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倾城之梅妃乱国 第三百一十章 香消玉殒孤生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田芳点头:“北音虽大,但地域贫瘠,而且矿山不多,属下从小生活在北音,对那边的地势再清楚不过,虽然他们有着当世最强的武器,而且对外声称数量极多,质低极高,有着旁国所不及的锻枪之术。可属下想不通,这是是谁卖铁给他们?这种铁……”田芳说到这里,欲言又止,看看四周,低声说道:“这种铁只有宣国才有的啊。”

    宁暮面色突然凝重,她想起了什么,渐渐压低声音,认真听田芳道来:“娘娘,不瞒您说,这种稀铁,只有宣国境内的空雾山才有,因数量稀少,是以显得极其珍贵,常作为贡铁使用,是禁止民间进行买卖的。”

    宁暮心中一沉,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宣国的稀有贡铁竟变成了北音公主的武器,是何人赠送?还是有人在盗卖宣国的稀铁卖给北音?又是谁,有那个权利和能力赠送,藏于其中的买卖?

    区区一个枪头,顿时让宁暮的心情变得沉似万斤。于田芳所说的话中,宁暮听出了一点味道,这笔交易中,私卖的只是铁,还是……国?

    宁暮的手颤了一下,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个断了的枪头之上,久久不言。

    难道是他?

    三日之后,举国同庆,钟沉于香雪殿中,摆宴设席,各国使臣纷纷入座。

    “今日乃是封后大典,朕感谢各位能够远道而来赴宴,来,朕敬诸位一杯!”钟沉满面容光,而宁暮坐在她的身旁,面带微笑,她的目光向四下扫去一眼,却不曾发现钟宁的身影,这样的日子,她不肯来也是应该的吧。

    宴席举行到一半,夜幕已降,钟沉与虞庚、拓跋深等人于香雪殿中观看歌舞。而宁暮以身子不适为由,暂时离席,回暮云宫而去。而在她离席之时,许淮生也以有事离开了皇宫。此举被酒醉中的钟沉看到了,他向一旁的田芳使了个眼色,令他跟着许淮生而去。

    来到暮云宫时,她支开了小晴,从桌脚上发现了一刻药丸,乘着无人注意,弯腰拾起,将药丸放于手心捏碎,发现内中竟藏着一张字条——熟悉的字体,这是黑衣人在给她下暗令——他们要她在今夜的酒水里下毒,事成之后,向宫外放出信号烟火,宫外已经埋伏好的人马便马上会攻入皇宫来,让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君王灭于欢声笑语之中。

    就是在她陷入噩梦之中,对她微笑告诉她不要害怕的人,如今她才发现名义上已经成为她兄长的人,原来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为什么偏偏会是他?

    为什么偏偏要是他?

    宁暮将那张字条上写的话看了下来,思来想去地看了好几遍,企图从黑衣人留下的话中发现出什么端倪,她大概读懂了其中你的意思——今夜开戏之前,有人会协助他们里应外合,准备一举拿下宣国京都,发动一场大乱,而那个协助他们里应外合的人,恰恰是宁暮最意想不到的人、

    宁暮看着字条上的字迹,这些字在无比清楚却又残忍地提醒着她,这些天来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当年,北音皇妃貂姬饮毒酒自尽前半刻,许淮生被人发现深夜出现在貂姬皇妃的寝宫内。

    当年林茂护着她从北音皇宫逃出来后,行踪莫名遭到暴露,遇到四名黑衣杀手的追杀,有人发现许淮生出现在附近,只是一直没有现身。

    当年,弋羲公主说起,当晚在北音西宫见到的了许淮生,可当年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大家深信这是弋羲公主的一面之词,而同一天,发现大宣埋伏在北音的私宅据点已被人摧毁。

    如今,黑衣人留下这张字条告诉她,要提防许淮生,提防他途中生变,提防他不按计划,提防他的背叛……而恰恰,这次他以璧国使臣的身份来到了宣国,又是为了什么?

    疑雾重重。宁暮开始在脑海里回想有关于这位义兄的一切:多年以前,陆坤抚养了这名可怜的流浪孤儿,多年以年前,他以游历为名,离开了空雾山,流浪各国,数年之内,他医人无数,被各国的百姓们奉为了游历神医。然后,他又突然回到宣国,委曲求全地太医院旁的破陋药庐里安身待命,表面上成了宣国皇帝的特殊客人,他医术精湛,几乎是药到病除,因此多年以前,他治好了钟沉的耳病,让他得以痊愈,钟沉龙颜大悦之下,对他的医术大为赞同,为他在宣国博得了不少的神医名声。北音之变之后,他消失了数年,如今,他却以璧国使臣的身份出使宣国,进宫来为自己献礼祝贺,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来的悄无声息,令人不解,许淮生,到底是什么人?

    也许,宁暮所了解的这些,只是许淮生所有经历中最不起眼的部分,难道他向自己隐瞒了什么更多的经历吗?他和璧国之间,又有着什么关系?

    而作为和他青梅竹马的义妹,宁暮则看到了更多有关许淮生光明的一面:他性情温和,对病人也极为关怀,从无架子,他甚至是细心严谨,为人治病也已总是全心全力,总是废寝忘食……他还有一颗异常温柔的慈悲之心,他胸怀天下,抱有济世之志,在他眼里,他曾说过,他的病人不分权贵,只要是病人,皆以一视同仁……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倘若这一切都只是刻意伪装出来的……那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够令她相信的呢?

    多么可怕。

    宁暮握紧双手,她想要控制住对许淮生所有的猜疑,让自己保持住镇定,可她的手指,仍旧忍不住一直抖,一直抖,却怎么也无法停下。

    她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别心慌,一定能够相处一个两全的办法,能够让帝京化险为夷,同时能够令许淮生安然离开,她唯一希望的就是让许淮生离开,走的越远越好,她不想看到,他和钟沉二人相残,最难过的一定是她……

    宁暮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如此做了足足数个吐纳后才再次睁开眼睛。一旁的小晴正担虑地看着她,“皇后娘娘,您没事吧?”

    宁暮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晴儿,今夜宫里开戏在什么时候。”

    小晴愣了一下,回答道:“娘娘您怎么啦,今日是您大喜之日,您的脸色怎的这般难看啊,哦,您是说皇上邀请入宫唱戏的那些人吗?他们已经在戏台后候着呢,一会等香雪殿那边散席后,皇上和各国的贵客去了戏台落坐,即刻便开演了。”

    宁暮心中一揪,情急之下,而向前走了几步,来不及多想,便向戏台那边跑去,小晴只在她的身后:“皇后娘娘!您干什么去呀,一会便开戏了,您要去哪啊!糟了糟了!钟采,钟采呢?”

    待宁暮赶到戏台之时,那边已经开戏了,而钟沉看见她急匆匆地出现在附近,大是疑惑,忙命人拦住她:“暮儿,朕派人去暮云宫寻你,一直找不到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你来的正好,快随朕去戏台吧,朕这次特意为你邀请了帝京最好的戏师们来为你庆演。”

    钟沉说着,拉着宁暮的手,向戏台缓步行去。两人到场上之时,宁暮看到齐王虞庚、柔然王子拓跋深等人皆已选好了位置,等候看戏。

    “听说宣国的戏极是精彩,本王这辈子没别的爱好,除了喝酒赏月,美人相伴之外,剩下的便是看戏了。”虞庚笑道。

    拓跋深睨了他一眼,啧啧两声,嗑着瓜子。

    “拓跋兄,你有何话要对本王讲的?”虞庚察觉到拓跋深欲言又止,不禁笑道。

    拓跋深又睨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唉,小王可不敢和你斗嘴,这嘴皮子都斗破了,小王好像也没占你的风头,齐王陛下,您老就配合着点吧,今儿可是宁姑娘,哦不,是宣国皇后娘娘的大喜之日,您还是少说点混账话吧!”

    “你……”齐王虞庚蓦地站起,正要说些什么,去被钟沉笑着拦住:“二位远道而来,不该伤了和气。”

    随着锣声敲响,戏台上渐渐拉开了帷幕——两个武生正手持长枪,在戏台上绕台而走,红唇白面,嘴里唱着词儿:“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一场戏演了连续演了十几幕,演了整整三日,还未演完。

    戏台上的两个武生,与其说是在比武,不如说是在用心表演更为贴切。枪来刀往之间,带着一种异样的优雅,引领者宣戏的节奏,与母后抚琴之声指间弹出的音律浑然一体,夜里月光照在戏台之上,为他们二人覆上了一层浅浅淡淡的银光,再配以长枪交碰的兵器之声,在戏台上打的煞是好看。

    幕后抚琴之人——弦颤、音起、风动。

    周围的空气突然急了。戏台上却仍旧是刀枪更急,戏师门红袍绯衣,绕台而走,飒飒翻飞,唱功行云流水般肆意自然,看守并未有什么问题。

    方默默注视着戏台上两人招式的齐王虞庚,忽地面色一变,几乎是同一时刻——

    只听拓跋深“哎呀”一声,戏台上一名武生手中的长枪,突然脱手飞起,于戏台上空划了一个大弧之后,“嗖”地一声,径朝台下的宁暮飞来。

    “小心!”齐王虞庚和拓跋深几乎同时起身,闪到宁暮跟前,最终虞庚抢先一步,将那长枪于空中踢向一旁,打落在地上。

    “好大的胆子!来人,抓起来!”钟沉气得面色大急,命人将戏台上的戏师擒住。

    那两名戏师连忙收手起身,双双跪在地上,急声道:“皇上饶命啊!小人一时失手,导致脱枪!”

    钟沉脸色绿成一片,最终在宁暮的劝说之下,才绕过那两名戏师的性命,命他们重新上台表演。

    齐王虞庚和拓跋深也是虚惊一场,重新坐定之时,脸上再也见不到任何笑容,目光双双向宁暮望来,替她露出了担忧。

    过了良久,忽见远桥之处跑来一个人影——田芳抱着一个盒子,朝着戏台这边走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田芳见到钟沉,立即跪地。

    钟沉见他回来,嘴角一勾,眼里似获胜利,拍手命戏台上的戏师停止唱戏。

    四周一下安静下来。

    “暮儿,今日乃是你的封后大典,齐王、柔然王子他们都送了你礼物,朕也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也不知你喜不喜欢?”钟沉意味深长地看着宁暮。

    宁暮笑道:“臣妾先行谢过皇上隆恩。是什么礼物——”

    话还未说完,只见田芳将手中的盒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打开木盒盖,有人惊叫一声。

    齐王虞庚和拓跋深也纷纷吃惊不小,纷纷站起身来——只见那木盒之内,藏着一颗头颅,头颅之上鲜血淋漓,血还未干,显然是刚刚被割下不久。

    宁暮心头一跳,已认出了头颅的主人——不是素里同自己秘密谋划弑君的黑衣人是谁?

    钟允——已死!

    宁暮于一阵慌神之中,慢慢地往后退去。钟沉表情痛苦,却一步步地向她逼近:“认得他是谁吗?朕的皇后娘娘,你认得吗?这是朕的亲皇叔,当年要害死朕的那个人啊!”

    “不,不……”宁暮一步步地向后退去。

    “朕从来没有想过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可朕知道这次自己真的错了,而且错的一塌糊涂,阿宁!”钟沉声嘶力竭地叫唤。

    这一声“阿宁”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你真的想要朕死吗?你认为朕才是杀害你爹娘的凶手对吗?朕给你这个机会,给你机会杀了朕来为你爹娘报仇!来啊!”钟沉语声异常激动,拔下了一旁侍卫手中的剑,交给宁暮,让她杀了自己。

    宁暮手握长剑,慢慢举剑,对准钟沉,她的手在颤,任凭钟沉不断地刺激她,她仍旧无法下手。

    “杀了朕!阿宁!”钟沉怒吼着主动向她的剑靠近。眼见鲜血染红了钟沉的衣襟,只听哐啷一声,剑掉落在地,宁暮脸色飞白,吐出一口鲜血来了,眼见着她的身子慢慢地向后倒去,钟沉吃了一惊,撕心裂肺叫道:“不!”

    “不!”钟沉一把冲上去,将她抱住,宁暮的身子却越来越软,一下瘫倒在他的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不公平,不,阿宁,朕不要你死,你不能死……来人啊!救救朕的皇后,救救朕的阿宁!来人……”

    齐王虞庚和拓跋深脸色惨白,纷纷围将上来,看到宁暮倒在血泊里,而从背后刺她一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宁妃。

    钟宁拿着沾满宁暮鲜血的长剑,发疯地大笑,然后一个人向远处越走越远,笑声凄然得意,极其恐怖:“哈哈哈,本宫终于打败你了,本宫才是皇后啊,哈哈哈,陆昭宁,再也没有了,哈哈哈!”

    “佛说彼岸,无生亦无死,无苦亦无悲,无欲亦无求。既是如此,那又何来的悲呢?”

    “皇上,高公公又给您选了几个秀女——”

    “将她们统统放回家吧,自从阿宁走后,朕宁愿孤独终老,再也不娶其他女人。”

    六月,许淮生因谋划帝京暴动,于一家客栈被擒,死于乱箭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