倾忽然就抽了回去。

    “诶?你怎么了?如果你认识他的话,我还想打听打听你呢!这个人——”

    “——那人手上是不是我的药?”张少倾打断了她的话,指着窗外走过来的一个人说。

    门吱的一声打开后,张曼真笑着就上前去接药。

    张少倾一把抓住我的手,向前几步在张曼真前面接过药,直接说了再见后,拽着我就走了。

    “张少倾!你有女朋友也不用这么提防我吧!?”张曼真在身后大喊着说。

    “好了!改天再找你玩!”张少倾说着,便又加快了脚步。

    ……

    回家的路上,张少倾开着车,一直都在走神。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问。

    “没什么……”他目光有些闪烁的说。

    “你绝对有心事儿。”

    “张曼真桌子上的那份儿病历,是我一个很熟悉的人。”他苦笑着说。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问问具体情况?”

    “我跟那个人有点儿故事,所以,不想说。”

    “谁啊?”

    “一个很特别的人,改天再告诉你好吗?”他遮掩着说。

    见他如此,我也不再问。

    ……

    当天晚上回家后,我妈的脸色比我还难看,好在张少倾陪着我,他只是嘟囔了两句陆历怀的坏话之后,便去做饭了。

    我以为张少倾会说什么,转头去看他的时候,却见他脸色仍旧有些沉重。

    见我看他的时候,马上说:“我有东西忘车上了,我去拿东西。”

    “哦……”我应声。

    他转身后,就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曼真啊……我是少倾,那会我在你桌上看……”他说着回头看了我一眼,而后直接踏出了门外。

    不一会,他便从门外回来了。

    脸上比刚才还要难看。

    “少倾,怎么了?”我妈都看出他有心事儿了。

    “没事儿,没事儿……”他说着便借故说回家找东西,又离开了。

    当天晚上,他一直没有回来。

    我妈给他打电话,他说同学找他有事儿,今晚不回来了。

    ……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后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穿上衣服、又脱掉,再穿上、再脱掉!

    最后,只是简单的找了个牛仔裤和白T恤。

    下了楼后,却看到我妈和杨雪晴已经打扮好了。只是,我妈的脸色还是那么难堪。

    “秋她妈,你如果不愿意去的话,我不怪你。不过,我们今天主要是看亦年结婚,看完亦年咱们就回来。”

    “去,我肯定去啊!跟你住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把你当姐妹了,怎么能不去?”我妈说着,转头看向我问:“怎么?你也要去?”

    “我……”

    “不准去!好好在家待着!你要去给我丢人,我打断你的腿!哎呀,我这心脏……”我妈说着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大门吱的一声后,我看见张少倾从外面回来了。

    走进门之后,我看着他那有些黑的眼袋,便知道他昨夜肯定是没睡好。

    “少倾回来了?你在家里好好陪着秋,婚礼现场那边,你们就不要去了。”我妈说。

    “行,我知道了。”

    我妈跟杨雪晴,看了看表,便走了出去。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少倾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我站在那里焦躁不安。

    自己心爱的人要结婚了……

    自己心爱的人要结婚了……

    我在心里一次次的默念着!脚下不自觉的就来回踱步……

    去?

    不去!

    不去!?

    去看看吧!?

    不能看!

    想看!

    “少倾……”我转过头,看着他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心里控制不住的说:“我们,我们去公园逛逛吧……”

    “你是想去看陆历怀的婚礼对吗?”张少倾抬起头问。

    “我……”我看着他那复杂的眼神,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知道吗?”他忽然开口问。

    “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

    “没什么……”他的内心仿佛在做着巨大的挣扎似的。

    “少倾,”我做到他的身边,抓着他的胳膊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告诉我好吗?”

    “……”张少倾木然的一动不动。

    我又晃了晃的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是不是关于陆历怀的?”

    “对……”他终于松口了。

    “陆历怀怎么了?”

    他慢慢的转过头,目光深情的凝望着我:“你对陆历怀很了解对吗?”

    “对……”

    “如果他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的话,你觉得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脑子轰的一声!

    绝症!?

    结婚!?

    抛弃我!?

    陆历怀!

    “不……不会的……”我慢慢的站起了身子来。

    “陆历怀会不会隐瞒所有人,然后静静的死去?”张少倾问。

    “他……他如果没有恢复记忆的话,他会告诉陆爷爷他们,但是,如果他恢复记忆的话,他不会说!他会让我离开,他会咒骂我,他会狠狠的抛弃我,然后孤独的死去……”

    “对,我也是那么想的……”张少倾慢慢的站起来说:“我昨天看到的那份病历,是陆历怀从云南回来后去检查的病历;上面当时写着他得了脑瘤,说他只剩下三个月的期限,但是……”

    “轰”的一声,我的耳朵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一把抓过自己的包,不自觉的就跑起来!

    “沈秋!我还没说完呢!!”张少倾在身后大喊!

    可是,我什么都不想听了!

    我只想找到陆历怀!!

    我开上车之后,一脚油门就轰了上去。

    “沈秋!!”张少倾从大门口追出来。

    可是我没有停下!

    我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举行婚礼了!

    我开着车,脑海里一片片的记忆闪回!

    他对我的咒骂,他的无情,他所有的狠心,都是为了让我离开!

    他结婚,也是想让我死心!

    他怎么那么傻!他怎么那么傻!

    路过一个婚纱店的时候,我一脚踩住刹车!

    下车后,跑进店里,冲着店员喊着说:“给我婚纱!我要婚纱!”

    店员跟看着个精神病一般的看着我!

    “给我婚纱啊!我要婚纱!我要结婚!”我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小姐您这是!”

    “这件!我就要这件!多少钱!?”我指着那间白色的抹胸婚纱问。

    店员目瞪口呆,我直接从衣架上拽下婚纱,看到标价是一万五,直接抱着婚纱去了更衣室!

    一个店员以为我疯了,想过来拦我,我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没有密码!你去刷!”

    店员握着卡,半信半疑的盯着我。我关上更衣室的门,开始穿婚纱。

    ……

    当我抵达波澜云天酒店的时候,还有十分钟就要举行婚礼了。

    我穿着婚纱,努力的奔跑着。

    等我……一定要等我!

    很多人,在小道上看到我时都目瞪口呆的!

    我不可能组织这场巨大的婚礼,我不能让这场婚礼暂停,我能做的只是配合这场婚礼的完成,陆亦年要结婚!陆历怀也会在众人面前跟那个李菲菲结婚!

    但是,陆历怀是我的男人!

    当我站到巨大的草坪上的时候,陆历怀正挽着一个女人的手要上红地毯。

    他身后的陆亦年第一眼看到了我,看到我穿着婚纱的时候,一脸的惊讶。

    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我提起裙摆,踏着草坪,一步步的走向最后转过身来的陆历怀,当他看到我穿着婚纱一步步走上去的时候,他那冷寂的眼睛,终于软了下来。

    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来,十米、九米、八米……

    我控制不住的奔跑起来!

    我扑上去,将他一把抱住!

    “你就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陆历怀静静的将我搂在怀里,身子一颤一颤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就是沈秋对吗?”旁边那个穿着婚纱的高挑女人问。

    陆历怀轻轻的松开我,转头看着那个女人说:“对,她就是我深爱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微微一笑,将头上那顶镶钻的王冠发饰摘下来,插在了我的头上后,转身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柔看到忽然温柔下来的陆历怀问。

    陆爷爷那一众人也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刚才沈秋说你就是死……死?哥……你?”陆亦年终于反应过来了。

    陆历怀轻轻的低下头,说:“你们不要告诉爷爷……懂吗?”他抬头递给了陆亦年一个眼神。

    “哥……”陆亦年此刻已经读懂了陆历怀,眼睛不由自主的就湿润了。

    “秋……”陆历怀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我,问:“你都知道了对吗?”

    “对。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不能阻止我爱你……”我死死抓着他的衣服说。

    “我会死的。”

    “你不会死!”

    “不要那么傻好吗?”

    “我不傻,我要跟你结婚!”

    ……

    “你们怎么回事!?”陆爷爷跑过来问。

    陆正庭、贺心莲、关娜也凑过来,很是不解的看着完全变了个人儿似的陆历怀。

    “怀哥恢复记忆了?”关娜捂着嘴巴说。

    “铃铃铃……”我妈的手机忽然响了。

    “对!沈秋在这儿呢!?什么?”我妈说着,拿着手机问:“小秋啊!你手机呢!?”

    “没带,怎么了?”我转头问。心中想到应该是张少倾。

    “是少倾……你接电话!”我妈说着就将电话递给了我。

    我刚拿过手机来的时候,司仪从红地毯那头快速的跑过来,“哎哟喂,你们这是?你们这是搞什么啊!?赶紧上台举行仪式啊!”

    我听到后,便想快点结束电话,张口便说:“少倾……对不起,真的,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我这一生只会爱陆历怀,我无法放下他!你以后会遇到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人!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谢谢你那么善良的陪伴!谢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但是,我们真的没有缘分,对不起……”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

    “喂?少倾?”

    “呵,我听到了……”张少倾笑着说:“你们的婚礼现场我就不去了,我现在也坐上去机场的车了。”

    “你,你回京城?”

    “对!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

    “那会你跑的太快,我有很多话还没说完,我同学张曼丽告诉我,陆历怀的脑瘤是误诊,他的脑部CT片子拿错了,他拿着的那个CT片是别人的,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当做我给你们的新婚礼物吧!”

    “嘟……”的一声后,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那刻,我觉得整个世界都灿烂了!

    电话声音那么大,身边的陆历怀也听了个清楚,他眼中升起阳光般的爱恋,一手搂住我的腰。

    “你爱我吗?”我迎上他的脸问。

    “爱,很爱很爱……”他说着抬起头,眯眼看了看天空上耀眼的太阳后,低首吻了我,“Youare……Mysun……”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