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骄傲 The End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顾盼和蒋宥时的婚期改在来年三月,正好是春天,新房已经装修好,蒋宥时认真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怂恿着顾盼一起提前搬了进去。

    从一大早忙到差不多中午,才将东西安置得差不多了。

    蒋宥时下厨,做了一个蕃茄炒蛋,一个白斩鸡,又熬了一个简单的菠菜汤,随手加了点鱼丸和蟹肉棒。

    顾盼也系着围裙在一旁帮忙,不时剥个蒜或者切个菜,虽然帮的都是倒忙,但看她兴致十足的样子,蒋宥时难得没有轰他出去。

    饭菜刚上桌,门铃响了。

    正在摆碗筷的蒋宥时扬了扬眉,有些疑惑地去开门,这个时候谁会过来?

    “Surprise!”戴着墨镜,打扮得十分骚包的晏颜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宛若从天而降的王子,闪闪发光。

    此时换作任何一个女人站在这里,都抵抗不了这样的深情攻势。

    可惜站在这里的是蒋宥时。

    “咦,是你啊?”看到那个站在屋子里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晏颜有些无趣地撇撇嘴,然后挤开黑着脸的蒋宥时,十分自来熟地走进门,在鞋柜里翻出一双新的拖鞋换上,“盼盼呢?”

    “是谁啊?”在厨房里听到声音的顾盼端着汤锅出来,看到晏颜有些惊讶,“晏颜?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今天搬新家,来给你庆祝啊。”晏颜笑盈盈地走上前,一手接过她手里的汤锅,一手将鲜花递给她,“祝你幸福。”

    顾盼笑了起来,她弯了弯眼睛,接过她手中的花束:“谢谢。”

    这一幕简直碍眼极了,蒋宥时咳了一声,“忙了一上午,肚子饿了,我们开饭吧。”

    “好啊好啊,我也饿了呢,一起吃吧,很久没有吃盼盼煮的饭了,真香啊。”晏颜说着,一边将汤锅放在桌上,顺手替顾盼盛了一碗汤。

    ……简直太不要脸了。

    蒋宥时瞪着这个不速之客,看着他吃完一碗又盛在一碗,整整吃了半锅饭之后,还意犹未尽地又添了一碗汤。

    完全没有在别人家做客的自觉,竟然胆敢比他这个主人更自在!

    “这些饭,是我做的。”蒋宥时在他将所有的食物一扫而空之后,老神在在地宣布。

    晏颜最后一口汤喷了出来,一脸便秘的表情。

    蒋宥时舒服了。

    虽然被噎了一下,但晏颜心态很好,很快便选择性无视了蒋宥时的话,主动要求帮忙洗碗,然后手脚麻利地收拾了碗筷。

    顾盼和蒋宥时坐在客厅里,顾盼看了一眼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准备开电视的蒋宥时,又有些犹疑地看向厨房的方向:“让他一个人洗碗不好吧?”

    毕竟……是客人来着。

    “盛情难却。”蒋宥时淡淡地道。

    顾盼抽了抽嘴角,想想到底不妥,哪有主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让客人洗碗的,于是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厨房里,晏颜站在洗碗池旁边,看到顾盼进来,笑弯了眼睛:“你来陪我啊。”

    “用洗碗机吧。”顾盼挽了袖子,打算将碗碟收拾进洗碗机里。

    “不用了,我都洗了一半了。”晏颜笑眯眯地道,“我喜欢洗碗啊,你知道的,你要觉得让我一个客人洗碗于心不安,不如来帮忙啊。”

    顾盼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拿了干净的抹布,站在一边,接过他洗好的碗,一个一个擦干。

    “嗯,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我在洗碗,旁边有个人在擦。”晏颜轻声道,低沉的声音十分温柔。

    顾盼抿了抿唇,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你去找个女人当老婆啊。”蒋宥时阴森森的声音在厨房门口冷不丁地响起。

    “不要。”晏颜回头看了他一眼,笑得分外开心,“我就喜欢盼盼帮我擦,就是这个感觉!”

    ……真是太任性了。

    蒋宥时的脸一下子黑了。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洗过碗,晏颜又要求参观一下他们的新房,里里外外地看了看,晏颜表示很酒意:“健身房不错欸,回头我拿一双运动鞋过来放在这里,随时可以来运动。”

    ……还来?!

    蒋宥时的脸色顿时又黑了一个度数。

    顾盼看得忍俊不禁,她大概明白过来了,晏颜这会儿就是来给蒋宥时添堵的。

    蒋宥时被刺激得不轻,又想在顾盼面前显示自己是个大度的男人,干脆眼不见为净,去收拾卧室里还没有放好的衣物了。

    正在整理顾盼的衣服,将一些不能折叠的衣服挂起来的时候,顾盼走了进来:“不高兴了?”

    蒋宥时背对着她,不吱声。

    “真的不高兴了啊?”顾盼走上前,从后面抱住他,“他逗你呢,汉斯跟我说了,他打算回M国发展,明天下午的飞机。”

    蒋宥时还是不吱声。

    顾盼凑上前,正打算看看他在表情时,却忽然身子一轻,竟是被蒋宥时抱了起来,然后往后一倒,直接被他压上了床,铺天盖地地吻了下来,直把顾盼吻得迷迷糊糊的。

    “停停停,门没关……”顾盼忙试图推开他。

    蒋宥时根本停不下来,一只爪子已经开始往她衣服里钻里,一边轻轻啜吻着她,一边含含糊糊地道:“又没有人……”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

    顾盼将他的脸推开一些,看到他的脸色,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还没走?”蒋宥时眯着眼睛道。

    “……嗯。”

    蒋宥时按了按额头,坐了起来。

    顾盼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压得有些皱的衣服:“他一个人在楼下呢,我去看看。”

    蒋宥时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又改变主意了,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顾盼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我陪你一起去。”蒋宥时淡定地道。

    他傻了才让他们单独相独,这不正好趁了那个家伙的心意。

    两个人一起下楼的时候,便见晏颜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喝酒,爵士乐,吧台上的蓝色灯光,衬得正一个人自斟自饮的晏颜活像个人生迷惘的颓废青年。

    蒋宥时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只脸色发青地盯着那瓶子已经喝了快一半的伏特加。

    “盼盼,来尝尝,味道倒不错,就是这瓶子浮夸了一点。”晏颜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对顾盼笑道,一边还一脸嫌弃地抠着酒瓶上的水晶。

    蒋宥时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那是他特意准备今天晚上和顾盼一起喝的!他特别订制的!浮夸的瓶子那叫情调!不对!他才不承认那是浮夸!

    “已经很晚了,你该走了。”忍无可忍之下,蒋宥时发出了逐客令。

    “盼盼,我头晕,好像醉了呢。”前一刻还精神十足的晏颜一下子扒在了桌子上,醉眼迷蒙地道。

    顾盼倒是没有怀疑,因为她知道他那点酒量的,不由得有些头疼,这两个男人一碰到一起就跟乌眼鸡似的……

    “客房没有整理。”蒋宥时硬邦邦地道,然后在顾盼有些无奈的眼神里,磨了磨牙根,后退了一小步,“……沙发倒是能睡。”

    “真的啊,好啊好啊,那你睡沙发。”晏颜眨巴着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睛拍手道。

    蒋宥时的脸已经跟锅底一样了。

    让!他!睡!沙!发?!

    他大步上前,恶狠狠一把扶起晏颜,转头对嘴角抽搐个不停地顾盼挤了一个僵硬的笑容:“醉了没关系,我送他回去。”

    “噗嗤”一声,晏颜忽然笑了起来,当真是笑颜如花。

    因为蒋宥时是想扶着他的姿势,此时他的一只手还挂在蒋宥时的脖子上,晏颜勾着他的脖子,往他耳朵里吹了一口气:“还真是沉不住气的家伙呢。”

    蒋宥时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是被他给耍了,黑着脸甩开了他的手。

    “态度这么恶劣可不行哦,毕竟上门是客呢。”晏颜一本正经地摇着手指道。

    顾盼倒是有些奇怪:“你的酒量……”

    “哈,人总是会成长的嘛。”晏颜微微一笑,然后忽然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抱住了她,“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才不要参加你的婚礼,我要回M国的事情,汉斯已经跟你说了吧。”

    顾盼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嗯。”

    “如果你后悔了,随时可以来M国找我。”晏颜说完,飞快地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在蒋宥时按耐不住要上前来揍他的时候,飞快地松开手,冲向门口,“我在M国等你哦。”

    “啪”的一声,门关上。

    晏颜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那扇合上的门,揉了揉吃得有些撑的肚子,嘴角缓缓牵了牵,脸上的笑容渐渐落寞了下来:“一定要幸福啊,盼盼。”

    屋子里,蒋宥时瞪着眼睛,这个家伙!是专门来挑衅的吧!竟然还敢说什么“我在M国等你”?!

    “好啦,不气不气,他没有恶意的。”顾盼安抚炸毛的蒋宥时。

    “没有恶意?!”蒋宥时咬牙切齿,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帮着他说好话!

    顾盼懒得跟他再多废唇舌说些没有营养的话题,踮起脚轻轻在他唇角啄了一下,然后冲他眨眨眼睛,一手拎了那喝得只剩半瓶的伏特加,一手轻轻拽住他的领带,像个妖娆的驯兽女郎一般,缓缓走上楼梯。

    正暴躁得像头狮子一样的男人一下子仿佛被顺了毛的猫咪,情不自禁地被她牵着领带慢慢领上了楼。

    他想,嗯,顾盼神飞,这名字可真没取错。

    一室旖旎的风光之中,有个什么亮闪闪的东西从他的胸前垂下,落在她的胸口,凉凉的。

    “这是什么?”顾盼好奇地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愣。

    是一枚男式戒指,看样子有点小了,而且款式很眼熟。

    能不眼熟么,这是当年他和她的订婚戒指啊。

    “有点小,戴不了了,我就串在链子上戴在胸口。”蒋宥时这么说的时候,眼睫同微闪了一下,似乎有些害羞。

    顾盼第一次发觉,他的眼睫好长。

    她看着他的眼神有点着迷,落在蒋宥时眼中便仿佛带了小勾子似的,他按捺不住伏下身去,轻轻地吻了上去。

    顾盼被他吻得有些难耐,微微动了一下,他已经吻到了她的颈边。

    “你的呢?”耳边,响起他因为动了情而有些暗哑的声音。

    “什么……”顾盼心不在焉地问。

    “你的……嗯,戒指呢?”蒋宥时一边吻她,一边气息有些不稳地问。

    顾盼微微一僵。

    “嗯?”蒋宥时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双臂支在她的身侧,微微抬起头来,看向她的眼睛。

    顾盼眼神游移了一下。

    “嗯?”

    见他问得咄咄逼人,顾盼有些恼羞成怒地一脚将他踹到了一边,大声道:“卖了!”

    “啊?”蒋宥时不知道她会突然暴起,一时不察便被踹到了一旁,然后傻呼呼地看着她,一副不在状况中的表情。

    “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卖了!”虽然心虚,但顾盼的表情却十分凶恶。

    蒋宥时立刻中了套,心疼极了,“穷困潦倒”这四个字击中了他的心,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他的漠视之下竟然有过那样艰难的时候,蒋宥时心疼极了。

    于是,从这一夜开始,家里的阶级地位一目了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