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坟墓里的再生花 第158章 番外篇之傅司其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傅司其的话说完很久之后,我才明白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猛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傅司其已经门口走去。

    我从楼上直接冲了下去,他好像听见了我的声音,停下脚步的时候,我的整个人已经直接撞了上去。

    我可以清楚的听见他嘴里面啧了一声。

    我摸了一下明显我更加痛的鼻子,慢慢的说道,“我……我可以去医院看一下她吗?”

    傅司其转过头来看了看我。

    我以为,他不会同意的。

    因为昨天他亲眼看见了我那咄咄逼人的态度,一定会觉得,我是想要去给施洛依添堵的。

    然而,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傅司其这个人,因为在听见我的话之后,他竟然……同意了。

    傅司其开车带着我。

    我们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一般我们会坐在一辆车子上面,都是要出席一些场合,而他有司机。

    车子在一家医院面前停了下来。

    “我需不需要……买点东西?”

    我这才发现我两手空空的,傅司其看了我一眼,说道,“不用。”

    我哦了一声,这才跟着他慢慢的往里面走。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傅司其每天就算是穿着那种最劣质的衬衫,走在所有人的眼睛里面,依旧可以吸引到无数的目光,而现在,换上打牌衣服和整理得体的面容,更是让所有人都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

    而站在他身边的我,就好像是一个秘书一样的人物。

    但是比起琳达那姣好的身材还有自信的气质,我还真的比不上。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傅司其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我才知道,施洛依的病房到了。

    我看进去,施洛依的脚上缠着绷带,躺在床上,在她旁边的地方,应该是护工。

    听见声音,施洛依的眼睛顿时看了过来,看见傅司其,她笑着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在看见我的一瞬间,眼睛顿时沉了下来。

    “好些了吗?”傅司其就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脸上一样,直接走了过来,说道。

    施洛依顿时恢复了笑容,说道,“好多了,小雨,你也来了啊!”

    说实话,对上施洛依的眼睛的时候,我的心里面有一点点的别扭,但还是慢慢说道,“恩……我听傅司其说了,就想着……来看看你。”

    护工跟傅司其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直接出去外面打水了,傅司其在施洛依的身边坐了下来,施洛依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俨然将我直接给忽略掉了。

    于是我自告奋勇,做了后来让我觉得,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我来照顾她吧!”

    傅司其愣了一下,看了看我之后,看向施洛依。

    施洛依想了一下,说道,“会不会麻烦你了?”

    “没事,反正我在家也没事,我之前在学校里面学的也是护理。”

    “你学校的成绩就不要说出来了。”傅司其讥讽的声音传来,我的脸不由红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真的可以。”

    “这样也行,要不这儿的护工我还真的不怎么放心。”傅司其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觉得……有点后悔了。

    施洛依笑的是一脸的灿烂,“既然是这样的话,司其,你公司里面还有很多的事情吧?先去吧!”

    傅司其没有多留,我坐在施洛依的旁边,看了她很久之后,才说道,“你要吃苹果吗?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施洛依没有说话,我就自己给她削。

    施洛依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她。

    施洛依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一边刷着朋友圈一边说道,“你是想要在司其的面前表现出你有多么的贤良淑德的样子吗?”

    说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提议,但是此时看见施洛依的样子,我慢慢的说道,“我只是想要……靠你们近一点。”

    施洛依笑了起来,将自己的手机放起来,看着我说道,“常小雨,我想想,是因为你怕司其会每天在这里,你会看不见他吧?”

    我的手顿了一下,接着手上的刀子在我的手上狠狠的划了一下,鲜红的血顿时流了出来,将半个苹果都直接染红。

    我将手上的东西直接扔了下去,冲进洗手间里面处理伤口,那血不断的涌了出来,我转身,想要去找医生帮我处理一下,躺在床上的施洛依已经说道,“果然是个千金大小姐,应该没有伺候过人吧?”

    我顿了一下,手紧紧的捂在伤口上面,但是鲜血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下面流。

    就在我犹豫着应该要怎么回答施洛依的话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怎么回事?”

    我抬头。

    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情,这里也是苏泊工作的医院。

    看见我的手,苏泊立即走了上来,“手怎么了?我给你包扎!”

    话说完,苏泊已经将我直接拉了出去。

    直到消毒水洒在我的伤口上面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忍不住轻轻的嘶了一声。

    苏泊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削个苹果需要这样吗?”

    我低头,讥笑着说道,“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不是伺候人的命吧。”

    苏泊将纱布缠在我的手上,一边说道,“小雨,你这样的话说出去,别人会以为你在炫耀的。”

    “你知道我不是的。”

    苏泊没有在说话。

    我顿了一下,说道,“施洛依……是你的病人吗?”

    “本来不是,但是现在是了。”

    我不明白。

    苏泊说道,“你的好老公,今天特意过来跟我说,让我要好好照顾她。”

    我的心上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抬起头来说道,“哦,是这样。”

    手指已经包扎好了,我和苏泊慢慢的回到了病房里面,我刚刚进去的时候,施洛依就直接说道,“小雨,帮我洗个葡萄。”

    我哦了一声,正要上前的时候,苏泊将我拉住,说道,“小雨不是你的仆人,手也不能下水。”

    施洛依哦了一声,眼睛看了一眼我的手上,说道,“我忘了,不过因为你的话,司其已经将护工给送走了,你让我要自己去洗葡萄吗?”

    听见这句话,苏泊已经自己上前,将旁边的葡萄拿了起来。

    我看着他的背影,双手不由紧紧的握了起来。

    施洛依讥讽的说道,“看来他对你还真的挺好的,钱真的是个好东西不是吗?”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那样肮脏。”

    “但是你就是用这样肮脏的手段得到了傅司其不是吗?”

    “施洛依,你不要太过分了!”苏泊从房间里面直接走了出来,将手上的葡萄重重的放在床头柜上,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就理所因当的高高在上吗?你不要忘了现在谁才是傅司其的老婆!”

    我想要去拉苏泊的话让他不要说了,另一道声音已经从门口传来,“哟,这是谁呀,在病人的面前这样大呼小叫的,适合吗?”

    我转过头,却看见是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衬衣,下面是一条红色的一步裙,大波浪的黑色长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在施洛依的身边坐了下来。

    “蕾蕾……”施洛依去拉了一下旁边的女人,而她现在没有意会到她的意思,直接扬起下巴来看着我,说道,“这位就是我们著名的傅太太了是吗?你好,我叫张蕾蕾,我是洛依的朋友,虽然没有像傅太太这样财大气粗的,但是我们也不是可以坐在这里让你们羞辱的!”

    苏泊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张蕾蕾嘲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说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医生吧?怎么,你就是这样羞辱你的病人的?”

    苏泊正要说话,被我拉住了,“没事,苏医生你先出去吧,我没事的。”

    “小雨……”

    我摇头,苏泊只能出去。

    “哦,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还不简单啊。”张蕾蕾自顾自的吃了个葡萄,说道,“也是,有钱人啊,到哪里都是好的。”

    我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说道,“可能是这样吧。”

    张蕾蕾好像被呛了一下,接着抬起眼睛来看我,里面是嘲讽的一片,“有什么好得意的,满身的铜钱味!”

    “但是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可能当年施洛依就死了。”我低头,将自己的衣角攥住。

    张蕾蕾呵了一声,说道,“你也就这点可以嘚瑟了,常小雨,你除了钱,你还有什么?”

    她说的对,我只有钱。

    所以她们都瞧不起我。

    我慢慢的抬起头来,说道,“对,我是只有钱,总好过你们什么都没有好。”

    “常小雨。”

    施洛依冷冷的声音传来。

    我抬起头,施洛依慢慢的说道,“我饿了。”

    “想吃什么?”我站起来。

    “我这脚骨折了,你给我熬个排骨汤吧,我不喜欢吃外面的,有种莫名其妙的味道。”施洛依慢慢的抬起头来,笑着说道,“上一次你给司其熬的那个,就特别好喝。”  我打车回到了家里面,在手上提着的,是从超市里面买来的材料。

    苏泊说我的手不能下水。

    这件事是我的伤口碰到了水发出的刺痛,我才想起来的事情。

    缩了一下,但是我想既然已经这样了,痛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就在我洗菜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我探出身体,看见傅司其的时候,顿时愣了一下。

    傅司其也是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我的手上,“你手怎么了?”

    “没事。”我将手放在身后,其实他好像也并不在意。

    傅司其却慢慢的走了过来,“我看看。”

    我硬着头皮,“真没事。”

    我的话刚刚说完,整只手已经被直接抽了过去,上面的纱布已经湿了,鲜红的血从里面渗透出来。

    傅司其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怎么弄的?”

    “没什么,不小心划了一下,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傅司其已经转身就走,剩下的话,就这样被生生斩断。

    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苦笑了一下,就要转身将刀拿起来的时候,傅司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将我手上的刀直接抢了过去,接着,我的整个人已经被拉坐在了沙发上面。

    然后我才知道,他是去拿医药箱了。

    我的身体有些僵硬。

    他将纱布拆了下来,在看见上面笑开的口子的时候,他抬起眼睛来看我,“你这是在玩自残?”

    “不是,真的是不小心,嘶……”

    傅司其的消毒水上去的时候,这一回是真的疼,我的话都只说了一半,傅司其可不管那么多,迅速的将我的伤口包上,说道,“别碰水了,你在厨房里面做什么?”

    “给……她做汤。”

    傅司其愣了一下,说道,“买就行了。”

    “她说,外面的不好喝。”我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傅司其一样,接着说道,“她还说,上一次我给你做的,很好喝……”

    傅司其没有回答。

    我坐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要继续坐,还是应该去厨房。

    就在这时,傅司其突然说道,“她还说什么了?”

    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回答,因为我不知道傅司其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傅司其突然笑了一下,如果那嘴角上扬的僵硬的动作是笑的话。

    接着,他站了起来,打电话叫钟点工过来做饭。

    我就坐在原地,看着钟点工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傅司其上去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接着在我的身边坐下,将笔记本打开。

    我发现他在看房子。

    我的心头一跳,“你要买房子?”

    傅司其恩了一声。

    “我们家不是有很多了吗?为什么……”

    “她不喜欢。”

    听见这句回答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傅司其好像也愣了一下,接着,他将电脑合上,说道,“你在家里休息吧,我去医院就行了。”

    钟点工已经将汤做好,傅司其从我的身边直接走了过去。

    那天晚上,他还是没有回来。

    其实施洛依说得对,我当时之所以说了,想要让自己来照顾她,不过是因为我觉得,她受伤的时间里面,如果不在她的身边,我会整天整夜的,看不见傅司其。

    第二天,我去看施洛依的时候,张蕾蕾居然还在那里,身上穿着的是黑色的连衣裙,画着一个大红唇。

    我将手上的鲜花放在桌子上面,张蕾蕾开口说道,“哟,傅太太可真的是行,做个汤休息了大半天呢。”

    我没有回答,施洛依已经说道,“小雨,你的手没事了吧?”

    “没事。”我连忙说道。

    施洛依点点头,说道,“昨天司其还特意问我你是怎么受伤的呢!”

    一句话,差点让我将手上的东西又摔下去,抬起眼睛来看她,她已经轻轻的笑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张蕾蕾已经说道,“这世道真的挺好笑的,傅司其不去问自己的老婆反而来问你,看来你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可真的是深厚呢!”

    我知道张蕾蕾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攥紧了自己的手,贝瑶的声音突然传来,“哎呦,这病房可真够热闹的。”

    我抬起眼睛来,贝瑶已经站在我的身边,将手上的果盘放在床头柜上,说道,“听说你出车祸了,我赶紧过来看看你,啧啧啧,这腿摔得,没事吧?”

    施洛依一向都是不待见贝瑶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张蕾蕾看了一眼贝瑶,说道,“承蒙你关心了,没事!”

    贝瑶笑眯眯的,“没事那就好,既然没事的话,就早点出院吧,这儿的医药费贵的跟喝血一样,施小姐家里面的负担应该挺重的吧?”

    施洛依皱着眉头看着贝瑶。

    贝瑶是律师出身,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一招致命。

    施洛依最讨厌人说的,就是她的家庭和身世。

    张蕾蕾说道,“这位小姐,就算洛依家里面再重的负担,也轮不到你来说吧?”

    贝瑶上下看了她一圈,从她的眼睛里面,我可以知道贝瑶想要说什么,正要拦着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又是谁?这住院的钱都是小雨的钱,当然是轮到我来说了,难道让你这个毫不相干的一脸狐狸精的人来说吗?”

    “你!”

    张蕾蕾顿时坐不住了,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贝瑶的鼻子就要骂的时候,施洛依已经将她拉住,轻声说道,“小雨,我知道你的心里面不喜欢我,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是走吧。”

    话说完,施洛依真的好像要起床的样子,我正向她是在打什么主意的时候,施洛依的整个人就这样从上面摔了下来。

    在看见傅司其那愤怒的样子的时候,我就知道,当时为什么施洛依要这么做了。

    贝瑶站在我的身边,一脸不卑不亢的样子和傅司其对看着,张蕾蕾还在旁边煽风点火。

    “傅总,我觉得我们洛依可真的是太委屈了,人都已经躺在床上了,居然还要……”

    “她需要静养,无关的人先走吧!”傅司其将张蕾蕾的话直接打断。

    张蕾蕾长大了嘴巴,贝瑶冷笑了一下,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傅司其的眼睛已经看向了她。

    “靠,你给我钱在这里我还不愿意呢!有什么好得意的!”贝瑶的话说着,转身就走。

    张蕾蕾也走,我犹豫着要不要走,却发现傅司其好像没有要让我走,只能站在原地不动。

    贝瑶和张蕾蕾走了之后,整个病房里面顿时安静了好多,我走到傅司其的身边,鼓足勇气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傅司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瞪大了眼睛,就好像忘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一样,傅司其将眼睛转开,说道,“我已经重新找了个护工,你不用天天过来。”

    我咬了一下嘴唇,轻声说道,“所以你还是不放心我?”

    傅司其没说话,我正还要说,躺在床上的施洛依恩了一声,接着,她慢慢将眼睛睁开。

    “司其。”

    看见傅司其的时候,施洛依立即说道,但是她的眼睛很快就看见了我,声音里面顿时变成了一片的哽咽,“小雨,我……”

    “我还是走吧。”我苦笑着说道,转身就走。

    傅司其没拦着,在我将房门关上的时候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傅司其将施洛依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苏泊今天晚上值班,我不敢让他看见我的样子,直接绕路回到了家里面。

    第二天,我刚刚醒的时候,就接到了贝瑶的电话。

    “哈哈哈,小雨,你还记得我昨天怎么说的吗?”

    我有些莫名其妙,“什么?”

    “就是施洛依的那个朋友,我昨天拍了一张她的照片让人去查了一下,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不等我回答,贝瑶已经直接说道,“我说她是一脸狐狸精的样子,还真的是让我说对了,她就是一个小三。”

    “瑶瑶,你这样打探人家……”

    “没事,我正当职业怎么了?我告诉你吧,昨天离开医院的时候,你是没有看见她那嘴脸,就好像施洛依才是傅司其的老婆一样,我说施洛依有傅司其撑腰嚣张也就算了,她算是老几?”

    我揉了一下额头,说道,“别闹了,人家又没有惹你。”

    “不不不,这样破坏别人家庭还有一脸理所应当的嘴脸的女人,就是我的仇人!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先挂了。”

    贝瑶的电话挂断之后,我一个人在床上做了一会之后,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去。

    在刚刚打开门的时候,我就被吓了一跳,因为傅司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里面,此时正站在花洒的下面。

    我转身就要走。

    傅司其一个伸手,将我直接捞了进去。

    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医生说我的孩子已经有滑胎的迹象,所以在他就要吻下来的时候,我将他的动作直接拦住,说道,“你的手机好像响了。”

    傅司其顿了一下,接着从旁边将浴巾拿过来围住自己的身体,走了出去。

    我松了口气,走出去的时候,却看见傅司其已经收拾妥当,看见我出来,说道,“收拾一下,跟我去一个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