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25章 再也不敢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坊心疼那两文钱,可一想到若是这事真闹大的话,别说两文钱,一天工钱都没了,且依照那章大厨的性子,撺掇着掌柜的把他撵走都有可能,便也只好将那两文钱拿了出来。

    “给你就是,稀罕你这两文钱不成?”李坊涨红了脸,把钱还给了庄清宁。

    庄清宁收下那两文钱,却依旧是摊开了手掌:“还差一文,那是一斤的豆腐,一斤豆腐一文钱。”

    “给!”李坊几乎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这么一个字,将那文钱扔到了庄清宁手中。

    把钱原封不动的讨了回来,庄清宁不想与这心思不正之人再说上半句话,扭头便走。

    畏惧此事闹大对他不利,李坊倒也不敢声张,只咬牙切齿的看着庄清宁的背影,只待她走远了,才冲地上狠狠啐了一口。

    “我呸,什么玩意儿,一个死丫头片子,上赶着求人办事的,还这幅德行!真不知道是倒了哪门子的霉,让你这个黄毛丫头给坑一把。”

    那也是因为你自己先心思不正,拿人钱财不与人办事,还想再坑人一把,心都坏透了,也不怕人在做,天在看,回头打个雷,把你给劈了!

    一旁的马通撇撇嘴,却也没当面说什么。

    到是冯永康一直在旁边瞧着,这会子阴沉着脸站了出来:“我到是觉得极好。”

    “掌……掌柜的。”李坊瞧见冯永康,这脖子顿时缩了个没影儿,更是带了些许颤音。

    “从前倒觉得你敦厚老实,又有眼力见,为人也活络,是个干活的好手,不曾想私底下竟是坏心思不少。”

    冯永康喝道:“对一个卖豆腐的小姑娘都尚且如此,真不晓得平日里对旁人扯了多少谎,骗了多少钱去?”

    “掌柜的,我冤枉,我平日里素来没有多拿过客人一文钱,更不曾做过任何坏事,这回,这回……这回我也是猪油蒙了心,一时犯了糊涂……”

    李坊又吓又急的,眼泪都要落了下来:“掌柜的,我发誓,当真就这一回,再无旁得了,我平日里怎样,掌柜的也是晓得的,断然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人……”

    李坊说的悲悲切切的,这会子膝盖更是一软,跪在了地上去。

    到底是在手底下做了许久活的人,冯永康平日里对李坊也是颇为满意,这会子见他已有悔意,便也不再过分追究,只冷哼道:“谅你也不敢多做坏事,起来吧。”

    “谢谢掌柜的。”李坊见状,急忙起身,伸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

    “让你起来是起来,但此次之事到底给福顺楼抹黑,旁人若是见了,只当咱们这是坑蒙拐骗的黑店呢,此事必定是要罚的。”

    冯永康道:“只是念你这回是初犯,也有悔过之心,便罚了你五日的工钱,小惩大诫,也给旁人都提个醒儿,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五日的工钱,便是三十文钱,能买上半袋子的大米了!

    李坊闻言是心疼不已,但仔细想想,三十文钱比着丢了这份活计,往后没地儿做活赚银钱来说,却又要好上许多,急忙点头:“是,小的明白,掌柜的放心,我往后再不敢如此了。”

    “嗯。”冯永康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背了手,往后院走了。

    李坊目送他掀了帘子,背影彻底消失不见,这才是彻底松了口气。

    但随后,却又生了满肚子的怨气。

    三十文钱!

    这大清早的,便白白折了三十文钱,等回头给家里头交工钱的时候,必定又会被家里头好一通的数落,说他怎的会这般愚笨不懂事。

    想起这个,李坊便一阵阵的头疼,而斜眼瞧那不远处的豆腐摊儿时,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死丫头,害的他这般的惨,你且等着瞧,回头得让你晓得啥叫乖乖夹着尾巴做人!

    李坊狠狠地冲地上啐了一口。

    庄清穗将豆腐给旁人装好,瞧见庄清宁回来,脸上似还有愠怒之色,颇为担忧:“姐姐,没事吧,可是往福顺楼卖豆腐的事谈的不顺?”

    “嗯。”庄清宁点头,将方才的事说与庄清穗听。

    “这个店小二,这心肠是黑的不成?拿一回钱不给办事也就算了了,还想着逮着一个人坑?”旁边的柳氏听到这事儿,这怒气顿时冒上了头顶:“这福顺楼也当真是欺人太甚了些,竟是纵着底下人做这种事。”

    “这往后可得跟大家伙都说一说,这福顺楼是不能再去吃饭了,否则不晓得怎么坑大家伙的钱呢!”

    “大娘你也别着急。”庄清宁见柳氏气得不轻,急忙劝道:“这事呢,再如何说都是一个店小二的错,若是牵扯上整个福顺楼的话,只怕旁人要说小题大做。”

    “且我与他说话,也没旁人看到,这福顺楼在镇上多年,也是颇有面子和人脉的,这人该向着谁,心里头也都有数的紧,倘若真闹起来,只怕旁人要说咱们是往福顺楼泼污水,咱们到时候只怕浑身有嘴,也说不清了。”

    更重要的是,让柳氏摊上这么一趟浑水,往后对于她在镇上卖驴打滚多少有点影响,对于一向照顾自己的柳氏,庄清宁不想给她添上这么多的麻烦。

    “更何况这钱跟豆腐我也都要回来了,也不算吃亏,全当多费了点口舌,卖了斤豆腐就是。”庄清宁咧嘴笑道。

    “是这么回事……”柳氏听罢,觉得甚有道理,只点了点头:“到是你想的周全,这事便这般罢。”

    反正跟不跟旁人说的,往后自家人若是要请客吃饭的,是断然不再去福顺楼了。

    庄清宁笑了笑,接着招呼着卖自家的豆腐。

    方才的不愉快,仿佛是平静湖面上掉落了一颗石子,生出了阵阵的涟漪,但很快涟漪层层圈圈的消失,这湖面又恢复了平静。

    大家伙接着忙碌各自的事情,也已经将方才的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到是庄清穗,一直微微皱着眉,心事重重的模样。

    “怎么了这是?”庄清宁看她这个模样,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