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海有龙女 1075|第九十九片龙鳞(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片龙鳞(九)

    她进公司来, 一是为了前程,二就是为了傅砀。

    虽然比江迎秀还要小两届,她进校园的时候傅砀已经毕业, 但到底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江迎秀在学校那也是人尽皆知,哪怕已经毕业开始创业了, 学生们仍然能够在校园里看见傅砀。

    他会来接江迎秀回家, 会给江迎秀送东西, 常秘书就是在周围同学的羡慕中,知道了他的名字。

    只可惜他眼里只有江学姐, 看不见旁人,江学姐毕业后, 听说他们很快就结了婚, 学长的事业也发展的很好, 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青年才俊,才二十出头便名草有主,谁不感慨?

    其实学校里对江迎秀跟傅砀有意思的男男女女不少,但大家都是大学生, 最基本的道德感都是有的, 真爱再至上, 那也得两厢情愿, 常秘书纯粹是单方面的暗恋, 傅砀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在其他人远远看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时候, 只有常秘书有了别的想法, 她认准了目标就一定要达到,所以她半途改了专业,从师范改学商务, 为的就是以后能够进入傅砀的团队。

    她成绩优秀,傅砀也愿意提携母校,所以公司对内招聘时,一连四年成绩都在前三的常虹自然当仁不让,顺利进入公司。

    不过她现在还需要历练,常虹坚信,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她就能抓住!

    她最好的就是耐性,不比任何人差。

    谁都没看出来常秘书喜欢他们傅总,谁能想到呢?她在公司里很会做人,能力也很强,大家相处的都很不错,平时也从不八卦,对谁的态度都一样,谁会知道常虹心底其实想着作为秘书接近傅砀,哪怕是做他的地下情人也无所谓?

    偏偏多出一只小瓜瓜,她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情地看透了一切!想做她后妈?那必不可能!

    因为平时大家都很忙,顾不上吃饭,傅砀就让人收集了附近的一些餐馆的订餐电话,请他们提供送餐服务,毕竟这个年代智能手机都没有,谁要是能有个寻呼机都算了不得,大哥大那更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东西,外卖?哪怕傅砀掌控先机,没个十年时间怕也发展不来。

    江迎秀让女儿坐在自己腿上,翻着面前的名片册,店名叫什么主营什么,连着电话都在上面,加上他们一家三口,一共有十二个人要吃饭,江迎秀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口味点,说不定就有谁忌口或是过敏,所以她先问了一遍。

    看到叔叔伯伯阿姨们对妈妈那么友好,瓜瓜心里得意,羡慕吧!嫉妒吧!可惜这是她傅瓜瓜的妈妈!别人抢不走的!

    “老大,请问这么好的媳妇哪里找?能给我也安排一个吗?”

    傅砀抬头看了眼这位异想天开的仁兄,露出和善的笑容:“天还没黑,梦就做上了?”

    常虹虽然很优秀,但说件残酷的事情,那就是她长得并没有江迎秀好看,从外表来说,各方各面,比起江迎秀差的都不是一星半点儿,江迎秀生完孩子后非但没有憔悴反而变得更美,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妩媚温柔的女人味,常虹根本比不上。论体贴,她跟傅砀隔着十万八千里,她还能体贴得过江迎秀?

    上辈子江迎秀是患了严重的产后抑郁,事实上江迎秀在学校里美名远播,并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美。

    成绩江迎秀向来第一,对人友善,乐于助人,最关键的是她在外面虽然文静优雅,回到傅砀身边却又像小女孩一样爱撒娇爱玩爱闹,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堪称完美的女人,常虹想跟她争?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瓜瓜有记忆的时候,早就没听过常秘书这个人,所以她知道这位注定会是过眼烟云,虽然如此,瓜瓜还是十分警惕,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意外,反正不许任何人抢走她爸爸!她不要后妈!

    今天的加班只需要团队核心的几个人在就行,常秘书属于自愿加班,还得了不少夸赞,然而跟江迎秀不同,傅砀带着下属们开会说话,完全不会避开江迎秀,再机密的资料被她知道也无所谓,但常虹却是要被请出去的,因为她不适合在场。

    其他主管们很自然地就接受了江迎秀跟瓜瓜在旁边,但却不会留常虹,这就是区别。

    傅砀没有立刻将常虹赶走的想法,你要说常虹做了什么,她也没做什么,她只是“不经意”把口红抹在他衬衫上,又在他口袋里放长头发,要问起来,也会说是帮他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蹭的,然而这确确实实就成了压垮江迎秀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不是罪魁祸首,傅砀也对她很厌烦。

    他又不能蛮不讲理地把人家打一顿或是砍几刀,但钝刀子朝心上割却是可以做到的,就让她留下来,让她求不得,每天都能看见,偏偏就是碰不着。

    无需一兵一卒,便能让常虹吃不下睡不好生出心病。

    因为说到底,秀秀会自杀,最大的错处不在傅母,不在江母,亦不在常虹,而在傅砀。

    他不至于蛮不讲理去要常虹的命,她所作所为虽然令人不齿,然而归根结底,是他作为丈夫并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失去江迎秀的那些岁月里,傅砀无时无刻不是清醒的。

    常虹若是受不了,可以辞职,她自己选择留下来,那是她自己的事,傅砀决不会给她再次升职成为自己秘书的机会。

    瓜瓜盯着妈妈在那点餐,一不留神,小嘴儿一张,口水哗啦啦。

    江迎秀本来正在打电话,结果突然察觉手上有水滴下来,低头一看,她家的傻瓜瓜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嘴角有可疑的透明水渍……她顿时哭笑不得,瓜瓜年纪小,虽然一周岁了,但也只是吃辅食,可这只傻瓜瓜,好像遗传了她的口味,喜欢吃辣,偏偏傅砀不想她吃,因为年纪太小了,对肠胃不好,受不住。

    瓜瓜成天吃辅食,看到大人的饭菜就疯狂流口水……

    好在傅砀给她买了不少可爱的口水兜,一开始瓜瓜还誓死不从,因为她觉得自己身体里是成年人的灵魂,不可能控制不住,大概过了三天,她屈服了,老老实实戴上口水巾,然后继续流口水。

    江迎秀抽了张纸巾,给小馋瓜擦口水,顺便喂她喝了点温牛奶,瓜瓜砸吧着嘴,牛奶再好喝,她也喝腻了……

    “嫂子!捡贵的点!让老大出血!”

    江迎秀被这一声狼嚎逗乐了,傅砀瞥那人一眼,“那是我媳妇,你说她是向我还是向你们?秀秀,给我省点钱,回去给你买好吃的。”

    江迎秀朝他吐舌头:“我就要点贵的!”

    傅砀失笑,瓜瓜拍着肉巴掌,鹦鹉学舌:“贵的!贵的!”

    除了傅砀,所有人都要点贵的,突然就孤家寡人的傅砀无话可说。

    晚餐很快送到,几个男人自告奋勇下去拿,傅砀口味比较清淡,他走过来跟媳妇一起吃饭,顺便喂一点自己的饭给女儿,瓜瓜虽然很不满意这味道,但勉强也能接受。

    嗯……经过她一年的观察,爸爸好像真的很靠谱哦!

    时光荏苒,瓜瓜从一只走路颤巍巍的小豆丁,很快就长成了能够行走自如的三岁小姑娘,她可没有上辈子熊,这辈子瓜瓜夹起尾巴安心做人,决不闯祸惹事,不让妈妈烦心。此外,一开始对常虹再三警惕的瓜瓜,如今已经懒得再搭理对方。

    常虹已经在半年前离职,她来公司主要还是为了傅砀,可除非开会,平时她连傅砀的面都见不着,更别提做手脚,而且她也到了适婚年龄,眼看傅砀跟江迎秀越来越恩爱,事业越做越大,有时候傅砀几个月都不会朝公司去一趟,而她也只是个主管秘书,根本无法打入高层,哪怕她表现的再优秀,傅砀也没有将她调到身边的意思。

    一来二去的,就被挖了墙角。

    对家出了高薪把常虹挖走的事儿傅砀根本没放在心上,就是走十个常虹,也难以对傅砀的根基造成影响。

    至于自以为挖走了高级秘书能够窥探到什么的对家,想必等他们发现常虹并没有接触到公司核心的时候,脸色不会很好看。

    瓜瓜现在觉得自己把常秘书当回事真的很傻,常秘书被挖走一段时间后,瓜瓜还试探着问她妈记不记得这个人,当时瓜瓜满心忐忑,结果她妈茫然的啊了一声:“……什么?”

    江迎秀现在也忙得很,在瓜瓜渐渐大了点之后,傅砀并没有让她做他的人形挂件,而是希望她也能拥有自己的事业,江迎秀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教育的,她在傅砀这样说之后做了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重新回到学校读书,但读的并不是原本的专业,而是选择了心理学。

    她在丈夫的呵护中慢慢意识到,孕期的自己其实已经有了心理疾病的前兆,这么说可能很多人都无法理解,觉得她过这么好的日子,怎么还会有心理疾病?天底下怀孕生孩子的女人数不清,也没见哪个都像她这样矫情的。

    但江迎秀认为这并不是矫情,人们忽略了这一点,认为“为母则强”,可事实并非如此,母亲也是人,女人也是人,是人就会脆弱,会恐慌,会害怕。

    她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更多像自己一样的人,帮助她们走出痛苦的深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当她忐忑地向傅砀表达自己的想法时,男人眼中露出了惊人的光芒,那是浓烈的爱意,是对她灵魂的迷恋与专注。

    得到丈夫的支持,江迎秀什么都不怕,哪怕婆婆嘀咕说哪有嫁了人当妈的还去学校念书的,哪怕亲妈希望她能老老实实待在家相夫教子,江迎秀仍然选择了自己想要走的路。

    小瓜瓜也非常支持妈妈,还经常拒绝陪爸爸去上班,而是选择跟妈妈一起上课。

    孤家寡人的傅砀十分悲伤。

    虽然夫妻俩都有各自的事业,想要实现各自的人生价值,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最重要的永远是彼此,江迎秀考了驾照,还抽空学了烘焙跟插花,傅砀除了工作外,也专心致志带女儿,每天早晚雷打不动送媳妇上下课,江迎秀闲暇时,也会到公司,一边看书一边陪自己男人。

    事业让她变得更美丽、更迷人、更有魅力!

    从前是江迎秀很依赖傅砀,离开他好像都不能呼吸,现在却变成了傅砀很黏着江迎秀,不管她去哪儿他都想跟,有时候还堂而皇之地抱着女儿进教室,坐在媳妇边上听课,教授点人回答问题,傅砀居然也能对答如流。

    一家三口,天天给无辜的同学们塞狗粮。

    等到江迎秀毕业,便开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女性心理救援机构,所以她变得更忙了……傅砀干脆连公司都不去,成天跟在江迎秀身后做事,好端端一位大佬,硬是活成了贤内助,以至于他的下属们都在感慨,自打娶了媳妇有了闺女之后,他们老大俨然已经朝妇女之友的方向一奔不回头了。

    就连瓜瓜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上辈子她妈早死,她爸也疼她,但再疼她,也没有因为她把工作放下过,这辈子却是她妈才是他生命的第一位,有时候瓜瓜也奇怪,该不会她爸也重生了吧……

    不过这种问题她没敢问,毕竟她可不想被当成小妖怪,不管怎么说,他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好,这就足够了,其他的还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江迎秀跟傅砀结婚十周年,也是她毕业十周年整,这十年是日新月异,社会发展迅速,瓜瓜觉得,这其中少不了她爸的丰功伟绩。其实到了后来,瓜瓜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她爸是重生的了,就跟自己一样,回到过去弥补遗憾,但瓜瓜从没跟她爸相认过,估计她爸也能猜得出她吧?毕竟这辈子的瓜瓜只能说有点调皮,完全没上辈子那么熊。

    十年过去,江迎秀当年的大学班长特意打来电话,询问江迎秀是否愿意参加同学会,因为大家都很多年不见了,老同学在一起,也能叙叙旧,而且还允许带家属。

    傅砀当仁不让。

    他这辈子很神秘,就连两边的父母亲戚都不知道傅砀的公司做成了什么样,这一点瓜瓜表示很理解,上辈子大家都知道她爸事业做得大,所以什么妖魔鬼怪都找上门,连奶奶跟外婆,也因为爸爸生了一场大病,开始琢磨起遗产分配的事儿,虽然这辈子她们都对她很好,但瓜瓜并不想去赌人性,现在她爸在两边长辈眼里是普通有钱,她爸平时也会帮衬小姑姑跟舅舅,瓜瓜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因为要参加同学会,江迎秀一大早起来对着镜子打扮半天,瓜瓜都梳洗完毕换好小裙子了,妈妈还在对着满床的裙子纠结要穿哪一件。见瓜瓜来了,江迎秀一把搂住女儿:“好瓜瓜,快给妈妈参谋参谋,穿哪一件比较合适?”

    瓜瓜看着床上的裙子,有点头疼,她爸是个疼媳妇也疼闺女的男人,除却日常生活照顾的无微不至外,最大的爱好就是给她们娘俩买裙子,而且爸爸的审美数十年如一日,他就觉得贵的好看,华丽的好看,所以瓜瓜十分头疼,因为瓜瓜更喜欢穿方便灵活的短裤,上辈子她的头发就没留到肩膀过,这辈子却扎了小辫子……因为她妈觉得她是小公主!

    所以她必须给她妈当小公主打扮!

    “穿这件吧。”瓜瓜拿起一件蓝色鱼尾裙。

    “这个是不是太华丽了点。”江迎秀迟疑,“是同学聚会又不是宴会,大家一起吃吃饭唱唱歌什么的,穿这个不方便啊。”

    瓜瓜又拿起一件黑色的:“那这件。”

    “这件好像又有点太素了,不知道配什么首饰搭呢……”

    瓜瓜:……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那还叫我选。

    傅砀穿着围裙推开门:“吃早饭了。”

    随后他看见江迎秀正在苦恼穿什么,又被她拉来提供意见,作为优秀爱妻直男,傅砀选择了最完美的回答:“我觉得都很适合你,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江迎秀娇嗔地看了他一眼,瓜瓜觉得自己很多余,转身就走,别想给她喂狗粮!

    最后,在傅砀的提议下,江迎秀选了一条酒红色的蕾丝连衣裙,长度到小腿,贴身的剪裁很完美地展现出她姣好的身材,这个颜色特别衬肤白,江迎秀虽然都三十几岁了,可过得好,没有烦心事,又有自己的事业,看起来跟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也差不多,带着瓜瓜出去,人家听说她跟瓜瓜是母女,都很好奇她是多大生得小孩。

    对此江迎秀可得意了,谁不爱听赞美呢?

    一家三口打扮妥当出了门,果然,十年过去,当年的美女帅哥都变了模样,女生的话还好一些,男生是真的让人不敢认,大家一起合照时,看照片,江迎秀简直看起来跟他们不像是一代人。

    校花结了婚生了孩子,过去这么多年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让许多在大学时期奉她为女神的男人们纷纷感慨,就算当初他们摘下这朵玫瑰,也无法将她养成这副人间富贵花的模样,之前他们还觉得出身农村的穷小子配不上她呢!

    很多女同学现在都是全职太太,孩子稍微长大一点,送幼稚园的送幼稚园,上小学的上小学,孩子们总有自己的人生,她们闲了下来,因为怀孕带孩子,只能辞职,带个几年,孩子上学了,自己是工作也撂了,专业也忘得差不多,所以彷徨难安,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正巧江迎秀的机构里还缺人,就问她们有没有想来应聘的打算。

    傅砀坐在男人们那边,一边被心怀怨恨的爱慕者们灌酒,一边还抽空注意媳妇的动静。

    你看,她是那么美好。

    正在又有人给傅砀敬酒时,瓜瓜宛如小炮弹般冲过来,两只小手抓住爸爸的手,对给爸爸敬酒的坏叔叔怒目而视:“我爸爸不喝酒!回家的时候还要开车!”

    小丫头气鼓鼓的,分外可爱。

    有她在这里护着,傅砀还真没喝几杯,他任由小管家婆管着自己,让女儿坐在自己腿上,瓜瓜警惕无比,谁要是敢劝酒,她立刻瞪大眼睛谴责对方,自己的爸爸自己疼!

    一场同学会酣畅淋漓,似乎又都回到了大学时代,轻松快乐,无忧无虑,傅砀望着已经在媳妇怀里睡着的女儿,又望向江迎秀,江迎秀愣是被他看红了脸,怕吵醒女儿,小小声道:“……你看什么呢。”

    “看你好看啊。”他回答的很诚实。

    江迎秀脸更红了,甭管过去多久,她都日复一日地认识到自己男人的好,也对他越来越心动,结婚这么多年,看到他还是跟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心脏狂跳,“哎呀……这种话,回家再说嘛。”

    真是的,不管什么地方,也不管有没有人在,这种甜言蜜语张口就来的本事,他到底是怎么学会的呀!瓜瓜都跟他有样学样,动不动就妈妈最美妈妈最棒妈妈好可爱,弄得江迎秀在家里天天害羞。

    傅砀轻笑,侧身来吻她,瓜瓜撑开一只眼睛又立刻闭上,哎呀哎呀,她真的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有眼色的女儿了!

    一吻作罢,江迎秀羞涩地望着自己男人,“下辈子我也想嫁给你。”

    傅砀笑意更深,用吻来回应。

    他不会承诺她下辈子的事情,因为他太清楚,一旦承诺了,人就会生出执念,生出执念,就会不快乐。

    他的秀秀,他的瓜瓜,在这一生,他有幸与她们结缘,共度百年,是他的幸运,但这份回到妻女身边的执念,永远只属于他一人,他要让她们毫无遗憾地过完此生,以崭新的、美好的面貌,去迎接来世,而他将化作花苞,这份爱,将使他鲜艳绽放。

    能够再次相遇,能够在一起这么久,真是太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